第一百五十三章:现代版吴三桂

    一排四班在四位排长以及连长的大力支持下顺利的重新组建了起来,四个排共chōu出十名士兵编配到新的四班,将四班从新组建成一支满编的班级,经过团长的审批,破格将一等兵王xiǎomáo和李梓提升为上等兵并且担任四班的正副班长。

    在连排长们的大力支持下,以及被chōu中的士兵也没有什么不愿意去的心思,最终一个完完整整的四班,经历了一番大换血的四班重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至于四班的磨合期也不会太多,加上原本就是一个兵营出来的,相比较也熟悉了些,因此也就只能在平里稍微训练几次,其他的就只能在实战中去训练了。

    而王xiǎomáo以及李梓二人,更是每除了呆在自己的班里之外便是满连luàn跑,今去这个班明找那个排长,到处取经求佛,也幸好现在部队没什么作战任务,各位班排长也是闲的无聊,也很乐于帮助四班重整队伍。

    这样的子进行了三,经过三恶补的王xiǎomáo也逐渐掌握了些班长的指挥技巧,至于更多的就只能在以后的子里继续学习和在战场中去实践了。事到如今正南大军已经在武昌城外整整包围了七天时间。

    此时武昌城内的粮草早已是断绝一空,一些士兵甚至挨家挨户的去搜缴粮食,不过最终搜上来的那点粮食却还不够清军一顿吃的,此时清军已是饿了有半天,而城内的百姓也早已腹中空空,鸣叫连天。

    “有况,城内清军忍不住了,打算要用一千名平民来换取粮草,师长已经答应了他们,团长让我们做好准备。”黄明急忙跑回连部,对着四名正等着任务的排长们说。

    “太好了,终于有点事做了。”王yù兴拍了拍手。

    自己在这里窝了这么久,甚至比行军到这里的时间都长,可之前是因为打不能打,骂又不能骂,生怕对方一不留神屠杀平民,那样的话全国的矛头就会指向他们,这个责任可不是他一个xiǎoxiǎo的排长能够担得起的,就是连他们军长也扛不起这个责任。

    不过好在现在上面终于算是抓到了战机,也不枉白等这么长时间,g费了几天现在最最珍贵的时间。

    其实他们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如果不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减xiǎo百姓的伤亡,正南军早就在第一时间内冲上去了,不过跟着王林打仗倒也有些好处,装备好、火力猛、弹yào军饷管够,还有坦克来帮忙,这些东西可是那对面的清军远远无法相比的事,对面的清军甚至是只能悄悄的在心中幻想一下,连说也不敢说出来,生怕被边的人听到说他通敌,然后被人拿去邀功。

    好处是有,但是坏处却也不少,其实不仅仅是进攻湖南的四十五军有了这种感觉,其他各个军,凡是进攻一些大城市的,遇上了清军愚忠份子顽强抵抗的军队都有这种感觉。这仗打的实在是太窝囊了,明明能够一举拿下,最终却要顾及到平民的伤亡而不得不采取围城的方法,以此来bī迫清军投降。

    这些军长师长,甚至下面的旅长团长们都已经看出来了,跟着王林打仗是绝对不能打内战的,看看王林在香港战场上对英国人的那股狠劲,完全就是不把你打的浑碎骨我不放手的样子,所以说这群军官们倒还是希望能够快些结束内战,然后在跟着总司令去外国打仗,到了那里可就是敌人的民众了,正南军就完全不用去顾忌什么平民伤亡这一说。

    黄明领着三连两百余名士兵与整个营八百多名士兵一起潜伏在军粮仓库里面,按照上级的指示,他们将会潜伏在仓库等待敌人的到来,然后再敌人运粮队上下手,当然,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去打掉这个运粮队,而是偷梁换柱,至于bī降,则是由其他部队来完成。

    在等了大约有一个xiǎo时左右,两个营一千余名清军士兵拉着数十辆马车与一千名平民缓缓走出了城mén,奔着事先预定的地点赶去。

    又是在一个xiǎo时之后,jiāo接平民的琐事终于完成,一个班的士兵带领着一千余名清军直奔军粮仓库赶来。

    “大哥,你说他们真能给咱们粮食吗?”一名清军军官骑在战马上,眼睛四处观望着,生怕周围设有埋伏,数万八旗军骑兵在短时间内就能让人家给灭了,更何况他这两个营一千余名士兵呢?

    “不知道,不过正南军一向以诚信待人,只是不知他们会不会也这样对待于我们。”那名被称做大哥的人叫余庆,是名汉人,余庆苦笑着摇了摇头,如今他倒还好些,因为本是军官,有粮食什么的也是先让军官吃,所以如今饿着的大多数都是士兵。

    一队队的清军在前方士兵的带领下缓慢的向前前行着,四处观望了之后倒也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只不过仍是让他们浑不住的颤抖。因为在他们的四周全部都是正南军士兵,原因无他,而且也提前告诉了他们,粮仓在兵营中间,要想取粮就必须穿越兵营。

    虽说这些士兵都是各干各的事,但就是这样却吓坏了这些清军,有的在阵地上防御,有的在练,还有的在排队,一个军官在前面来来回回的走动着,让士兵们平举枪口,而那枪口指着的方向正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原本就因为腹中饥饿而感到全无力的清军士兵,经过正南军如此惊吓之后,不仅体变得更虚弱了,就是连原本那不是很大的胆子也被吓得有些不太正常。

    “大哥,这些正南军都吃的是什么东西?怎么看着一个个的体都这么壮?而且脸sè也充满了血sè,再看看我们的士兵,一个个瘦的跟甘草一般,好似微风一吹便要倒下的样子,而且又是满脸的菜sè,我看着都想吐,别说让他们去打仗了。”那名军官继续开口道。

    “哎,我只是听说正南军的伙食不错,而且军饷也高,还是从不拖欠的那种,他们这些士兵平均每七天内就能吃上两次ròu,而且吃的也是白面馒头,全是王林从国外买回来的粮食,那家伙有钱着呢。”余庆无奈的叹了口气,同为汉人,为什么他们就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归宿呢?

    “大哥,我看不如我们投降了算了,眼看着朝廷也是奄奄一息了,灭国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了,我们实在是没理由在这里耗着了,而且也没什么油水可捞,我看咱们不如投降那个土财主王林,兴许还能从他那里捞到些油水,到时候你我兄弟二人这子岂不是过的快活?”那军官一脸yīn笑的说着。

    眼下投降王林比继续呆在这里跟朝廷hún有前途多了,到了王林那里不仅能够捞到些油水一那个运气好了,一不留神也能把自己的名字给写上开国功臣的名单当中也说不定,再说了,天下军队一般黑,现在哪个军队不捞点偏mén的?他还真就不信王林的正南军一点偏mén也不捞。

    “哼,投降哪有那么简单?你见过海南军有接受过整编制的投降吗?有整编制的改编番号继续让你领兵的吗?他们的军队哪一个不是打散了重组,然后把自己的军官和士兵安chā进去?我看你我兄弟二人要是去了王林那里,油水倒是有,只不过是王林送给你我兄弟二人回家的盘缠。”余庆摇了摇头,他早已观察过正南军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是在集市上听人胡luàn言语一番,回到兵营之后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知不觉中,余庆的两营士兵已经全部进入了包围圈内,后面的部队已经慢慢的开始合上了口子,事到如今即使余庆想跑也跑不掉了,就他这点干柴枯草的想要冲出包围圈那就是痴人说梦话。

    “前方那位军官可是与我们jiāo接粮草的?我方已经如约的放了一千名平民,还请贵军也能遵守承诺,给予我方粮草,不要辱了正南军的名声。”余庆忽然发现前方领队的几个士兵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间间的房子,前面正站着一名军官模样的男子。

    “粮食没有,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是投降,可保你们所有人安全,第二就是抵抗,结果就是你们全军覆没。”随着那名军官将全军覆没四字说出,四周顿时涌现出上千名正南军士兵,枪口一致对着站在中间的清兵,几十tǐng机枪架在掩体后面,再往后还有几十mén迫击炮在准备着。

    “看来你们还真是打算毁约,难道真的以为你们打败了我就能安全进城不成?别忘了,城墙上的官兵们可看着这里呢,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你敢杀我一个人那边就会杀两个平民,不如咱们jiāo换一下试试看?”余庆有些挑衅似的说着,没有安排后事,他怎么敢出来?就算那统兵将军要他出来送死也得事先做好了准备。

    “你回头看看便知道了。”正南军军官笑了笑。

    余庆闻声便转过了头去,心中不一愣,这帮王八蛋竟然趁着自己不注意把自己领到了这里来,这里已经完全超出了城墙上的视线,就算是这边闹翻了天那边也不可能知道的。看着站在后方堵着的正南军士兵,想要冲破防线到能让城墙上看到的地方可能xìng不大,而且还要损失巨多的军队,这笔买卖不划算。

    “哈哈,既然如此你们就杀吧,把我们都杀光吧,杀了我们到了城mén那边他们不认识你们,你们照样也进不去城。”余庆虽说很是吃惊,但hún了这么多年的他也自然有些聪明,很快的便想到了自己的优势。

    “我可以让你做我正南军第一个整编制收编的部队,你的手下仍然归你管,装备军饷补给什么的由我们出,而且是和正南军正规军一个标准,你带我们进城去,如何?”正南军军官一脸严肃的说着。

    “此话当真?不会食言?”正南军的待遇,这等好事上哪找去?到时候只是把发下来的军饷给扣下那就是一笔可观的数目,比自己捞偏mén还挣得多,再把装备什么的卖一点,那岂不是发大财了?而且还是第一个被整编制收编的部队,说出去也是自己面子大,竟然能让正南军都网开一面,余庆此时心中已经渐渐的有些动心。

    “当真,决不食言。”正南军军官很是严肃的说道,犹如对待领导一般。

    “好,老子就投降了,我领你们进城。”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