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忏悔

    “这件事我做不做跟我是不是名好军人没有关系,我是军人,但我同时也是个人,我也有自己的良知,我不能这么折磨无辜的人。00ks.com”王yù兴低声的说着,其实更像是对他自己说的,明明喊着不滥杀无辜,但是到了最后却还是这么做了,此时王yù兴的内心已是矛盾重重,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是不是个恶魔?

    “放你的狗,在战场上没有无辜这一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跟敌人讲无辜?这样你只会害死更多的士兵,因为你每对敌人心软一下,就有可能使你的士兵增加些伤亡,大家既然从了军上了战场,便没有无辜不无辜这一说,军队必须要同时拥有铁和血才能称之为军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的。”疯子有些意外的与王yù兴讲起了大道理,此话一出倒是让尤亦也惊讶不已,更是连疯子也连连郁闷,自己跟他讲这些干什么?

    是啊,既然从了军当了兵,那么自己就应该拥有铁与血的意志,否则将不配称之为一名敌人,对方虽然是名xiǎo喽啰,他的行为也不是他的真实意思,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们是敌人,是敌人就应该使自己对他产生仇恨,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待兄弟们的不忠,对待烈士们的不忠。

    即使今我不杀他又能怎样?难道我能确定来他一定不会变坏吗?每一个人在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就已经应该料到了自己的未来,自己也是这样,自从参军的那一天开始,自己便只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战死沙场,另外一个就是功成名就,这便是自己所料到自己的未来。

    这名xiǎo喽啰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即使不是死在自己手中又如何?早晚有一他也要死在仇家的手中,虽然他也是华夏子孙,但在军队的眼中,只有那些对待自己没有敌视,没有辱骂与羞辱的百姓才是真正的华夏子孙,才是他们真正要保护的人。

    “干!”王yù兴狠狠的咬了咬牙,想通了这一关之后做什么事也没有了束缚,一个能让敌人痛恨,并且咬牙切齿,甚至一提到他的名字就有无数敌人想要杀掉他的军人才是一名真正的军人,至少对于自己的国家是这样。

    王yù兴从背后绕了过去,来到了另外一只手旁,学着疯子的mō样在上面一钩钩的刺下去,将一团团沾了汽油,但仍然有些发白,已被血水染红的嫩ròu勾出皮外。之后疯子又将一些盐巴捣碎,轻轻的洒在每一处伤口上,接着就是用一个xiǎo管子放进汽油桶内,洗出一管子的汽油,将其的洒在对方的伤口上,最后又将一些辣椒什么的给放上去。王yù兴照着疯子的样子学了个十足,一副好徒弟一教就会的mō样,两人玩的是tǐng起劲的,黄明也看的起劲,但站在后面观看的秦永明秦永明却看的眉头一皱一皱。

    “好了,第一步完成。”疯子得意的拍了拍手,旋即指着周围的人说:“你,把汽油桶给我拿远点,别让老子也跟着陪葬了,你们都离远点,伤着自己人就不好玩了。那个谁,给我找个火来。”

    众人按照疯子的要求一一照做,只是从他口中的第一步完成便能猜到,这绝不是一个什么善人,而且心黑着呢,不过还好他们都是一伙的,他们对付自己的可能机会为零,不然的话恐怕他们每里睡觉都会做恶梦被吓醒,只是众人心中有着同样的疑问,那就是总司令到底从哪里找到了这群疯子?

    一名士兵按照要求拿来了个火把,递给了疯子,疯子看了看火把,心中大喊够劲儿,然后又将火把递给了王yù兴,示意他亲自去点燃那xiǎo喽啰的双手,一副师傅让徒弟实习的样子。

    王yù兴接过了火把,眼中仍有些不忍的向前走着,尽管他已经想通了这些事,但要在短时间内彻底改变观念还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刚刚想通了的时候便亲自做这种事。‘我行的,我是名军人,我要拥有铁与血的意志,任何敌人都不能阻止我,不能阻止中华民族的前进。’王yù兴在心中暗暗的为自己找着借口。

    看着那双眼中满是恐惧的xiǎo喽啰,这已经是不知第几次被吓得niàokù子,浑在不停的翻动着,只是他被死死的绑在了木桩之上,想要动弹却如何也动弹不得,想要以死来解脱却如何也找不到怎么自杀的方法,用头狠狠的撞击脑后的木桩,却发现上面早已被疯子榜上了一件棉衣,任由他如何用力的去撞也不能造成任何致命的伤害。

    ‘轰’的一声,王yù兴慢慢的举着火把,将其放在了那xiǎo喽啰的手上,被粘上了汽油的手掌瞬间便燃烧了起来,原本已经被翻出的嫩ròu就已经够疼痛的,被撒上了盐巴之后变得又辄又疼,没想到之后那疯子竟然又在伤口之上放上了辣椒等物品,更是让这xiǎo喽啰又体会到了一种火辣火辣的感觉。

    都说十指连心,此话一点也不假,满手创伤的xiǎo喽啰原本就要被痛的昏厥了过去,可是在经历了大火的燃烧之后便因为比之前更加疼痛的感觉而再也昏mí不过去,他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在当时明明有机会自杀却没有自杀,明明有机会死掉却还是被生的yù望所侵占整个脑袋。

    他痛恨,痛恨老大为什么会派他去探路?痛恨自己为什么当初就那么傻的去探路?拒绝老大的命令顶多也就是个死,但那种死法现在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最幸福的死法了,现在他即使想死也死不了,手上的伤虽说不轻,但也不会致命,他想不到他们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办法来整治他?他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狠心离开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而去上山当土匪?

    自己自从上了山之后痛快的子几乎就没有,上山几年干的总是最危险的,吃的总是最差的,就连有好nv人也轮不上自己,要么被老大独占,要么就是被一些资历比较老的人给抢了,到了他们这些xiǎo喽啰们手里的,不是七老八十的便是奄奄一息,让人看着就没yù望的。他真为自己的一生感到不值,真真的不值,而现在想要有个痛快的死法也不能,只能受着这些满是愤怒的正南军士兵无尽的折磨。

    双手传来的那股疼痛使他进入了忏悔,使他想到了自己的人生原来是如此的不值,想到了他竟然为了一时痛快,最终也没能痛快成的心,到了最终害他到如此下场的那股侵占的yù望,那名xiǎo喽啰此时已经放弃了挣扎,双眼中尽是忏悔的眼光,不知不觉中,在上山这几年时间里作恶多端,但却从未流过泪水的他也不自的为自己留下了泪水。

    到了现在他已经不恨了,不再去恨任何人,不再去妒忌任何人,而是只恨他自己,恨他对不起自己的父母,恨他自己来这世上白走一遭,恨他这辈子没能做出一件人事来。

    这名xiǎo喽啰的如此冷静让疯子再也高兴不起来,他似乎想到了自己的以前,似乎看到了自己当初的痛苦,原本兴致勃勃的疯子如今也失去了继续整治下去的心思,他这个人虽说喜欢审讯别人,但也并非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对于那些真正的间谍们来说,疯子会毫无顾忌的去审问,甚至用尽一切办法去审问。

    但是对于这个xiǎo喽啰,虽然他是敌人,但疯子此时也依然没了继续整治下去的理由,因为他原本就是在欺骗他自己,欺骗他自己说对方就是一名间谍,自己一定要从他那里得到想要的报,可是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他失望了,看着那名xiǎo喽啰的表现,内心如此强硬的疯子如今再也强硬不起来了。

    xiǎo喽啰的表现让他彻底的从幻想中苏醒,他只是个普通的敌人,他可以死,但是他可以不用使用间谍的方法死去,冥刺虽然是王林最后的一道屏障,每个人的心也必须是铁石心肠,必须不被任何场景所míhuò,但王林对于他们的命令却是不到最后地步,不得对非间谍人员采取bī供手段。

    正是因为王林甚至这些人的手段如何残忍,所以王林才会提早下令,疯子能欺骗的了自己但是却欺骗不了王林对于他们所下达的命令,因为在他的生命当中,王林就是他的一切。

    “哎,算了算了,看着他这副既不反抗又不出声的mō样老子都没心继续玩下去了,jiāo给你处理了,以后有机会再教你些审讯的技巧。”疯子大大咧咧,有些怕丢了面子而不好意思的对着王yù兴说着。

    此时王yù兴也不想再继续整治下去,如果说对方是名间谍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跟着疯子一同将没有完成的项目继续进行下去,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不行了。看着疯子那有些凄惨的样子,王yù兴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似在鼓励,又似在感谢,感谢他能给这xiǎo喽啰一个痛快的死法。

    “你的头颅,我必须拿去祭奠被你们杀死的将士!”王yù兴看着那已经有些无所谓的xiǎo喽啰。

    “谢谢!”xiǎo喽啰有些感jī的道了声谢,就在刚才他想通了那些事之后,他便不再奢求能够痛快的死去,他想要让自己受尽他们的折磨,好让自己深深的记着这种痛苦,下辈子投胎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做人,再也不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他们能让自己在受了一些痛苦之后就如此痛快的解决自己,xiǎo喽啰仍是说出了他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句话。之后这xiǎo喽啰便闭上了眼睛,脑袋向后仰起,将自己的脖子对准了王yù兴,最后的两滴泪水随着眼角慢慢的滑落。

    PS:继续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后面还有一更。

    另外推荐两本朋友的书,闹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下,

    都市类的《大时代之1983》作者:杨叛儿

    历史类的《超级店xiǎo二》作者:不朽木

    []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