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不过如此

    ‘轰’,一发37炮弹在距离张之洞边大约百米处爆炸,爆炸的余波虽然波及不到张之洞,但那种心灵上的冲击却是来的实实在在的。

    对面那群钢铁洪流是什么张之洞不知道,但是从他们嘴里吐出来的是炮弹,这个他知道,看着对方就要冲破自己这边的防线,而自己一方却丝毫没有能力来阻挡,最终只能任由对方冲破这条防线。

    ‘通通通’装备在小豆丁上面的火龙一式终于发出了自己那特有的怒吼声,每一声响都代表着有一颗子弹被了出去,这颗子弹也许会带走一条人命,也许会深深的扎进泥土中去。两百辆小豆丁,200门37炮,201艇火龙一式,后跟随着数千名士兵趁着对方防御空隙偷偷的放冷枪,之后便将子躲在钢铁之后。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还会自己跑?”一名清军防御阵地上的士兵手里拿着一把大刀,盯着就在自己边不远处的一辆小豆丁喃喃道。

    “上去砍两下试试不就知道了。”另外一名看起来同样一头雾水的士兵对着他说道。

    那名清兵听到了同僚的话,觉的有理,之后便迅速的跑到了小豆丁旁边,挥手举起手中的大刀砍了上去,因为用力过大的缘故,一刀上去反而震的自己户口发痛,短时间内已经使不上力气来紧紧的握着钢刀了。

    “铁的,这家伙是铁的。”虽然被反震的虎口发痛,但是清兵还是在第一时间内转过去对着自己的战友吼道。

    而就在此时,小豆丁上的火龙一式枪口却在慢慢的移动着,直到这名清兵转过去才找到了刚才用刀砍自己的人,这名清兵刚刚说完话便感觉自己背后传来一股寒意,刚想躲避便听到了那令人心碎的声音‘通通通’,三连发,三发子弹狠狠的钻进了清兵的体内,体顿时被威力强大的子弹穿透,一时间清兵仿佛被抽干了血液,被抽走了灵魂一般,双腿忽然间使不上力气,体直直的倒在了地上,直到这名清兵呼出了最后一口气,他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柱子。”方才与这名清兵对话的士兵叫林竹才,林竹才见到自己的同伴倒下之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旋即传来,此时林竹才已经双眼通红,同伴的死对于他来说打击真的很大,两人是一起从村子里出来的,一起玩到大,穿着一条裤子下地干活,直到最后一起响应了张大人的号召才来参军平叛的,没想到这才刚一上战场自己的同伴便就此死去,林竹才有些承受不住同伴死亡的恐惧而将要发疯。

    林竹才顺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支步枪,上没有枪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开枪,这些湘军虽说是张之洞临时招募来的,但在他们进入军营之后张之洞还是尽最大的努力教他们学会打枪,只不过没有实践过罢了。

    林竹才发疯似的顶着强大的火力向前跑去,在他的印象里,大刀砍不透的东西子弹应该能打的穿吧?离你远点子弹的威力就会小点,林竹才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把不知被谁丢弃在地上的步枪快速的向前跑着,左腿中了一颗子弹,林竹才瞬间倾倒在地上,不过这也救了他一命,因为就在他倒地的一瞬间,小豆丁上的中华一式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

    林竹才趴在地上慢慢的向前爬着,对面那块铁疙瘩也正快速的向着他这里驶来,林竹才将手中的步枪对准了小豆丁的正面装甲面朝下的一方,等到小豆丁距离他仅有十多米的时候这才扣下了扳机。

    ‘叮’‘噗’一连串的反应旋即而来,先是子弹被打在了小豆丁的正前方斜面装甲上,因为他击中的地方装甲的角度是面对斜下方,所以在这个距离上,又在这个不巧的角度上,林竹才又很不幸运的被一个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弹的子弹回弹所击中肩胛骨。因为谁都知道,子弹在击中装甲之后也许会回弹,但回弹的角度绝对不会是原路返回,林竹才被击中则是因为小豆丁司机看到了一个更有价值的目标,也就是湖广总督张之洞,为了抓住这条大鱼,司机自然是调转车头,不在理会这条小虾米。有时候某一件事就是这么巧,因为这就是一场意外,他会在你绝对想不到的时间或者地点发生。

    林竹才后来被清理战场的士兵发现还有一口气,之后便被送入了野战医院,经过抢救之后林竹才最终保住了生命,但因为腿伤和肩胛骨上面的子弹导致了林竹才以后的行动可能不会像以前那么灵活,左手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有那么大的力气,而林竹才直至数年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肩胛骨里的那颗子弹是自己打进去的。

    “总督大人,快跑吧,再不跑来就不及了。”一名参将站在张之洞旁焦急的说着,对面的钢铁洪流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大刀看上去没一点效果,子弹打上去弹回来,这可怕的怪物怎么是他们这些手中缺乏精良装备的湘军兵勇能够对付的了的?

    “不,我不能跑,我跑了这些士兵们就死定了。”张之洞同样看到了刚才林竹才反击的那一幕,可惜结果是个悲剧,对方有数百个这样的怪物,而自己一方虽说有三万人,但却奈何不了这东西,如果自己就这么灰头土脸的自己跑了,那自己以后又该如何面对下面的黎民百姓?想到这里,张之洞果断的下令:“竖起老夫的大旗,老夫在这里守着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孩子们趁机逃跑吧,能跑出去的算是捡回一条命,跑不出去的老夫陪他们一起死。”

    已经六十五岁的张之洞回想起了自己当年在山西吏治,严鸦片的子,忽而又想起了自己当年筹划抗法、兴办工业的子等等,自己活了一辈子,也算是做了不少黎民百姓满意的事,可到头来还是做错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害死了几万年轻人的生命,张之洞今也就只能战死在这里,以慰那些已经战死士兵在天之灵。

    “快看,总督大旗。”战车后的坦步团士兵指着不远处那杆刚刚被竖起的总督大旗。

    “走,去那里。”占星云拍了拍司机,指了指不远处的总督大旗。

    数十辆战车纷纷改变自己的作战方向,一头奔向了总督大旗所在处,而其余战车则继续进行着作战任务,火龙一式不断的喷吐着一条条火链,带走了无数条人命,后的坦步团士兵利用坦克的躯为自己挡下了不少的子弹,同时也利用坦克的躯作掩护击伤击毙了不少的敌人,战场上的局势丝毫没有因为人数差异巨大的因素而改变,反之三万人的大军却被数千人的部队一哄而散,仅仅一个冲锋便将其撕碎。

    躲在后观看战斗的326团所有的士兵以及军官无一不是张大了嘴巴,看着这场单方面屠杀的战斗,而他们幻想着有朝一自己一方也遇见了这种怪物,那么自己这边到底该怎么办?难道也会是像对面的清军那样无力抵抗吗?

    战车在前进着,数十辆战车后聚集了数百名士兵,他们正跟着前面这群钢铁洪流一步一步的向前进攻着,直到他们进入战场的那一刻,直到他们打出了第一发子弹的那一刻他们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已是精锐,早已不是对面那群人可以比的,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术,自己一方都要领先他们。

    数十辆战车缓缓的停在了张之洞面前,双方仅仅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这是张之洞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这种收割人命如稻草一般的杀人怪物,心里忽然又是感觉到了那种无奈的悲惨,要是大清能有如此强大的怪物助阵,又何怕沙俄帝国的侵犯?又何会在朝鲜战场上一败涂地?只可惜将军无能累死士兵,老佛爷一心只顾着按图享乐,列强来了就赔点银子割点土地了事,一旦国人胆敢反抗则是无的镇压,就连被占领区的百姓也不会放过。想到这里张之洞终于彻底的明白了一件事,不是汉人太无能,而是满人心太狭隘。

    国家大权集中在少数几个满族贵族手中,国家的事全凭他们的个人喜好来办,心高兴了痛痛快快的给办了,心不好的时候索就直接扔在一边,等什么时候心好了再来办,有这样的上位者,国家何愁不败?国家何愁不亡?太平天国的事已经敲响了警钟,可惜了那群满人贵族还是不好好的把握机会。想到这里,张之洞抬起了头望着天空,自己这一生虽说一直在满人旗下为官,但是却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大汉民族的事,今老夫就死在这里,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诸位壮士,老夫乃湖广总督张之洞,老夫在临死之前敢否问一句,眼前这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是何物?而且行动自如又能吞枪吐炮的,你们又是如何收服的?”张之洞上前一步拱手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高级官员被俘之后就算不死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前途了,更何况自己也一把年纪了,早就该退下来了,今即将进入那一步,过去之前怎么说也的先搞明白这怪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更何况他们又打败了英国人,就连英国人的舰队也被他们给消灭了,同时还收回了香港,怎么说也算是民族的功臣了。

    占星云用手敲了敲头,张之洞?就是总司令在电报里面提到的人吗?湖广总督?应该没错。占星云推开了炮塔上面的挡板,自己一人快速的从坦克内钻了出来,只是坦克的37炮和机枪却还对着他。

    张之洞从那怪物体内钻出一人,吓的连忙退后两步,连连问道:“这是何物?怎能将人也吞进去而毫无伤痕?”

    “原来是张大人,幸会幸会。在下海南陆军坦克团团长占星云,这东西不是怪物,是我们的最新装备,坦克,刀枪不入,很好使的。”占星云下了战车之后缓缓开口道,对于张之洞他要格外的尊敬,这是王林特意要求的,占星云也不敢过于马虎。

    “坦克?不知占团长可否下令贵部停止进攻?我方各部实在是不敌,大家又都是华夏子孙,占团长没必要赶尽杀绝吧?”张之洞继续说着。

    “可以,不过你要投降,在你投降之后我可以保证每一名投降士兵都不会受到任何不公的待遇。而且我们总司令想要见你,希望你能够到海南去见他一面。”占星云说道。

    “老夫投降以后人自由就由不得自己了,还不是你们把我带到哪老夫就去哪?”张之洞半开玩笑似的说着,对方肯这么有诚意的跟自己说话无外乎是在乎自己在国内的这点名望,那个王林肯定是想要自己登高一呼,让众人响应他的号召反抗朝廷,想到这里张之洞摇了摇头,具体怎么办到时候再说吧,还是先减小士兵的伤亡再说。

    “命令各部士兵停止抵抗,缴械投降。”说完张之洞便将自己挂在腰间的那把御赐战刀递给了占星云。

    “命令各部停止攻击,补充弹药燃料。”占星云没有接过张之洞的佩刀,在下达了停止攻击的命令之后这才缓缓道:“张大人,总司令有令,任何人不得解除您的武装。”

    PS:清朝军队编制一般是

    各省设标,指挥是督标,由总督统辖,

    抚标----由巡抚统辖

    提标----由提督统辖

    镇标----由总兵统辖

    标以下设协:

    协由副将统领

    协下设营:

    由参将、游击、都司、守备分别统领

    营下设讯:由千总、把总分别统领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