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腐败的征兆

    北洋投降过来的军队仍然还在整编当中,他们的上司,也就是已经被送去国防大学学习的那些人,再走之前给他们带了个好头,顺带着临走之前又给他们深深的上了一课,直至他们走了半年以后,他们还仍然一如既往的训练着。

    眼看着这批北洋的老兵油子们也刚刚被分配到各个连队,而目前的新一军这个编号已经装不下这么多人了,再加上王林所设置的编制本就是大编制,单单是一个军的作战人员就有五万四千多人,加上警卫和各个部门的文职单位,一个军足足有五万六千多人,如果再加上军直属炮兵旅和辎重旅的话,一个军可就有将近七万人了。

    这在后世的三三制中可是绝对的集团军编制,想象和平时期那一个师也就才几千人,看看自己的编制,一个师满编的话可是有足足一万七千多人。

    1900年新招募的四万名士兵已经陆续的开进了以前的新兵营和北洋方面刚刚腾出的军营里面。事到如今,王林手下的正规作战军队已经有了十三万,包括四万正在训练的新兵。其中一万名武装警察部队,另外还有三万名工程兵。

    王林在海南的军事发展空间已经足够了,但就这样还是不行,他要面对的对手可不是手里只有几万兵,也不是十几万,而是有上百万士兵,虽说战斗力不行,可那怎么说也是兵,而且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在他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也曾有过,而当时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这种不好的预感,而几年后的那场震惊世界的事件却还是发生了,王林不知道是自己有预卜先知的能力还是那纯粹就是个巧合?但是现在,王林再一次的有了那种感觉,而且只强不弱。

    “唐三,按照我们目前的进度,自从实行了兵役制以后每年都有新鲜的血液进来,也有成熟的血液流出去,你去统计一下截止今年年底我们在外的退役士兵有多少人。”王林仍然坐在那唐村的办公室内,手头上似乎有着永远处理不完的文件。

    “老师,师母今天就要生了,您不去看看吗?”唐三有些紧张的提醒道,老师一旦工作起来,就什么事都忘了,如今已经有三天都没有回家了,师母今天生孩子的事也肯定忘个一干二净了。

    “哎呀,糟糕,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任杰你快去给我买束花,走,咱们赶紧去医院。”听到妻子今就要生了,王林再也顾不得手头的工作,急忙放下手中的几份文件,吩咐道。

    王林顺手拿起旁边衣架上的衣服,慌慌张张的领着唐三直奔医院。

    当他们来到医院的时候,李若言已经进入了产房内,外面一群政府高官,军队高级将领候着,脸上的表一个比一个着急,似乎这就是他们的孩子一般。

    看到医院的形,王林不觉将脸上的笑容隐藏了起来,这些人虽说初衷是好的,但是却犯了王林的大忌,尽管今是自己将要当父亲的子,但是王林仍然憋不住心里的那股怒火。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不用工作吗?谁让你们来的?”说着王林便大声的喊了起来,旁边的医护人员看了看,想要出声阻止,却最终没能发出声音,在这里的可全是自己惹不起的人,而且这又是人家开的医院,换句话说他就是自己的老板,哪有下属员工与老板对着干的事

    “吼什么吼?站在产房面前大声吼叫不知道会影响产妇吗?要吼都给我出去吼。”所有的高官与高层将领们都低着头,不敢出声的时候,王林后却传来这很不和谐的声音。

    王林转头看了看这名出声阻止的护士,发现对方还只是一名实习护士,上穿着刚从医学院出来的实习生服装,一时不知怎么了,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很失败一样,刚才那名想要出声阻止最终却没有出声的护士王林看到了,也看到了他的表现,而现在这名实习护士的声音真真正正的提醒了王林,自己一定不能搞官僚主义,绝对不能。

    兴许是王林盯着那名实习护士看的时间有些久,搞的那名实习护士脸上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不知是害羞还是对方没有听自己的话而表现出来的尴尬,旋即又是一记重锤,狠狠的打在了王林的脸上。

    “看什么看?就说你呢,我说这到底是谁的老婆生孩子?用得着你们一群大男人都来这里吗?”实习护士急忙说道,意图在于要让王林的视线从自己上移开。

    她成功了,王林挥了挥手,让这一群级别高的吓人的官员全部走了出去,吓的小护士急忙低着头,但倔强的格使她不得不抬起头,就这么死死的盯着这群人,此时她的心里早已后悔死了,如果知道那边是这些家伙的话,打死她也不敢那样说话,但是自己的格使她不得不厚着脸皮就这么站在这里盯着他们。代王林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轻轻点了下头,说了句对不起。

    “小惠,你疯了?那人是区长大人,你敢这么吼他们?”那名来的时间久点的护士见那帮人离开,急忙跑到实习护士边,焦急的劝告着。

    “区长大人怎么了?高官们又怎么了?难道他们就不应该遵守医院的规定吗?而且这规矩也是区长大人定下的,区长大人……你说什么?刚才那人是区长?”这名叫小惠的实习护士似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为什么那些高官们对于这名年轻人的诟骂而不敢出声?现在她终于知道答案了。

    完了,彻底的完了,自己实习期还没过竟然就吼了区长,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高官的面吼的,就算区长大人他大人有大量,不跟自己这小女子计较,可是难免那些高官们给自己穿小鞋,这回可真的完了,好不容易说服家里才让自己上的医学院护理科的,没想到三年苦读刚出来实习还没一个月就遇到了这种事,如果没医院开了,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回家?

    医院外,王林表愤怒的站在一众高官面前,不停的来回走动着,想要将自己内心的愤怒彻底的激发出来。

    “你们一个个的居高位,职业守却还不如一个刚刚毕业的实习生,你们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在这里?”王林不想爆粗口,但自己文字水平并不高,也不会什么拐着弯的骂人,自然而然的也就只能说出这些话。

    “老师,大家也是担心师母,虽然在工作时间来医院看望师母,但他们的初衷还是好的,老师您消消气,千万别太生气了,不然待会师母看见了会不高兴的。”唐三作为王林的得意门生,急忙走出来为众人解说。

    王林左右看了看,其实他们已经做的很好了,凡事都要一步步的来,也许是自己的太紧了,让这些居高位的人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但是这种事是绝对不能在发生了,现在才刚刚开始,一切都还没有成型,只有在这个时候就将其击碎,那么以后才不会有人走这条路。

    “都给我滚回去,你们今天来的人都给我扣一个月的工资,另外写一份检查,搞不明白我为什么发火以后就不要见我。”

    这帮人虽说是好心,但也知道王林做事的原则,这次没彻底办了他们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他们自然知道王林为什么发火了?扣一个月的工资和写检查,自然是双方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双方也乐的接受这个事实。

    待王林回到医院内的时候,恰巧李若言刚刚从产房内出来,躺在医疗手推车上,怀里抱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脸上的笑容似乎多了一种意思,是的,那种慈母的笑容。

    “恭喜区长大人,是个公子。”小惠站在产房门前,似乎不愿的说了句。

    王林看着小护士的表,自然知道事的缘由,一个护士吼了自己,医院的领导肯定不会放过她了,不过看起来这并不是她想做的,而是被人劝说着来的,毕竟这种最高长官道喜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换做平时谁不想抢先一步来露个脸?换个好印象?

    “谢谢,你刚才做的对,以后就这么做下去,面对不遵守医院规章制度的人,不要管他是什么份,也不要管他有多大的权利,只要他违反医院的规章,你们就有责任勇敢的站起来去反驳,这不是你们对于上位者权威的挑战,而是守护医院正义的战斗,你就放心吧,如果你们院长敢开了你,你来告诉我,我开了他。”王林露出一副上位者维护正义的样子说道,其实他也是这么做的,如果不是,刚才就没必要吼那群高官,他们什么心思自己不知道吗?但是为了维护和建立良好的行政作风,他不得不这么做。

    “是,区长大人。”小惠听完王林的话,似乎觉得这里才是自己心里那片理想的地方,没有强权,没有欺压,而上位者又如此守护这种环境。

    回到病房内,李若言看着怀中的儿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说道:“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我的儿子,他的人生注定不会是平凡的,因为那将会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不如就叫:“王战”吧。

    

重要声明:小说《海岛里的超级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