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血字沙漠(3)

    ( )    房间里就剩下夏臣一个人,他闲来无事,打开IE浏览器,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漠北沙漠,上万条的信息被检索出来,无非是一些旅游资料、风土人、生态问题。在页面最后一跳,漠北沙虫四个字跳入了他的眼睛,他立刻点击打开了网页。

    漠北沙虫,蒙古人给这里的沙虫起了很多的名字:“死亡之虫”、“肠虫”,因为目击者看到的都是这种怪物在蒙古戈壁沙漠的诺杨地区出没,长到2米,和人的胳膊一般粗,外形很像肠子。呈暗红色,有些目击者说它的上有斑点。

    沙虫的尾巴很短,很难区分肠虫的头和尾,因为谁也没有看到过它的眼睛、鼻子和嘴巴长在什么位置。它的行走方式也很特别,要么向前滚动,要么向一侧蠕动。

    沙虫蒙古语名字为――Allgoikorkoi 根据传说,这种虫会潜伏在沙漠中,从头部向猎物喷物质。

    有人认为它是某种未知品种的环节动物,作为一种生长于大海的品种,奇迹般的适应着沧海桑田的变化,固执的留在了已经由古特提斯洋干涸变成的现在的戈壁沙漠上。进化、特化得面目全非,慢慢演化出了独立的生存方式,被这残酷的环境和复杂的历史尘封于无。

    许多人斩钉截铁的一口咬定他们确实见到过“戈壁沙虫”,是一种庞大的“虫”,是一种能够从远处藉由口器中出致命的毒液或者通过尾部发出强电流进行攻击的“异形”。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很多人都认为“沙虫”应该属于蒙古人“民俗学”的一部分,这段传说中描述的“虫”竟然是源引自古代蒙古游牧部落弘吉刺部(成吉思汗的部落)的恐怖传说。同时在漠北戈壁南部沙漠部区域的一次最近的远征,发起者声称已经发现了这种奇怪的动物的真正存在。

    事实上过去除了原苏联的一些机构曾就此课题进行过科考以外,蒙古戈壁沙漠的与世隔绝的位置和蒙古政府的政策已经使外国的动物学家几乎无法到达那里,那就是我们为什么对有关这种动物的消息知之甚少。

    然而在1962年美国古生物学者ROY因为人脉关系以及机缘巧合,探究并记录了当时唯一的有关沙虫的科考文献。

    “沙虫”被认为是:平时隐居沙漠地下,一有它们感兴趣的动静就会出其不意从地面上它制造的大洞中窜出来。蒙古牧民口口相传的寓言故事中:沙虫的出现也是死亡和灾难的征兆;因为它从地底钻出的唯一原因就是它开始觅食了。

    当地人关于这种动物的传说已流传了几个世纪,知道今天仍不时有人声称目击到沙虫攻击骆驼和马。

    沙虫的不寻常还表现在它的外表,虽然目击者所描述的内容相当的一致,而且中肯,但是却没有人做出细部的描绘,比如沙虫的嘴、眼睛……

    4年有人花大价钱雇用了能超低空飞行的高能飞机来拍摄这片无垠无望的沙漠,可是这次劳师动众的大行动也未给他带来任何沙虫存在的证据。

    据当地人说沙虫长2米左右,外形就像是新鲜的肠子。既是颜色通常是猩红或暗红色的,在体侧两端还生有突脊。沙虫可以喷毒液、并释放高压电流,因而具有高度危险所以又被知人称为“死亡之虫”。

    夏臣看的津津有味,连叶成走到他后都没有察觉。大喊一声,“看什么呢?”

    夏臣被吓了一跳,头也不回的问道,“叶成,有什么发现?”

    “你怎么知道是我。”

    “白痴问题,在警察局里我除了认识你和你爸还认识别人么,你爸会和我开玩笑么?”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后脑勺也长眼睛了,你看这个。”叶成把一张照片交到夏臣手上,“我详细的调查发现,除了魏医生之外其他人对漠北之行没有留下任何记录。这张照片是在魏医生的相册里找到的,五人唯一的一张合影。”

    照片上除了魏医生之外每人上都背了一个硕大的背包,怎么看都不像是去旅游的,更像是――科学考察!

重要声明:小说《医学院有鬼:恐怖档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