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死局(2)

    ( )    “那就坐下歇一会儿吧,我们忙了一个早上了。”洛诗敏拉着夏臣在路边的石阶上坐下,“我和蓉蓉最喜欢坐在石阶上晒太阳了,阳光照着人暖洋洋的,我们就躺在这,也不说话,看着帅哥一个一个的从我们眼前走。”提到蓉蓉,洛诗敏神色一暗,“我想蓉蓉了。”

    夏臣从没安慰过女孩,生硬的拍着洛诗敏的肩膀,“蓉蓉没事了,她很快就醒了,我们就可以去看她了。”

    半小时之后,一队警车呼啸的来到伊石学院,带走了医务室最后一名幸存者魏医生。

    警察局审讯室。

    魏医生满脸无辜的坐在椅子上,在他对面坐了三名警察,左边的是一个速记员,中间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警察,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魏医生看,眼神就像是一把利剑,能洞穿人的灵魂,右边坐着的是叶成,审问是由他来进行的。

    叶成轻描淡写的说,“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魏医生揪着自己的头发,“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道。”叶成冷哼一声,“医务室里总共有五名工作人员,从昨晚到现在,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死的就剩下你一个了,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有家事的人,违法的事我从来不做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叶成把下水道里暗室的照片摆在了魏医生的面前。“就在你的脚下,你别再说不知道了。”

    “我真的是……不知道。”魏医生还是说不知道,但他还是说了点有用的信息,“这个可能是趁晚上值班的时候弄的,值班表是左医生排的,他说我要照顾妻儿,从没有安排我值过夜班。我一直高兴的,觉得左医生对我不错,现在看来,都是他们的谋。”

    “把一切都推给死人,亏你说的出口。”

    魏医生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我说的全是真的,要有一句假话让我出门被车撞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上楼摔死……”

    “行了。”叶成用力一拍桌子,“什么死不死的,已经死了四个了,难道你觉得死的还不够么。”

    魏医生吓了一跳,低头不语。

    叶成又问道,“在平里你没发觉他们四人有没有异常的举动,还有谁养过蛇类动物?好好的想。”

    “我是今年年初才托关系进到伊石学院的,以前在医院工作压力大,我年龄大了,就想找份轻松点的工作,就进了伊石学院的医务室,到现在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工作是很轻松,可我就是无法融入我的同事当中,我们之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隔阂,可能是我年龄比他们大的缘故。有时他们有说有笑的,我在门外听的清楚,可等我推门而入他们就不说话了。关于蛇么,我没听过他们谁养过蛇。”

    叶成又拍了一下桌子,“你好好的再想想,我就不信了,你们一起工作了半年多的时间,就算你没有参与其中,你就一点问题也没发现。就算他们做的再谨慎,总会留下一点破绽的。”

    魏医生低下头认真的回忆,过了一会儿用试探的语气问道,“他们最近对人体的寄生虫比较感兴趣,空闲时间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事,左医生还问过我几个相关的问题。”

    叶成被气乐了,这算什么疑点,看来他必须使出杀手锏了。他厉声喝道,“夏氏集团你该听过吧,说吧,你们和夏氏集团是什么关系。”在旁听的老警察双目放出一道精光,他也很关注这个问题。

    魏医生被叶成装出的凶神恶煞吓了一跳,哆嗦着说道,“夏氏集团我知道,国际化的大集团,伊石学院就是夏氏集团的,除此之外,我们与夏氏集团没有半点关系。”说完又小声嘀咕道,“要是真有关系,你们敢这样审我么?”

    叶成真的有些生气了,正要再拍桌子,老警察抓住了他的手,微笑着说道,“不要再拍了,再拍桌子就烂了,你不心疼你的手我还心疼我的桌子呢,今天就审到这里吧,再审也审不出什么来了。”老警察又对魏医生说,“多年的刑侦经验告诉我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和凶杀案没有关系。”

    魏医生如释重负。

    老警察话锋一转,“但我们不能放你走。”

重要声明:小说《医学院有鬼:恐怖档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