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女子乎男子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西琳儿 书名:田园修福仙
    香盈袖仔细的看着女人,大约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眉如新月,眼如秋水,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画着淡妆,加上材曼妙高挑,盘起的秀发很难想到这样的一个可人是做这行的。

    可是,香盈袖觉得,那眉毛,眼睛和鼻子,仿若都有些怪怪的不真实感,只有那两片薄唇,那才是属于她自己的。

    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怪?

    香盈袖被说道自己没有经过女人时心头很尴尬,这个女人观察力很不一般,看人和记忆力好像也是超人一等的。

    香盈袖有些挫败感,不过,还有一点值得她觉得安慰的,那就是自己的女儿没有被当场识破。

    香盈袖甚至还有些得意,心中暗想,没有经过女人,那是当然的,自己被来就是女儿家,又怎么回去接触女人?

    那样岂不成了笑话?不过,也许这样的笑话,在这里也并不是很稀奇,那也是说不定的呢?

    “公子,你是不是感到奇怪?”女人有点玩味的笑道,“经过女人的男人和没有经过的女人的男人,在看到女人特别是来我们这里看我们这里的女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尝过女人滋味的男人眼神即使装成清澈也会是含有别样的光彩的,况且来这里玩根本不需要装,而你就不同了,我可是看你好长时间了。”

    “……”

    呃!自己竟然是早就被人给盯上了,香盈袖暗自抹了一把汗,但是无言以对。

    说话的功夫两个人已经走到大厅,外面天寒地冻的,大厅里却是温暖如,女子们个个穿着感的衣裙,玉臂粉腿散发着迷人的光泽,香盈袖要真是一个男子的话,那还真就说不准会被连魂魄都勾走的?这个她还真就说不准了。

    看着许多花枝招展来来往往的女子,后的那道门把里面和外面隔绝成了两个世界,香盈袖突然有了一种走进了女儿国的感觉,心头竟也不不自的激了一下。

    “公子,你看中那个就带那个,绝对让你满意!我们这里的姑娘,那可都是一等一的。”

    看着那女人又抛过来的一个勾魂媚眼,香盈袖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有种感觉,这夜个花满楼好像是她的一般。

    “我看中你了,你可以让我满意吗?”

    接下了那个女人抛过来的一个又一个媚眼和艳笑,香盈袖顿时玩兴大起,不知不觉之间,这样戏虐的语言就冲口而出,说完之后,连她自己都大吃一惊。

    不过,既然已经把话都说出口了,那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香盈袖的话让女子一怔,接着却是妩媚的一笑:“我当然可以让你满意了,跟我来!”女子说完又是嫣然一笑向着回字行的锦绣楼梯走去。

    香盈袖眼角的余光隐约瞥见其他女子眼中惊异的眸光闪过,但很快恢复正常,如果不是好几个都是这样的眼神,她就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是错觉的。

    真不明白,来这里找女人消遣,那也是值得惊异的事吗?这个花满楼,还真不是一般的奇怪。

    香盈袖跟着女人的后边走边打量她,人漂亮不漂亮,优雅不优雅是比出来的,就像现在,满屋子的女人虽然都完全可以算是水灵灵的美女,但在这个如“花信少妇”年纪的女子边一比较,她就发现这个女人上有着光环一般,她上自然流泻的光芒,就把所有人都给衬得暗淡无光的了。

    香盈袖心头扑扑的跳个不停,自己不会是真的喜欢女子的吧?

    可是,为什么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自己的心房会有这种狂跳的感觉?她们两个都是女人不是吗?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香盈袖无奈的摇头,要是真有这样的倾向,那她就愿从此不再出门,住在九转山水园里面,从此与世隔绝也就算了。

    一路走着,楼道两旁的房间里面不时的有让人血沸腾的呻吟声,甚至还有啪啪的拍击声传出来。

    香盈袖觉得自己仿若是被放在了火炉上面烘烤一般,双颊不自觉的泛起了红晕,脑海里面突然之间浮现出了,前世看过的某个岛国的电影里的镜头——

    一个女人趴着,感的股高高翘起,男人在后面撞击,甚至可以想到那粉嫩的被撞击出现颤抖的波。

    香盈袖用双手抱住了自己滚烫的脸颊,还好,手掌的温度并不高,甚至还有些凉丝丝的,这样就很快的缓解了她心头的尴尬。

    感觉到自己渐渐适应了,香盈袖慢慢的跟着女人在楼道里面走着,边走边欣赏着走过的楼阁门口的布置,墙壁屋顶都是粉红色,走廊上地面铺着猩红的地毯,地毯两边摆着一盆盆五颜六色的鲜花。

    “真是够奢侈!”香盈袖不得不感慨这花家人生活的富足奢靡。

    走到哪里都是如此,有钱人灯红酒绿过着天上人间般的生活,这是穷人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对于这些富人来说却是如家常便饭,甚至还会很厌烦的扔到一边,矫的表示,其实自己是想好好过着平淡的子的。

    越向上走布置就越是奢侈,同样,看到的女人也是越漂亮越有气质,而房间里面传出窜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淡,香盈袖渐渐沉住气,心跳也平稳了下来,她开始适应这里的环境了,这也就是所谓的,既来之则安之了吧?

    已经走到第三层了,不时的路过的女子个个都能算上绝色了,无论是脸蛋和材都有种婉约的气质,怎么也不能和做这种营生的女人联系到一块去的。

    走到了第三层的尽头,前面的那个女人往左手一拐弯,把香盈袖给带进了后面的一个大间里面。

    走进这个大间,香盈袖眼中一亮,这个间的格局和其余的地方完全的不同。

    香盈袖甚至认为,她这已经是走出了花满楼,仿佛是走进了另外一个天地一般。

    这个大间的外面没有一个人走动,香盈袖在门口看见了两个英姿飒爽的女人守在那里,这两个女人,不但长得千百媚摄魂勾魄的动人,而且眉宇之间还隐隐的透出一股凛然的戾气,让人只敢远远的看着,却不敢近向前。

    等到走进了房门,香盈袖才知道,这整个的大间确实是一个独立的整体,与外面的那些莺莺燕燕所活动的区域,完全是被隔开的两个不同的世界。

    站在大间的大厅堂里面,香盈袖又是一阵子的惊讶,假山假石将大厅隔成好几个区域,假山不远处还有个大大的水池,气腾腾的水汽散发着很大的惑,让这整个大间呈现出一派神秘朦胧的气息。

    走过大厅,远处有个白色的小木屋,小木屋周围同样布满鲜花,双脚踩在地毯上,香盈袖感觉舒爽异常,这里的地毯,虽说颜色是同外面的地毯完全一样的,比外面的地毯的质量绝对好得不只是一点点,就算她这个外行,也一样能看得出来。

    “对这地方,你感觉满意吗?”女子回过头来看着香盈袖笑道。

    听着那魅人酥腻的声音,早就已经平静下来的香盈袖含笑点点头:“嗯,这里很不错,够优雅够豪华,不过,我还真是有些奇怪,你是怎么让这里既豪华奢靡,却并不显得庸俗的?”

    女人闻言于是抚媚的一笑,看着香盈袖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这让她心头忽的一突,这样的眼神,哪里是一个做这种营生的女人可以拥有的?不会是自己看花了眼了吧?

    可是,这种感觉也就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随即就消失了,香盈袖想要捕捉根本就不可能,这更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突然眼睛看花了?要不然的话,她实在是找不出理由来解释这一切。

    “我去洗个澡,你在这里洗吧,一会自会有人给你送衣服!”

    女人说完,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款步向着假山后面走去,香盈袖猜测那座假山后面应该是另有天地的?但也许只是和这里布置相同或者是相差无几的?

    不过,猜测综究只是猜测,香盈袖没有办法跟着过去一探究竟,尽管她很想去看一看,她很想去证实自己心头的疑惑。

    但是,毕竟是第一次来,这里又是别人的地盘,香盈袖自然不能太莽撞,有的时候,麻烦就是在一瞬间就招惹上的,甚至于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只是,香盈袖自然也不会在这里脱衣洗澡的,自己是女儿,别人不清楚,自己可不能这么的懵懂胡为。

    香盈袖摇摇头,自顾自的在一旁的一把藤椅上面坐了下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之后,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她把怀里抱着的一白色的衣裳放在她边的藤几上就离开了,一个字都没有说。

    “竟然是一白色的绢纱丝绸的衣裙!”

    香盈袖很随意的伸手拨弄着那衣裳,却一下子惊讶得差点就跳了起来,因为,那是一女子穿着的衣裙,她的女儿,早就被识破了?

    “让你久等了!”

    香盈袖正在那里发怔,没想到突然有一道很熟悉的妩媚声音传来,让她更是惊惧得浑一凛。

    怎么办?自己这是不是被人给算计了?是不是自己在什么地方无意间露了马脚?她该怎么去面对?

    香盈袖的脑际不断的有念头闪现,可是,思路却怎么都无法立刻就完全的理清楚,一切都变得混乱了起来,那个传纸条的人到底是女人还是男人?她眼下连这个都有了一些动摇。

重要声明:小说《田园修福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