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趴下了一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西琳儿 书名:田园修福仙
    当然,如何使用好这基础剑法,那就得要看每个人的苦练程度和悟了,这是旁人无法学得来的。

    眼下朝着香盈袖,怒气冲冲的冲过来的那几位纨绔少平爷们,他们又怎么会看得明白,这一招基础剑法之中所蕴藏的奥妙?

    他们所看见的,就只是,香盈袖手中握着那把精木剑鞭,手上软绵绵轻飘飘的想着他们的跟前刺了过来,心里面只觉得好笑,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刚才的连公子,到底是怎么样就会被这么一个,满脸黑灰之色的小姑娘给甩出去的。

    甚至有两个还在心头暗自的好笑,他们认为,有些子没有见到连公子了,很有可能,他是贪玩,把子给玩空了,再加上又是完全没有防备,这才着了这个臭丫头的道。

    而且,香盈袖如今使出的一招基础剑法,这些人也还是看得明白的,因此,他们也就更不以为意了。

    因为这一招,在他们这些人之中,那是没有一个人是不会使的,这是他们刚上手练剑的时候,所必须要练的第一招,是他们认为,最枯燥最乏味,最没有用的一招。

    就在这几个纨绔大大不以为然的往上冲的时候,香盈袖手中的精木剑鞭却已经扎进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少爷的手腕上面了。

    只听得“嗤——”的一声之后,那个被精木剑鞭扎中的少爷纨绔,就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头一歪,就“扑通”一声,一下子栽倒在一边的青砖地上了。

    在场的人全都一下子停住了向前迈进的脚步,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些人当然是都是不可能会想的明白的,因为,香盈袖刚才手中的精木剑鞭,在刺中那个少爷纨绔的时候,用的力虽说并不大,但是却是直奔着要紧的位上去的,如今这个少爷纨绔,同先前的那个连公子,命都是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只是,以后再想要练功,那就得看他们的造化了。

    “臭丫头,我还不信了,看剑!”

    一个满脸傲气的青年纨绔,在不小的吃惊后反而很迅速的,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一边口里吐着粗口,一边踏着之字形的步法步向香盈袖的颈项斜刺着就是一剑。

    对于“臭丫头”这个称呼,香盈袖已经听了不下十遍了,这一回,她索直接选择了无视,而且,也对对方所刺过来的这一剑,同样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就见香盈袖以极快的速度,向下一哈腰,她吃过很多颗的敏意果和调息果,这两者的功效加在一起,就还会增加一项功效,那就是加快她的躲闪速度,因此,她这一下闪,速度其实是极快的。

    同时,香盈袖举起手中的精木剑鞭,朝着那纨绔少爷的膝盖之处,横着一下子平扫了过去。

    “啊——”

    那纨绔少爷怎么都没有想到,香盈袖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躲过他的剑锋,而且,还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的膝盖拍了过来。

    这个时候,那纨绔少爷就算是想要收回剑来挡,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因为,香盈袖的速度极快,根本就没由给他任何活动的余地。

    因此,只听得一声惨叫,那纨绔少爷就应声跪倒在自己眼前的青砖地上了,他倒是还没有昏厥过去,但是,想要动弹,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今天真是邪了门了!好你个臭丫头,你有种就别躲,看我一剑。”

    停顿了片刻之后,又一个满脸写满了傲气纨绔少爷,提着剑大声的喊叫着,朝着香盈袖就是一剑直刺而来。

    香盈袖一看这个家伙刺向自己的剑尖,那剑气里面明显的是含气未发,就知道对方这一招看着凶猛异常,其实却是一招虚招罢了,这样的家伙,是她最不喜欢,也是看着最不上的损家伙。

    既然这家伙还留有后招,他想的就是到时候可以随时进退换招,不过,香盈袖愿意给他机会吗?这个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

    香盈袖心里做好了准备,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对面的那个纨绔,和他的那一把越来越近的剑。

    近了,近了,快了,快了,香盈袖心头默念着计算着距离,就在剑尖距离肋骨差不多快到三尺时,手中的剑却是再次如流星一般划了一大大大的弧度,想着对方的头顶拍去。

    要知道,香盈袖练这一剑,那可是下了好大的苦功夫的,每里,在九转山水园里面,在打坐调息之前,她如果不练上几千上万遍,那是绝对不会许自己停下来的,所以,不管是从哪一方位出剑,她都早已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啪——”

    随着一声响脆的拍击之音,那个纨绔少爷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直接晕过去。

    香盈袖这一剑直直的拍在了对方脑袋上,如果她真的想要他的命的话,凭借这速度和那无可估量的力量,那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也许是真的被香盈袖打出了火气,也许是因为被店门外围观过来的人的目光的嘲讽自已给看得无地自容了,剩下的几个家伙却是齐刷刷拿出武器,一齐向着她杀了过来。

    这一回,香盈袖不能再视若无睹的站在原地,而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架势来了,最主要的,她看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心头想着的是快些结束这场打斗,赶快脱

    因此,香盈袖看到对方的举动,就很是不客气的展开起了点水轻移的步法,这是她在看了墨玉湖在那场比试中的演示之后,悄悄记了下来,回九转山水园里面,琢磨着练习出来的,不仅如此,她还把生机灵的步法和手法,也同点水移步的步法结合在了一起,自创了一,集眼手腿步各法于一炉的功夫,今儿个,这是第一回上阵使用,也正好可以让她练练手。

    不过,这功夫,香盈袖至今还没有给它取上名字,反正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她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没有名字就没有名字吧。

    香盈袖的形,在这几个纨绔少爷之间灵活的穿梭着,寻找着下手的机会,手中的精木剑鞭一直就只有就一个动作,那就是其实变化多端的基础剑法,耳边只听得噼里啪啦的碰撞之声,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她的边周围,就只有横七竖八的倒在那里,只会喘气,却不会动弹的影了。

    “啧啧啧,这是从哪里来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大的本事?”

    站在店门外,那些个闻声赶过来的人,个个都看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先回过神来,虽说心里面都很是惊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是赶往店里面走进来看个究竟的,只有几个人,凑在一起,小声的交头接耳着。

    “就是,这个连公子,我可是认识的,他如今已经已经是持丹初期的修为了,没想到,就这么一招,就被甩了出来,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呢。”

    “就是,就是,别说这个连公子了,就是那几个和他一直玩在一起的,他们可都是花家的正经亲戚,一直都是趾高气扬的,谁都不敢碰他们的,这个姑娘,还真是太胆大了。”

    “谁说不是呢,这姑娘呀,这回算是惹了大祸了,在这庄园里面,还不全都是花家人说了算,她以后的子还能好过了?哎,作孽呀,他们这些人,自己作恶遭报应也就算了,却白白的就要赔上一个,年纪还这么小的姑娘。”

    “就是这句话,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帮人家姑娘不是?哎,算了,我们闹也看了,还是回去吧。”

    ……

    收拾了那一群少爷纨绔,香盈袖看着手中握着的那把精木剑鞭,心里面实在是喜忧参半的感觉。

    不花一分钱的免费得到了这么一件高级的法器,却在无意之中,把这些不知好歹的少爷纨绔给打了一个人仰马翻,一个个连爬都爬不起来。

    痛快时非常的痛快了,可是,听着店门外那些人的议论,香盈袖当然已经清楚了这些人的份,这人当然是得罪了,也不知后,会不会被这些家伙中的某一个给认出来?尽管自己早就做了准备,但是,也就只是在脸上抹了一把泥灰而已,这世上的事,不就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

    不过,眼下香盈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她把精木剑鞭放进了九转山水园里面,然后,看也没有再看那些,趴在地上的人一眼,抬腿就往店门外走去。

    店门外,虽说站着不少围观的人群,但是,看见香盈袖出来,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的,他们有的是心头拿不准,没有把握;有的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愿意趟这趟浑水;当然,也有的是心痛感到很是痛快的,因为,那些个少爷纨绔,毕竟曾经是横行街头的恶霸地痞。

重要声明:小说《田园修福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