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出奇不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西琳儿 书名:田园修福仙
    不过,这个时候,香盈袖根本就没有心去欣赏,因为,这个男子,正站在那里,瞪着两眼瞅着她,那双原本应该是很讨人喜欢的眸子里面,此刻却写满了戏谑和挑衅的意味:“这是我先看上的,你一个黑不溜秋的小丫头片子,凭什么同我抢?还不快放手?”

    “就是,既然是连公子看中的,那当然是给连公子包上了。”

    那青年男子的话音刚落,这家法器店的掌柜就上来接下了话茬:“连公子放心,这种小丫头没有见过世面,我当然是不会给她的,连公子,既然是您要,那我就免费送给您了,您消消气。”

    “送给我?给我包上?”

    那个连公子横过眼来,又狠瞪了香盈袖一眼:“你怎么光动嘴皮子,不会动手呢?你没看见那臭丫头的手,还搭在我那法器上面吗?”

    “连公子,您息怒,我这就去包好了,拿给您。”

    那掌柜的说着话,就走到了香盈袖的后,紧挨着她用很低的声音说道:“姑娘,你别为难我了,你还是快走吧,我看你这个样子,也是使不动这个的,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

    “嘿,老头,你还学会做小动作了,啊,去去去,一边去,我这里用不着你了,你不是说送我了吗?那就是我的了,我自己拿就行了,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臭丫头,就能反了天了不成?”

    掌柜的说这些话的时候,虽说是特意压低了声音说的,但是,却还是没有逃得过去,就见那个连公子一听就火了,他一挥手,一下子就把那掌柜的甩倒了一边的墙角上,头重重的磕在墙角的石砖上面,顿时就血流如注,人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这个掌柜的,也太没用了一些,香盈袖从来就不喜欢欺负老弱妇孺弱小人士,但是,就凭这个掌柜的,刚才的那番表现,那份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欺软怕硬,实在是让她没有办法生出同的心思来。

    不过,香盈袖知道,眼下她这算是已经惹上麻烦了,不管怎么样,这档子事,那个连公子是绝对会栽赃到她的上来的,好歹这都是一条人命,强势的人当然不怕,但是,她却不同了。

    “少爷,那老头,他死了。”

    一个家丁打扮的男子,一见到那掌柜的趴在地上不动了,就赶紧颠颠的跑了过去,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就趴在连公子的耳朵边上,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香盈袖离得不远,当然都听清楚了。

    连公子一听就火了,反手一个巴掌,一下子就刮到了那个家丁的脸上,刮得那家丁在原地,足足打了五六个圈才算是终于站稳了:“慌什么?那是我们的事吗?和我们有关系吗?真是蠢蛋一个!滚!还不快去把那几位少爷都给我叫进来,他们自然会为我作证的,还不快去,真是晦气!”

    香盈袖微微一皱眉,她不想出头,这个是不假;她千万变的关照自己,应该要隐忍,这也不假,可是,这并不表示,被人挑衅到了跟前,而且是无理取闹的挑衅,这样,她也还是能够忍得下这口气,更何况,在这里,没有人认识她,她事后也可以把自己上的嫌疑摘得一干二净的,因为她可以马上就离开,没有人会知道她是谁?

    “嘿,好你个臭丫头,你居然还敢把东西直接就这么拿在手上了?”

    那家丁走出去不久,就又折回回来了,这一回,他的后,一下子多了七八个人,那几个家伙,同连公子一样,个个不但衣衫华丽,长得也很是不错,特别是眉间的傲气,看来这些人,在这里应该也算是有些势力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会这花家的庄园里面?他们同花家又是什么关系?

    不过,就算香盈袖想把这些给想清楚了再说,那几个少爷们,特别是那个连公子,是不会答应的。

    “连哥,她就是那个抢你法器的臭丫头吗?”

    连公子一回头,就看见那件精木剑鞭,已经被香盈袖给拿在了手上,他像是突然见了鬼似的大叫了一声。

    而恰巧这时,那几个华衣少爷正好走到连公子的后,其中一个就接着他的话头说了下去:“连哥,你跟这种臭丫头废什么话呀?一掌拍上去,不就得了?”

    物以类聚,人与群分,看着眼前这群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个个都满脸的傲气,而且还满肚子的龌龊心思,面对着一群生活在大树下的温室树苗,在听着他们满嘴说着那些粗俗不堪的脏话,从来都不认识的人,就只是比他们先一分钟看中了精木剑鞭,在他们的眼里,就变得如此的不堪,香盈袖心头的怒火,此刻是想要往下压制,那都是不能够做到的了,握着那件法器的手不下意识的紧了一紧,不管怎么样,今她是要豁出去一回的了。

    这几个少爷,香盈袖站在那里,悄悄的感受了一下他们的修为,除了连公子是持丹初期的修为,其余的那几个,也就只是意定中期或者是意定后期的修为。

    因为这样,香盈袖心中也就安定了不少,就算他们人多,就算他们有一个持丹初期的修为,两个意定后期的修为,眼下他已经是没有退路可言的了,那就只能迎着上去搏一搏。

    “对呀,我是被这臭丫头给气糊涂了,怎么就这么站着还同她说这么多的话呢?”

    连公子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说着话就举起了他的右手来,想也没有想,就朝着香盈袖的头顶拍来,他是持丹初期的修为,掌锋确实厉害,就这样一下子毫无保留的向下劈了过来。

    这个时候,香盈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回旋余地,先前她是想好了要迎上去打上一打,可是,却还没有想好究竟该怎么打?

    只是,眼下,已经完全没有余地,容不得香盈袖再去想如何打的步骤了。

    香盈袖眼下能依仗的,也就只有手中刚拿到手的精木剑鞭了,她赶紧在心中暗自飞快的念动咒语,她想好了,让精木剑鞭变化成鞭子,然后先把连公子的手臂缠住,这样就能腾出空间来,再想别的法子了。

    “哗——哧——”

    咒语一念完,精木剑鞭就马上变化了形状,就在连公子的掌心接触到香盈袖头顶的发丝的一瞬间,一下子把他的手臂给缠了一个结结实实的。

    香盈袖知道,自己如今的力量已经是有几百斤的承受能力了,所以,她选取了这看似很冒险的一招,缠住了连公子的手臂之后,她又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又加了一把力,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下子把他给提了起来。

    看着在精木剑鞭上面不住的手舞足蹈挣扎着的连公子,香盈袖的心头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她必须马上把这个人给解决了,要不然的话,时间拖得越久,对她来说就越是不利,把别人都招来了,她就不可能脱了。

    想到这里,香盈袖又在自己的手臂上面加了一把力量,这一回,她也顾不得许多了,把两只手都给用上了,要知道,修为大一级,那是完全可以压死人的,对方是持丹期的修为,她可不敢掉以轻心。

    “唰——啊——”

    随着香盈袖的手臂往外一抡,在场的的人,谁都没有看清楚,刚才的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就见连公子已经是大声叫唤着,被整个的全都抛了出去,而且,还在门框上面撞了一下,然后才落到了房门前的地上,趴在那里,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你这个臭丫头,怎么把连哥给扔到外面去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哥几个,我们一起上,绝对不能让这臭丫头跑了。”

    今儿个,香盈袖已经不是听到这句臭丫头的称呼了,就冲着这个,她也不想就这么把这些个,不说人话的少爷们给放过去了,不管他们同花家是什么关系,她今天就是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好歹的纨绔。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香盈袖就已经念动咒语,让精木剑鞭变回了宝剑的模样,这说的时候,看着是好像很慢的,过了很多时间的样子,其实,当场却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而已,根本就没有人看明白,她手中的这件法器,其实早就变过两回模样了。

    香盈袖想到了她练了无数次的那个基础剑法,眼前的这些人,修为都不比她差多少,而且,又人多势众,她只有在他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还没有想明白的况之下,才能出其不意克敌制胜。

    而能够帮着她达到这个目的的,香盈袖认为,也就只有那一招基础剑法莫属了,因为,她那一剑,已经可以说是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于是,香盈袖在把精木剑鞭变回刀剑的形状之后,就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反手一下子就使出了,那一剑基础剑法。

    香盈袖手中的精木剑鞭,就这样带着那一招再普通不过的基础剑法,向着那几个怒气冲天的少爷们刺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田园修福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