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流丹金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西琳儿 书名:田园修福仙
    香盈袖坐在那里,慢慢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气息流动。

    平缓和顺的气流,一寸一寸的抚慰着,香盈袖体内的每一部分,让她心头可以感知的喜悦越来越多。

    连绵起伏的山峦,纵纵横交错的小溪流小河滨,枝杈饱满果实累累的各色树木,嬉闹奔跑的各种小动物,还有时而潜游水底,时而冒出水面透气的各种鱼虾水族……

    九转山水园里面,各色的景物,纷纷在香盈袖的眼前闪现,让她感慨万千的同时,也对这里的环境有了很大程度上的了解。

    接踵而至,在眼前一闪而逝的,那是一把闪闪亮的凤头宝剑,还有这把剑的用法和藏匿之所。

    香盈袖心头窃喜,她可以用宝剑与人厮杀了,那就是说,她眼下的功力已经晋级到了芽顺期的第九层,再练上三层,她就可以冲击意定期的修为了。

    只是,想要拿到那把凤头宝剑,确实有些麻烦,它竟然就是香明奇所说的那个流丹金针。

    香盈袖没有想到,那个流丹金针,确实是一法器不假,不过,它是一收起时是一根易于收藏的,细如牛毛的金针,而展开时,却是一把凤头手柄的宝剑的高级法器,是和九转山水园配的成法器。

    不知道,香明奇会不会愿意,就此把那流丹金针也一起送给她?是不是需要,在征得香鼎同意之后才能给?那就麻烦了。

    潜意识之中,香盈袖可以有所感觉,那就是香鼎似乎很不愿意她有所成就,而且,好像是在那里特意做些小动作,想着设计她绊她的后退一般?

    吐气,吸气,再吐气,香盈袖将自己体内的气流,全都收归丹田,睁开眼站起来,这一回,她的收获真的是够大的了,看来,这九转山水园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宝贝呢。

    不过,所说却是受益匪浅,但是,香盈袖还是知道应该要有分寸,不可太之过急的,十四香的霾尚在眼前,还没有完全散去,她可不想因急成悲。

    所以,睁开眼睛之后,香盈袖还是打算先离开九转山水园,回去看看再说,还有,就是这园子里的那些果子,她也不再打算随意食用,贪多嚼不烂,这么短短的几个时辰之内,她就接连升了五级,这已经是意外之喜,让她够心满意足的了。

    回到房间里面,香盈袖从桌上的梳妆盒子里面,翻出了一面镜子,把它搁置在桌上,站在镜子的面前,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好好的把自己的形象看了一个够。

    虽说上还是穿着那深青色的衣裙,发髻上还是只戴着一支固定头发用的竹片发簪,可是,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媚和纯净的气质,却怎么都无法掩藏的住的一览无遗,而且,她的材也变得丰盈了一些,个头好似也长高了一些,看上去,她十三岁的子,已经有了开始发育的迹象,稍稍透露出一些姑娘玲珑有致的韵姿来。

    香盈袖翻手把那面镜子一下子口到了桌面上,自嘲的摇头笑一笑,然后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她要去香明奇那里找他,她要去取回属于她的那把宝剑流丹金针。

    跨步走出房门,香盈袖抬头看了看东边刚刚升起的那一个红彤彤的太阳圆球,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九转山水园里面已经修炼了一一夜了。

    而这一一夜的效果,要比平常的修炼,实实在在的好得多得多,香盈袖打心眼里感到很开心。

    当然,香盈袖知道,如今她体内的气息运转还不是很够劲,功劲和功力都还欠缺稳度和力度。

    咚咚咚——

    站在香明奇的房间门口,香盈袖伸手用指关节敲门,她不会像十四香那样,偷偷的进房间去拿东西,那样很不妥当,而且也有可能,她就算是想要偷着进去,也是一件办不成的事

    “十三香?你?”

    香明奇听见敲门声,披了一件外衣就过来开门,昨晚上他在药圃里面呆了整整一个晚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才回到房里来休息,要是在往,这个时候,他早就去屋子后面的一片院子里面练功去了。

    可是,在房门打开,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香盈袖的一刹那,香明奇原本汹涌睡意,顿时被去感德无涯影无踪的了。

    眼前的香盈袖,不但容貌变得媚可人了,而且,个头还突然长高了大约有半个头那么多。

    香明奇不自的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的双眼,他不得不怀疑,自己这是在做梦?眼前这个媚的小姑娘,只是他想象之中的十三香而已?

    “明奇哥哥,怎么,不认识我了?嗯,看你的样子,你好像是一夜都没有睡觉了吧?”

    香盈袖冲着香明奇甜甜的笑:“明奇哥哥,我有件事想要你帮忙达成,说完了那件事我就走,不会打扰你睡觉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哦,不是,我不是想要睡觉。”

    香明奇有些无措的说着话,稍稍退后半步,让出门边的一块地:“十三香,真的是你呀,我刚才,还以为我一时眼花了,那个,你找我什么事?”

    “明奇哥哥,还记得从你这房里墙上拿走的那本石书吗?”

    香盈袖抿着嘴唇,微微的一笑,她没有就此解释解释什么,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那九转山水园的事,那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当然记得,你今就是为了这个来找我的?怎么有什么麻烦吗?”

    香明奇懵懂了一小会儿,此刻也就恢复了原有的镇定和沉静。

    “没有什么麻烦,只是,我在那是书上面看到,那上面写着,它是应该和一种叫做流丹金针的法器一同使用的,明奇哥哥,你知道那种法器在哪里吗?”

    香盈袖知道,她不能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把自己了解的全都说出来,那样的话,很有可以就会白跑这一趟了。

    “流丹金针?这个我知道,它就在我的书桌抽屉里。”

    香明奇有些奇怪,又很有深意的盯着香盈袖看了半晌,不过,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你等一等,我去拿给你,既然是你的,那就应该物归原主。”

    “就这么给我了?”

    过了一会儿,香盈袖在接过香明奇递过来的流丹金针的时候,疑惑的眨着眼,她突然有了一种得来实在太容易的不确定感:“不用问一问二叔吗?”

    “不用,我爹当初就说过的,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可以由我来做主。”

    香明奇摇摇头,不过,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一句问话就此冲口而出:“十三香,你怎么突然长高了那么多?还有,你的脸?”

    “这个嘛,我不打算多说,不过,明奇哥哥,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哥哥,那我就告诉你一点吧,那本石书,我很喜欢,它的功劳实在是用任何言语,都不能完全说明白的。”

    香盈袖调皮的眨眨眼,留下一个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的笑容之后,转过旋风一般的离开了香明奇的房间。

    香明奇无言的站在原地,直到香盈袖走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他才回过味来。

    这个十三香,怎么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是相貌,就连格都变了。

    十三年来,香明奇还是第一次看见,十三香,这个可怜的小妹妹,露出如此调皮明丽的笑容,也许出去走走,真的是有好处的?

重要声明:小说《田园修福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