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诡异男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流泪的天空 书名:“擒”夫
    ( )    “你是谁?”欧阳子霏轻声的问着,她甚至都感觉不到这三个字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来的。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一个粗哑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个完全不相符合那双眼睛的声音,欧阳子霏的目光落在了他那没有动的双唇上,他刚才是用肚子在说话?男子的体又向着她的近了几分,几分朦胧的月光罩在了男子的脸上。欧阳子霏现在才看见面前男人的脸竟然是发着光的红,不,是戴着一个血红色的面具,一条一条怪异的深红色曲线布满了血红色的面具上,只留下了一双眼睛和紧抿的唇线!他一定是个很冷硬的男人!

    眨了眨眼睛,将心里的不安压了下去,欧阳子霏的体也向着男子欺近了几分,带着毫不畏惧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阁下该不会是地府里的小鬼吧!怎么不见黑白无常,到是来了个红面无牙的家伙。”

    “我是阎王,你不怕吗?”粗哑的声音接着又响了起来,同时那狠唳的目光自欧阳子霏的脸上一寸寸向着她的下移去,脖颈、口、腰、双腿,直接的向着下面。随着他的目光,欧阳子霏感觉自己被人一点点的撕裂开衣服,她几乎连脑海里最深处的东西都被他扫描贻尽。

    “看够了没?”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欧阳子霏突然的调动了她体里的所有力量一拳挥了过去,直接的向着那露在外面的左眼而去,她已经知道男人的目地是什么了,可那却是她决不可能给他的!

    “以卵击石。”轻蔑的四个字,男子几乎是不废吹灰之力就接住了欧阳子霏的拳头,同时一根食指顺着她的手臂上滑直接的点在了她的肩膀处,顿时一股噬心的痛直接的从她的胳膊处传向了全,冷汗自欧阳子霏的额头沁了出来,可是她依然咬着牙挣扎,即使那痛越来越猛烈,可是她决不能够让他得逞。

    紧抿的唇角突然的上扬,一抹激赏自男子的眼中闪过随即消失不见,突然他松开了她的手臂,双手直接的握上了她的左脚踝处,带着粗鲁的力道捉起了她的左脚一手就拽掉了她脚上的鞋子,露出了一只比黑夜还漆黑的脚丫子,男子的眼中突然涌出了一抹深深的恨意,那恨的强烈让欧阳子霏的体涌起了冰冷的寒意,这个男人对自己起了杀机。

    没有犹豫,男子一手突然扬起,一个白色的玉瓶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对着欧阳子霏的脚心吸着什么东西。

    “不…………………….。”欧阳子霏挣扎着抗拒着,她不能够让他拿走了脚心处的东西,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一分,她的体被紧固的死死的动不了。一点点的红光自她的左脚心处升了起来,那是一滴血,‘黑暗之血’,被落凡和天野出了体的‘黑暗之血’,是欧阳子霏趁着天野不注意之时收在脚心封起来的‘黑暗之血’。她想用来在后救落凡的,如今,却被一个诡异强悍的男子深夜来掠走,她的心一颤,只能够是眼睁睁的看着那血落在玉瓶里,被男子收起。

    “不自量力。”男子站了起来,收起了玉瓶,眼中杀机一现,握起了手。欧阳子霏的心一颤,她没有错失掉那抹冷光,心一横,突然大声的怒喊着,

    “杀了我,如果今你不杀了我,他,我必百倍千倍回报今之仇。”

    男子原本已经握起来的手突然松开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想杀我。”

    “上琼碧落,下黄泉,心所至,剑必达!”欧阳子霏一字一字的说着,忍着体里没有消失掉的痛。

    男子突然轻笑出声,这笑已不是粗哑,而是低沉的磁声音,带着暗夜的魅惑,男子的体背着欧阳子霏站在了前,“好,我等着你。”说完男子的手一挥,一道白光在他的手里发出直接的袭击上了欧阳子霏的左脚心融入了进去。

    欧阳子霏的体一顿,感觉体里原来的痛在慢慢的减弱,突然房间里闪现了一道道金光,一条气势磅礴的龙出现在了房间里,那龙上的一双翅膀微微的张开着,就那么停留在房间里几乎塞满了前的位置,一双带着藐视天下的双眼根本就不看欧阳子霏一眼。

    欧阳子霏突然有一种错别,那龙其实并不是在她的房间里,而是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个没有边际的世界,而她只是处在两个世界的边缘处。

    男子没有在和欧阳子霏说一句话,他的脚步向着龙走去,几乎是看不见他迈步,却又感觉他正一步一步迈着属于王者的从容步子正走向属于他的王位,高贵、优雅、倨傲,狂野!在龙前,男子突然的站住,头微微的一侧,却没有回过头去看一眼,“我期待着你能够找到我。”说完,体就凌空飘浮而上直接的落在了龙的头上,金光一闪,龙的翅膀渐渐张大,向着欧阳子霏压来,龙翅膀顶端上那尖锐的金刺直接的袭击上了她的双眼,吓的她急忙的闭上了眼睛,天啊,好奇和眼睛相比,当时是眼睛更重要了。

    空气中又隐约的传来了那低沉的笑声,只是很细微,几乎让欧阳子霏感觉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在睁开眼睛,房间里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如果不是她左脚那被脱掉的鞋子,消失不见的‘黑暗之血’,欧阳子霏会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可是现在,她知道不是梦了,这个男人是她见过的最恐怖最强大的男人,看着房间里摆放在原地的桌子椅子,她可以肯定那条龙一定是在以另一种状态出现的。这夜,真是太凌乱了!

    欧阳子霏的体突然的向着后面摔倒下去,伸手抚摩上了口带着的石坠,很想不通那个黑暗之血,对那个男人很重要吗?他显然也注意到了落凡的这个石坠上,却只是多看了一眼,并没有停留。而且在他看见了‘黑暗之血’时出现的那么强烈的恨意。

    想不透,猜不透,将石坠放在手心里,欧阳子霏陷入了昏睡里,只是她一直感觉有什么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着,可是她想听清却又听不见什么了!可是她知道,自己和今天晚上的男人才只是刚刚的开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擒”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