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王爷 很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流泪的天空 书名:“擒”夫
    “天野,我们来演一出戏给那个高傲的王爷看,好不好?”

    “戏!”天野顿时感觉自己的心碎裂一地!她原来和他之间只是一场戏!眸光一紧,可是他自己已经先入戏了怎么办?欧阳子霏,我天野绝不会比落凡少(爱ài)你一点!心一定,天野的唇角扬了起来,带着牡丹盛开的妖娆和风(情qíng),一时间那无与伦比的艳光盖过了繁花似锦的大地!

    欧阳子霏一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有这样的表(情qíng),带着女子才特有的光华在她的视野里绽放(诱yòu)惑,看着天野的俊颜在自己的视野里放大,听着他深(情qíng)呢喃的话语,她的心神一恍,竟然没有侧头避开,就这么的让他的唇落在了她的唇上。大文学

    “如你所愿!我的霏儿,只是这不是戏,是天野的(爱ài)。”最后的(爱ài)已经淹没在了天野和欧阳子霏相碰触的唇瓣里。

    这一次,天野没有疯狂的索取,而是带着怜惜和柔(情qíng)在她的唇瓣上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完美唇型,带着温柔的舌间在她的每一颗牙齿上滑过,最后痴缠着她的香舌缓缓的起舞,可是那慢慢吣入心扉的悸动让欧阳子霏无法忽视而去,她现在不得不承认天野是个很勾人的妖精!无论是疯狂还是温柔的时候!

    “欧阳子霏,你在做什么?”冷千月在远远的地方就看见了那相拥吻的两个(身shēn)影,顿时飞(身shēn)而起,直接的落在了他们的(身shēn)边,手臂一挥他的掌风就向着天野扫了过去,带着他自己也没有去注意的怒气,仿佛有人动了他敢兴趣的玩具,侵犯了他的领地。大文学

    “大叔,你好大的火气啊!这样可是会提前不行的哦!”欧阳子霏的唇一勾,一抹精光在她的眼里闪过,这个冷千月果然是不一般,那么远的距离竟然瞬间而至,而且攻击向天野的力道也比冷千夜的要凶猛了十倍不止。

    “本王很行,上至王朝,下至百姓,谁敢说本王不行,敢漠视掉本王的功绩。”冷千月一挥手中的扇子攻击向了天野,可是下一秒欧阳子霏说出的话,却让他差点出血。

    “哦,难道说是上至王朝,下至百姓所有的人都爬过王爷的(床chuáng),都领教过王爷的功夫?那王爷还真是很行,确实很行。”欧阳子霏手一伸,举起了大拇指,神(情qíng)很是钦佩的说着。

    “你,你………….。”冷千月只觉得一口气闷在了(胸xiōng)口上不来,她的不行原来是指(床chuáng)上的不行,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彻底的黑了下来。“傻妃,你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私自出宫,竟然还如此勾引男人?你知罪吗?”

    “王爷,你这罪按的有些莫名其妙了,傻妃是谁啊?人家正和夫侍温存的时候就被您老人家给破坏了,莫不是您看的心痒难奈了,想一起3P分一点人家的宠(爱ài)?可是人家也不是随便的人哦!这可不是一个王爷该有的行为!”欧阳子霏脚步一抬,就婷婷袅袅的走到了天野的(身shēn)边,将(身shēn)体窝进了他的怀抱里,侧头微笑的挑衅着冷千月!

    冷千月握了握手,最终没有继续的为难天野而是将扇子收起,伸手自怀里拿出了一道圣旨宣读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傻妃自宫内失踪,特命冷千月王爷带圣旨出宫寻找,因事态紧急,寻到立即带回宫。大文学如有违抗,就地正法!钦此!”双手合上圣旨,冷千月冷眸挑衅的看着天野和欧阳子霏,看他们怎么说!

    “天野,真是可笑,他怎么找傻妃找到我头上来了?这人是不是这里有问题啊?”欧阳子霏指了指大脑,问着天野。

    “霏儿,我们也许真的要进宫一趟了,不管是为了什么,皇帝已经亲自下帖请了,不去多不给面子。”天野抚摩了下欧阳子霏披散在他怀里的如云秀发,眸光一亮,这确实是个好机会,进皇宫寻找玉玺的机会!

    “那好吧,你的建议本妻主采纳了。”欧阳子霏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衣服,下巴高傲的对着冷千月一挑,“那还真是麻烦了冷千月王爷了?”

    “这是冰月国,不是沧浪,没有妻主一说。”冷千月的手用力的握紧了圣旨,这个黑乎乎的丑女人真是可恶可恨,亏自己还在媚兰楼觉得她很有趣!还有那个落凡休想招惹了自己就想过平安(日rì)子!欧阳子霏,你最好对将要到来的事(情qíng)做好了心理准备。

    “哦,那这么说我是沧浪国人了。”欧阳子霏俏皮的对着天野一笑,双臂挽上了天野的胳膊,“亲(爱ài)的,我们走吧,别打扰了月王爷赏花抒(情qíng)的雅致。”

    “来人,带他们立即出发回返京城。”冷千月的目光(阴yīn)沉的扫过了欧阳子霏的双手一眼,带着谋算,落凡没有找到,把这个(阴yīn)柔的男子送给皇上应该也可以让他精神一下!至于欧阳子霏,冷千月的手握成了拳头率先迈开了大步,向着远处走去。

    已经追过来的那些侍卫们相互的看了看,面队着欧阳子霏和天野,真不知道该是捆还是该请?倒是欧阳子霏语气很愉悦的说着,“走吧,你们把个臭脾气的王爷估计是掉在了醋坛子里还没有喝饱,正发着脾气呢。”

    听着(身shēn)后那带着讽刺的话,冷千月第一次很佩服自己没有转过(身shēn)去撕了她的嘴巴!

    寂静的客栈房里,欧阳子霏无聊的一个人躺在(床chuáng)上,那个冷千月一直摆着张臭脸,等晚上入睡客栈时,更是不肯让天野和自己一个房间,虽然她不是很计较这个,可是对他的这个举措如果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一抹坏坏的笑自欧阳子霏的唇边浮起,起(身shēn),她就跃上了房顶向着冷千月的房间而去,果然还是有功夫比较好啊,现在她的(身shēn)体里充满了神奇的能量!

    冷千月房间里,他看了一眼那些把(热rè)水倒进桶里的侍卫,挥了挥手示意着他们可以离开了!侍卫们一施礼走了出去并且顺手把门关了上。

    看着那(热rè)气腾腾的浴桶,他抬起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白玉无瑕的(身shēn)体,还有蓄满力量的肌(肉ròu),他抬脚坐进了桶里,可以容纳两个人的桶让他很舒服的放松了四肢,轻闭上了双眼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白天那相拥吻的两个(身shēn)影,他不懂以天野的仙人之姿怎么会那么的任着欧阳子霏为所(欲yù)为?难道是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突然冷千月感觉到有什么落在水面上,他的鼻息间也充满了玫瑰的花香,他没有交代人要准备花瓣啊?一睁开眼睛,他对上了一双带着明亮光芒的明眸大眼。

    欧阳子霏正倒挂在房梁上,向着下面挥着纷纷洒洒的红色玫瑰花瓣,一双眼眸更是灵动的在他的(身shēn)上一眨不眨的看着。

    “欧阳子霏!”冷千月压低了声音怒吼着,她,她竟然在他洗澡的时候洒花瓣?

    “在!可(爱ài)的王爷不用感激我,因为我是为自己洒的!”说着,欧阳子霏将手中剩下的花瓣全部向着下面仰着头的冷千月洒去,随即飞(身shēn)落在了冷千月的面前,冲着他妩媚的一笑,伸手解开了腰间的衣带!冷千月,你可要准备好接招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擒”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八章 王爷 很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