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压倒在花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流泪的天空 书名:“擒”夫
    “欧阳子霏,我们没完,你今夜的羞辱,我冷千月他(日rì)必百倍,千倍还之。大文学”冷千月的双眸里冒着火光的看着那个笑的一脸灿烂依偎在落凡怀里的欧阳子霏,愤怒的嘶吼着。

    “好啊!我等着你,月王爷,还有那个有特殊嗜好的冷千夜,有本事就别靠着人多,你亲自来抓我啊!”欧阳子霏一脸幸福的靠在落凡的怀抱里,向着冷千月做着鬼脸。愉快的笑声在她的贝齿间流泻在夜空下,“不过你要加快了速度哦,别七老八十了还拄个拐棍的在来抓我!”

    落凡最后复杂的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的天野,随即揽着欧阳子霏向着远处飞了过去。

    “欧阳子霏!这辈子我抓不到你,我死了也得从坟墓里爬出来。”冷千月看着渐渐收拢的光网以及飞远了的(身shēn)影,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恶,就这样走了,我们怎么出去啊?”

    “这是心网,是靠着落凡的心凝结而成,你(情qíng)绪波动的越大,它困锁的就越厉害。”天野最后看了一眼冷千月,然后将视线望着那已经消失在员处夜空里的两个(身shēn)影,(性xìng)感的唇弯了起来,跑吧,无论你们跑到哪里,都跑不出我的五指山的,落凡,你为了她竟然敢挑衅我,敢对我下心网了!

    “心网,那是什么东西?”冷千月自天野的话的似乎抓到了什么灵感,他本就是聪慧直极,此时见天野一副闲闲的如同置(身shēn)事外的神(情qíng),他也坐了下来,尽量的平复着刚才躁动恼怒的心(情qíng)。大文学

    天野的眸间突然的亮起了一团火焰,席卷而出直接的焚烧了他(身shēn)体周围的光网,(身shēn)影一闪天野就冲了出来,他的手一挥,赫然一件白色的滚金锦服就已经穿好在了(身shēn)上,整个人都散发着狂野的霸气。天野回过头看了一眼还在光网里闭着眼睛的冷千月,这个男人岂是池中物,经欧阳子霏一闹,被封印在(身shēn)体里的那股邪恶力量怕是要冲破封印而出了,他很期待冷千月和欧阳子霏对决的那一(日rì)早些的到来!也许他可以推波助澜一下。

    而离去的落凡并没有离开很远就带着欧阳子霏降落在了一片花海里,那满视野的烂漫妖娆在夜色下尽(情qíng)的绽放着。

    欧阳子霏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的歪着头看着落凡,不明白他为什么落在了这里。

    落凡看着在月色下清新自然的欧阳子霏,世人都只看见了她丑陋的外貌,刁钻的(性xìng)格,而忽略了那在黑暗之血下隐藏着的绝世容颜,忽略了她(爱ài)恨分明的真(性xìng)(情qíng)!他的手(爱ài)怜的触碰着她在风中飞舞的发丝:

    “娘子,凡儿自出世以来,一(身shēn)异能,虽可笑傲尘世,却因遇见了冷千夜,而被他囚(禁jìn)在了冰像之中,漫长的(日rì)(日rì)夜夜,我封印了自己的心,让自己的(身shēn)体习惯了冰冷,习惯了麻木,却不想在你的(热rè)泪下凡儿重新活了过来,凡儿的这颗心从今后就是娘子的,凡儿想给你一个自由的世界,却发现,自己并不是万能的,纷纷扰扰的世界,有着太多的牵拌,而我不能够用着自由的这个枷锁把你捆缚在自己的(身shēn)边。大文学”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要告诉我?说吧,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强大的足以将整个的世界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你说这些是因为冷千月和天野吗?”欧阳子霏眨了眨眼睛问着,她那长长的弯翘眼睫毛就如同两把小扇子带起的风轻轻的划过了落凡的心头,带着酥麻的电流,让他心跳的频率顿时加速,他的眼睛里闪过了火(热rè)的光芒,(身shēn)影一动,他揽着欧阳子霏的小蛮腰,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不重要了,这些都不重要了,娘子是凡儿的妻主,以后凡儿就是娘子一个人的,凡儿会好好的伺候、服侍好娘子。”带着激动的语气落凡很认真的说着,他轻合上了双眼,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那凡儿现在打算怎么服侍和伺候好妻主呢?”欧阳子霏的眸中隐隐的带着丝挑逗,她的手轻轻的在落凡的腰间打着圈,偶尔的摩挲着他的脊椎。

    “妻主。”带着压抑的暗哑,落凡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之火,可是他却是想极力的保持着清明神识。

    “叫娘子,我喜欢凡儿的(娇jiāo)嫩唇瓣里温侬软语的叫着娘子。”欧阳子霏感觉到了落凡的隐忍,她的声音微微的压低,带着迷人的磁(性xìng),她的眼睛里明亮的带着轻纱的撩拨柔(情qíng)对视着落凡。

    “娘子。”落凡的声音几乎是哽咽着叫了出来,他的(身shēn)体在欧阳子霏的手里,起了一层很奇妙的感觉,很舒服,却又感觉很空虚,带着说不出来的迫切,他只知道他的(身shēn)体很喜欢这样的紧紧贴着她的(身shēn)体,他想将她压倒在这片花海里,想吻她,吻遍她的全(身shēn);他想成为她的人,想让她要了自己,可是,落凡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极力的压下了那上涌而来的!现在还不是好的时机,他要在她娶他的大婚之夜将自己完全的奉献给她!

    欧阳子霏傻眼了,是自己暗示的不够,还是自己太丑了没有魅力?他这样都可以忍的下去!不行,她今天一定要将他给啃下去,连着骨头也不放过,这样的美男错过了,太对不起自己了!想着她就手已经开始行动了。

    “娘子,你,我……………我不(热rè)。”落凡带着在他衣服上忙碌的两只白嫩的小手,脸迅速的红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样的脱衣服。

    “你不(热rè),可是我(热rè)啊!”

    “可是你(热rè)怎么脱的是我的衣服啊?”落凡窘迫的看着他的衣衫在那双忙碌的小手下被解了开。

    “我不会脱衣服,所以先拿你的实验下不可以吗?要不你帮我脱?”欧阳子霏带着凄婉的口气,让落凡推拒不得的伸手拉开了她衣服的带子。

    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在地,欧阳子霏玲珑有致的(身shēn)体出现在了落凡的眼中,白嫩的锁骨(性xìng)感而(诱yòu)人,火红色的肚兜上绣着一对交颈戏水的鸳鸯,高耸的(胸xiōng)部,那在底裤下若隐若现的修长,让落凡的喉咙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口水,他感觉现在口很渴!双腿间有什么在仰起了头,涨涨的让他不自觉的向着欧阳子霏迈近了一步,他的(身shēn)体和她的相贴在了一起。

    “凡儿怎么出汗了?很(热rè)么?”欧阳子霏看着落凡的额头上细密的一层汗珠,微微的弯起了唇,她的手抬起沿着他俊美的轮廓描画着,剑眉入鬓,星眸如海,高(挺tǐng)的鼻梁,丰润(性xìng)感的粉嫩唇瓣,她的手慢慢的摩挲着他的唇,看着渐渐渲染上的惹火红色,她垫起了脚尖,伸出了丁香小舌,在他颤栗的唇上轻描浅画后随即后退而去。

    落凡的呼吸渐渐的加快粗重起来,带着飞蛾扑火的(热rè)烈,他的手圈抱住了那要离开他的柔软(身shēn)体,随即重重的吻了下去。

    天空特别感谢亲涵涵的(爱ài)送的钻钻,天空打包珍藏了,谢谢(爱ài)(爱ài)!太感动了,偶要好好珍藏着!

    天空特别感谢亲尉佳雪落送的鲜花,天空打包珍藏了,谢谢落落,亲(爱ài)的,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么么,谢谢落落!

    天空谢谢所有鼓励支持天空的亲们!天空会努力好好的码字,然后爆发一次!鞠躬,谢谢大家!有票票的砸过来吧!没有收藏的请点击收藏养肥了看,会很过瘾的哦!!!(∩_∩)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擒”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二章 压倒在花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