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雪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流泪的天空 书名:“擒”夫
    她发誓她以后一定不在单独的跑出来了,她的后背树稍上竟然站了一头巨大的雪白色的狼!和马一样的狼!而且它的那双眼眸竟然是红色的,带着要吞噬她的凌厉目光!圆圆的月亮在它的(身shēn)后高悬着,皎洁的月光在它赛雪的长毛下似乎也成了陪衬!

    它,它,它的嘴巴张开了,露出了两颗锋利的牙齿,那牙就象两把锋利的匕首,它的脚步向着欧阳子霏凌空的迈进了一步,嘴巴张的更大了!

    “我,我不好吃,都是骨头会咯到了你的牙齿,我………….我有病,传染病,流行病,肺结核,(爱ài)滋病;我…………..我还有毒,我脸毁容了,我肠子烂了,我腿脚肿了,你吃了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大文学”越说,欧阳子霏的(身shēn)体抖的越厉害,她的(身shēn)体慢慢的后退着。

    它每前进一步,她就向着树枝稍后退一步!

    突然欧阳子霏看见那狼眼中好象闪过了一丝讥诮和嘲弄!当她想弄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身shēn)体突然失去了重心,跌落下了高大的树枝。

    “啊……..………….。大文学”天啊,她忘记了她是坐在树上的,苍天啊,可不可以让时间倒回到十分钟前,她一定会乖乖的坐在树枝上等着那狼来吃,因为她的(身shēn)下是无数只狼在张开着血盆大口对着她的(身shēn)体,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道更加的浓烈了!

    “嗷………………..。”一声威严的狼吼突然响了起来,那树上的白色巨狼看着坠落下的(娇jiāo)小(身shēn)影,仰头对着月亮就是一声嘹亮的吼叫!

    立即狼群飞快的退避开趴跪在了地上,在树下让出了一块空地来。

    ‘砰’的一声响起,欧阳子霏被摔的头晕眼花,自己真是倒霉,连个垫背的狼都没有压到一个,它们到是机灵,痛吸着冷气的欧阳子霏挣扎着想站起来,却看见头顶上一片雪白的云彩冲着她奔来。突然她眼睛睁的大大的,心里惨叫一声,白云没有一朵,吃人的白眼狼到是有一个,眼一翻,欧阳子霏被吓晕了过去。

    看着被吓晕的欧阳子霏,白狼的眼中突然涌起了一丝笑意,它迈着优雅的步子围着欧阳子霏转了两圈,随即冲着狼群叫了一声,立即所有的狼群都恭敬的站了起来,退离开了大树下。大文学白狼抬起头来望着头顶上的那轮已经升到半空的圆月,仰着脖子发出了更加嘹亮的嚎叫声,在夜空下远远的散播开,那一刻,天地万物都在声音下匍匐。

    夜幕下,大树旁,欧阳子霏轻微的发着鼾声,她的(胸xiōng)口因为呼吸而渐渐的一起一浮,她的(身shēn)边趴着那头巨大的白狼,一翻(身shēn),欧阳子霏的(身shēn)体转向了她(身shēn)侧的白狼,手一伸搭在了它的肚子上,腿也贴在了它的(身shēn)体。似乎感觉到了温暖,她的(身shēn)体向它凑的更近了,将脸贴在它的脖颈下蹭了蹭,继续的呼呼大睡着。

    白狼的眼中突然浮起了一抹明亮的光芒,随即消失不见!硕大的狼头一低,将它的嘴在欧阳子霏的脖颈间摩挲着,深深的呼吸掠取着属于欧阳子霏(身shēn)体上的独特清香!

    时间静静的流过去,清晨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夜色刚刚的褪去,太阳还没有从地平线升起,森林中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

    欧阳子霏感觉到(身shēn)体有些的僵硬和疼痛,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眨了眨,恩?怎么眼前是白色的衣服?她的手下是温暖的有弹(性xìng)的东东,她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捏了捏,有肌(肉ròu)的感觉!肌(肉ròu)?她猛的打了个激灵,昨天晚上的事(情qíng)立即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她摸的不会是狼的内脏吧?

    “手感还可以吗?”一个低沉的带着韵味的磁(性xìng)声音在欧阳子霏的头顶响了起来。

    “还可以,就可惜不是美男的(胸xiōng)肌,这么好的弹(性xìng)给了一匹狼的肚子真是糟蹋了!”欧阳子霏点点头很认真的说着,可是,这是谁问的?人?欧阳子霏一抬头看去,就听见头顶传来了一声闷哼。

    那,那是人的脸么?只怕是潘安都不及其十分只一。一双星眸半启,里面流转着璀璨的光芒,微微弯翘的(性xìng)感双唇勾起最妖娆的弧度,那剑眉带着锋利的霸气直飞入双鬓,高(挺tǐng)的鼻梁晶莹如玉美如山峰!赛过(日rì)月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阿谀!

    “看过瘾了没?”

    “还没,终于看见了个不带毛的极品男人,你怎么也要让我多看一会过足了眼瘾啊!”欧阳子霏有些抗议的声音在没有经过她的大脑细胞就说了出来。

    “不带毛的极品男人?你之前看见了很多带毛的男人?虽然我很想成全,可是我的胳膊似乎在抗议,而且还有你的腿?”男子的眼中笑意更盛!他的目光暗示着向着下面看了看。

    “啊,我的腿?”欧阳子霏后知后觉的向下面看了看她的腿,顿时脸红的成了熟透了的番茄。她的左腿此时正放在他的双腿之间,她的大腿紧紧的贴在他的跨下,她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那传递到自己腿上的过度灼(热rè)!

    “啊................非礼啊!”一声惊叫自欧阳子霏的口中响了起来,惊起了晨鸟无数飞向高空!

    “看来,你还是蛮有自知之明,知道非礼了在下。”男子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轻颤,他的(身shēn)体在她的腿不经意的摩擦下,带起了火花一串串在他的血脉里奔腾!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很美妙的感觉!

    谁在非礼谁?欧阳子霏瞪大了眼睛,难道说自己昨天晚上已经把一个这样的美男吃了?可是她怎么没有那样的感觉啊?就是连一点点印象都没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擒”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 雪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