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想不通的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略一打量,书室收拾得大方素雅.高大的书橱内一排排的书籍,井然有序地排列着,空气中有着浓墨的清香.雪白的墙上粘着一幅山水图.

    就听得林之栋说:"沈太医请看."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紫檀根雕的匣子,从里头掏出一方砚台呈上:"这是上好的宋砚,听说沈太医对此最有研究,可以帮我点评一下吗?"

    沈振原吃了一惊,这人连自己痴迷古砚都知道得这般清楚,到底是什么来路?如果说只是为了请自己赏鉴古砚,也用不着派人用刀抵着自己强行押到此处吧?

    然而他砚成癖,听见有上好的宋砚,那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顾不得了.立刻接过砚台仔细观赏.

    这方砚台呈鹅卵形,没有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似乎是天然的呢!颜色为深紫色,墨池中心有一豆大的突起,倒象鹳鹆眼的眼睛,旋螺纹理分明,瞳仁炯炯有神.用手轻抚,非常滑腻;再轻轻地叩击,有金铁之声.

    沈振原对着砚台呵了几口气,墨池中似乎有水迹出现.以墨麿之,一点声音都没有,一会儿就成了浓墨.他的心狂喜,此生能见到这样的好砚,也不枉砚成癖了.

    林之栋背负双手,含笑问道:"沈太医觉得这方砚台怎样?"

    "平生所见宋砚,这方砚台当仁不让地排在第一位."沈振原吁了一口气,果断地说.

    "沈太医请坐."林之栋将沈振原让到座位上,又接着说:"如果这方砚台归您所有,您觉得高兴吗?"

    沈振原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黯淡下来:"不不不,这样名贵的东西,我是没有福气拥有的."

    "可是,它现在已经属于您了.不光这方砚台,就是这个院子,也是属于您的.当然,还不止这些~"他扭头向外,双击掌:"来人啊!看茶."

    有环佩叮当的声音,人未到,一阵品流极高的香味已经随风飘来.然后才见一位着石榴红金丝妆花锦衣的女子翩然出现.她的手里托着茶盘,把茶盅摆好,这才行礼如仪,滴滴地说:"云萝给两位大人见礼了."

    林之栋虚虚地以手扶了一下说:"快快请起,怎么劳动云萝姑娘亲自送了茶来?这位沈大人,想是老相识,就不必我介绍了吧?"

    云萝媚眼儿一瞟,嗔道:"林大人就不能说得好听一点?什么老相识新相识的."

    沈振原的心似乎停顿了跳动,他痴痴地看着云萝柔的侧脸,象,真象.从这个角度看,她与无暇特别象,正脸儿却比无暇圆润,无暇的下巴要尖一些.

    沈振原只顾着想自己的心思,却忘了搭话了.

    云萝收敛了媚态,轻轻地说:"好些子没有看见沈大人了."

    "啊,最近比较忙,所以~"

    "大人忙公事,也要注意自己的体才是.莫忘了松弛有道."

    林之栋无声地微笑,仿佛置世外的样子.这云萝是绿芳阁的头牌,光是为她赎已经花了好大一笔银子,如果不是以势相压,估计还不能成功.老鸨怎舍得将摇钱树拱手让人?

    若不是打听到沈振原对她有独衷,却碍于家中的母老虎,不能为她赎,加上也没那么多银子吧?自己也用不着花这样的心思.其实妹妹的怀柔政策也保不准管用不管用,依他来说,倒不如私下拘住他,严刑问来得更直接些.

    只是,他是御前的太医,到时候反咬一口就麻烦了.所以想想还是照妹妹的法子来吧.

    见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林之栋哈哈干笑了两声说:"我可不能不识趣,呆在这儿惹人厌.只是我走之前,还有东西要交待给沈大人."

    说着掏出房契,云罗的赎凭证,还有那方砚台,一起推到沈振原面前:"还请大人收好了.在下告辞."

    沈振原目瞪口呆,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嘴里只会说:"这这这~林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无功不受禄,何况这样贵重的东西~"急得只想拉住他,要问个明白.

    然而林之栋只是拱一拱手说:"先告辞,沈大人不用送了.告辞."大步流星地走了.

    沈振原追到门外,络腮胡子正候在那儿,沉着嗓子嗯了一声,沈振原被他吓住,竟然作声不得,眼睁睁看着林之栋走远了.

    直到络腮胡子也消失了,他才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说:"真把人弄糊涂了."回头看见云萝倚在门框上,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看定了他,这才放柔了语气问道:"这林大人你同他熟不熟?我可是头一次见呢!凭什么要送房子,送古董,送美女给我?奇了怪了."

    云萝咕地笑了一声:"这有什么难解的,既是送给你,你收下就是了.想必他有什么要求你的地方,不送礼,你怎么会替他办事呢?"

    "我能帮他办什么事呀?再说这么一份厚礼,我哪有胆子收啊?"沈振原心里嘀咕:我最多只会帮人看病,就算要求我出诊,犯得着这样大手笔?

    林之栋,林之栋,这人是怎么找到自己头上的呢?连自己的马车也认识,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居然知道自己砚成痴,也居然知道自己对绿芳阁的头牌云萝姑娘有独衷.看样子,连自己家里有只母老虎也一定打探得清清楚楚了,因此,干脆连藏的金屋一并奉上.想得真是周到啊!

    他送的礼不光是花了大本钱,而且件件投在受礼人的心坎上.看样子,费了不少的心血,而且是势在必得.自己值得他这样做吗?

    云萝已经乖巧地过来拉住他的衣袖:"沈大人老是站着不累吗?要不,去屋子里瞧瞧,看我布置得可妥当?"

    买下她的林大人可是再三吩咐,一定要将沈大人服侍得舒舒服服,不然她的下场会很惨的.虽然林大人没有怎么样,可是跟着他的那个络腮胡子,却真是令人害怕啊!光是他那两道目光,就象能活生生地把人吞下去呢.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