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试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婉儿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红烛高燃,那摇曳的红光晕散开来,透着一股子喜气,映在人脸上,也添了两分颜色.

    “懿嫔总算醒了.万岁爷探视了好几次呢!现在觉得肚子饿了吧?"苏心柔和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婉儿懒洋洋地笑:"是啊,饿得能吃得下一张桌子去."然而略一转侧,仍然哎哟了一声,体散了架似的,仿佛不属于自己.可是心心念念的,却仍记挂着自己生的孩子.

    苏心连忙过来搀扶:"您生产的时候吃足了苦头,连奴婢也捏了一把汗呢!"说着,塞了几软被让婉儿靠着.又说:"您先吃些东西才有力气抱孩子啊!这就让母把皇子抱来."

    晓月笑吟吟端了汤汁熬得金黄的老母鸡上来:"懿嫔先吃这个,是用西域进贡的虫草熬了两个时辰才得的呢!"

    然后又说:"您生产的时候,万岁爷才是最坐立不安的那个人,急得几乎要杀人呢!"

    张姑姑轻轻叱道:"放肆."

    晓月悄悄吐了吐舌头,不敢作声了.

    张姑姑轻轻说:"太后听得懿嫔产下皇子,也很是欢喜.今也使了边信得过的马姑姑来看望过了,赏赐了不少东西."

    婉儿应了,从来没有吃得这样香,边上的苏心,晓月,张姑姑,还有萧林氏看得眼角眉梢都是笑.

    填饱了肚子,让母抱了孩子上来.他睡得很香,偶尔会有无意识的笑容绽放在唇边,婉儿看不够的看着,满是初为人母的喜悦.

    忽然又听得孩子咂嘴的声音,叭嗒叭嗒,那样的响,婉儿也不笑起来:"难道没吃饱,怎么睡着了还在想吃?"

    母连忙说:"喂过了才睡的.小孩子是这么样的."

    张姑姑上前说:"懿嫔不能累着呢.月子里调理好了,以后体才好.不然岁数大了就吃亏了."

    婉儿说:"我要洗发洗澡,陛下来了见我这一付邋塌样子,不嫌弃才怪."

    张姑姑想说什么,又止住了.苏心自去准备.

    晓月取茵樨香煮的汤,帮婉儿洗了发。又用桃花澡豆擦了子。苏心伺候着她换了梨花白的素锦寝衣,将长发绞干,就那么自然地披散着,只头顶插一把镶嵌着珍珠的象牙梳子.

    青梅捧着镜奁,婉儿在面上轻拍些许玫瑰露.见镜中人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自红,不觉露出了美艳的笑容.

    玄昊听得婉儿醒过来了,喜不自胜地来到绮景宫.他迫不及待地拥住婉儿,那熟悉的龙涎香蔓延过来:"真好.婉儿终于生下了我们的孩子.朕猜得一点不错,果真是个一等一的俊俏孩子呢!"

    他发出朗朗的笑声,又放低了声音说:"婉儿,辛苦你了.谢谢你,给朕又添了一个麟儿."

    婉儿轻笑:"臣妾哪敢居功,说到底还要归功于陛下呢!"

    玄昊扑哧一笑:"是是是,都说虎父无犬子嘛!"

    婉儿闻言也是掩唇笑.

    玄昊想了想又说:"朕斟酌了好久,给咱们的孩子想了一个名字,不知你觉得怎样?"他的眼睛虽然背着光,仍然充满着柔的意味.

    "陛下亲自取的名字,想来是极好的,不知取的是什么?"

    "皇子之名循例为祺字带头,取吉祥,福气之意.朕另外给咱们的孩子拣了一个欣字,就叫祺欣吧!"

    婉儿点点头:"欣,自然是快乐,喜欢,生机旺盛的意思.祺欣,祺欣~"她念了两遍,嫣然巧笑:"很好听啊!咱们的孩子就叫祺欣."

    玄昊抚一抚婉儿的秀发:"看见你的长发,朕不想起初次见到你时的景."说着轻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你不知道你那天有多么的美."随即说道:"现今的婉儿,更添了一重风韵,尤胜往昔呢!"

    婉儿垂了头,含笑不语,却往玄昊怀里靠了靠.

    玄昊又说:"照例嫔妃添了皇子,要晋封的.朕想封你为妃."

    婉儿温柔地说:"臣妾说过,并不在意封号,只要能常依陛下边,已经心满意足."

    "放心,朕会为你安排好的,你不必心."玄昊怜地说,然后在她的耳垂上轻吻:"快些好起来,朕等不及地想要你!"

    婉儿闻言红晕染上了粉颊,头垂得更低了.极轻地在玄昊手臂上扭了一把.

    玄昊吃吃地笑,好一会儿才正了脸色,对一边的苏心说:"你们都辛苦了.苏恭人传朕的旨,绮景宫上下各赏一年月例,绸缎两匹,也算赏你们尽心服侍主子的功劳。”

    合宫宫人都跪下谢恩,个个脸上含了笑,说不出的欢喜.

    沈振原被召唤到林婕妤的宁仙宫,连他自己也有几分奇怪.林婕妤和冷妃她们,有了况向来是传太医院的卫长青诊治,这回倒是破了例.

    见着林婕妤仍然恭敬沉静地行了礼,就听得林婕妤滴滴的声音说:"向来听闻沈太医医术精湛,可惜没有早些向您请教.懿嫔如果不是您的帮助,想来也没有今天吧?"

    一边说一边仔细打量沈振原脸上的表.却见他波澜不惊,温和地说:"懿嫔吉人自有天相,所以才顺利诞下皇子.微臣不过略尽绵薄之力,也是分内应当的."

    "懿嫔临产的子似乎不对呢!沈太医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懿嫔昨似乎因为体不便,被门槛绊了一下,引致早产了."

    "确实是早产吗?或者另有隐?沈太医心里应该最明白不过吧?"

    "微臣不明白娘娘的话是什么意思.您今天找微臣来,就是为了问微臣这些问题吗?"

    林婕妤的秀眉微颦,旋即又露出了笑容:"哦,不,我当然不是想盘问太医,只是觉得好奇而巳.今天找你来,是信赖你的医术,很想让您帮我拟一张调理体的方子."

    "哦,原来是这样.不知娘娘想调理哪方面呢?微臣倒是知道不少美容的古方."

    林婕妤暗暗在心里骂了声:老狐狸.一边和蔼地说:"我想要的是可以将体调理好,以便受孕的方子啊!"

    沈振原也不推辞:"这个微臣会尽力的.请让微臣帮娘娘把一下脉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