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因妒生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b小说(拼音)点com}   wWw.BxiAoshuo.Com    玄昊一跳三尺高,大笑道:"太好了.母子平安.是个皇子吗?懿嫔现在怎么样?"

    萧林氏笑吟吟说:"是个皇子呢!好不俊俏.懿嫔娘娘失血过多,兼着劳累,此刻已经睡熟了.月子里好好调养,想必不碍事的!"

    "这朕就放心了.现在可以进去瞧瞧懿嫔了."说着一撩袍子,玄昊就想往寝室去.

    皇后一把拉住:"陛下,照规矩,这时候还不能去看懿嫔呢!再说了,天都快亮了,您晚膳没用不说,半晌没睡,眼睛下面都熬出乌青来了.索去臣妾宫里进点夜宵,有炖得稀烂的五香鸽子,香喷喷的梗米粥.吃过了再躺会儿吧!"

    玄昊听完这话,才觉得肚子叽叽咕咕地响呢.伸个懒腰,倒确实有些累了.于是点头说:"呵呵,这样也好.就去皇**里吧.侍明,朕要重赏沈太医,还有产婆;绮景宫服侍的这些人,个个都有赏."

    皇后含笑说:"是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绮景宫笼罩在一片喜庆之中,纵然是沉沉的夜色也掩盖不住,人人脸上似乎都带着笑.要知道,她们的处境,也相当于在鬼门关门前转了一圈才回来呢!

    婉儿酣睡不醒.她产下皇子的消息,却象插上了翅膀一样,半天功夫已经人人皆知.

    几家欢乐几家愁.有的羡慕,有的妒忌,有的愤恨.

    冷妃咬牙切齿地说:"她倒算是个有命的,居然生了个皇子.只是,有命生,不知道可有命养得大呢!"

    洪容华冷哼了一声:"姐姐不觉得蹊巧么?您掐着手指头算一算,那狐媚子是八月十五之后进的宫,就算她一来就受了孕,满打满算,这子也不对吧?差着个把月呢!"

    冷妃恍然大悟,一拍手说:"我可不是气糊涂了吗?怎么连这一层也想不到?得了机会,我倒要向陛下提提这事儿."又转头对林婕妤说:"林婕妤近来深得帝心,如果是你说的话,只怕效果又要好上三分."

    林婕妤接着说:"人嘴两张皮,怎说怎有理.她要是说早产啊,提早动了胎气啊,也能搪塞过去.徐惠妃不是也早产过吗?咱们要想扳倒她,除非有了真凭实据;不然,就是闹到陛下那儿,又被他护在头里,还是不能成功."

    "依我说,这事大有可疑之处.以前姐姐就说她世不明,来历不清.后来陛下派人帮她寻亲成功,又长了她的脸了.我却觉得不可信呢!这话只不好说得.如果说她早产,我怎么听说孩子生下来白白胖胖,七八斤重呢!脸上连皱纹也不多.早产有这么样的?怎不叫人疑心?"洪容华妒嫉地说.

    冷妃哦了一声:"你消息倒灵通.从哪里听来的?"

    "绮景宫的宫女去内务府领东西,一边走一边谈论,我隐在花枝子后面听见.想来总不会有假."

    林婕妤想了想说:"真是这么样吗?咱们如果要想查明真相,我倒知道从一个人上着手最好."说到这里,却拈了一片芝麻酥糖,动作优雅地吃了起来.

    急得冷妃说:"好妹妹,这人到底是谁,你倒是说啊!惯会吊人胃口."

    林婕妤不紧不慢地回答:"沈振原."

    洪容华点点头:"林婕妤说得不错.那狐媚子自从有了孕,一直都是沈太医帮她调理.再说他医术精湛,断没有分不清懿嫔到底是足月还是早产的."

    "话是这么说,沈太医原本是宝琳公主的亲信,后来荐给了那狐媚子.你要从他嘴里打探消息,你想呀,他会据实以告吗?"冷妃宝光璀灿的桃花眼里,出一道摄人的冷光.

    林婕妤垂着头说:"自然不会.那狐媚子的孩子若是足月生下来的,问题就很明显了,绝不是皇上的种.孩子的生父是谁?这是抄家灭门的欺君之罪啊,你以为沈振原有胆子说?"

    洪容华点点头:"他不敢说.说出来也是个死,皇上不会放过他的."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好一会洪容华才说:"据说陛下昨一直守在绮景宫,失魂落魄,晚膳都没有用.连懿嫔有了闪失,所有跟前的人全部陪葬的话,都说了出来."

    冷妃的脸上闪过一丝影,心里一阵翻腾,当她生下玄昊的第一个儿子,也没见玄昊如此上心.她什么地方不如那狐媚子?

    洪容华冷笑一声又说:"你们知道吗?上林苑新造的那楼台亭阁,说话间就完工了,真是好一座神仙洞府呢!连名字都起好了."

    林婕妤奇怪地看着她,不知她好端端,怎么把话题扯到这上面去了.还是勉强问道:"起了什么好名字?"

    "前面是水晶,后头仿的月宫的样子,里头惟种着好大一株桂花树;后面有两座相连的高楼,一名邀月楼;一名伴月楼."洪容华看了看冷妃的脸色,生怕她没明白,接着说:"懿嫔的生母说她的小名叫做月宾,八月十六生的."

    冷妃的脸冷得能刮下霜来,咬牙切齿地说:"好一个邀月楼,好一个伴月楼."

    林婕妤也是神色黯然,自己枉说受宠,几时玄昊这样待过她?

    "如果我们能保沈振原平安无事,另外再加上利,比如金钱,美女,升官,不知他最喜欢什么?你们说,有可能笼络住他吗?"冷妃镇静地问.

    林婕妤美丽的凤眼凝视着冷妃:"姐姐要试一试吗?"

    "如果能成功地打倒那狐媚子,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至于保他平安,只要把一切罪责推到那狐媚子上就成.沈太医只是受到威,然而终究敌不过良心责任的煎熬,才主动出首~主动出首的人不是说罪减三等吗?或者,干脆他毫不知,无意中说出了真相,经你我姐妹的分析,这才禀告给皇上~"

    洪容华笑道:"这样看来,先得打探明白,沈太医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才好入手啊!合我们三人之力,不,还有我们背后的三大家族之力,那狐媚子就等着接招吧!"

    冷妃没有笑,不到最后胜利的那一刻,她笑不出来.谁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家呢!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