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内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点进本书,也算是一种缘份.如果亲觉得还看得入眼的话,不要忘记收藏哦!谢谢.

    龚才人瞅了丁香一眼,不满地说:"你用不着打击我.以目前来说,我自然扳不倒她.我就不信,她一辈子都这么得意?她一辈子都不行差踏错半步?我倒要洗着眼看着她呢!"

    婉儿轻笑一声:"人非圣贤,怎么能没有过失呢?龚才人有没有想过,你离得她这样远,就是林婕妤有什么行差踏错的地方,你又怎么能知道?你若是只等着老天爷来惩处她,只怕老天爷事多,忙不过来呢!"

    龚才人乌黑的眼珠骨碌碌转动数圈,沉吟着说:"懿嫔说得对.要掌握林婕妤的一举一动,才能从里面挑出对错来.凭我自然是办不到的.可是~"她的声音低了下来:"总有办法的吧?"

    丁香问:"你说什么?"

    "嗯,没什么.我只是说,凭我自然是办不到的."龚才人灵动的吊梢眼目光闪烁,随即转移了话题.

    看着众人告辞而去,张姑姑走进来对婉儿说:"回懿嫔娘娘,内务府从几十人之中,再三甄选了两个母出来.奴婢也是看过的.年龄不过二十二三,外表很朴实诚恳的样子.暗中留意了两三个月,奴婢觉得倒是挑不出什么错来.您可要见一见?"

    婉儿蓦地想起祺秀的母康氏来,当初冷仙柳只怕也是如此精挑细选出来的母吧?只是,人心难测,世事难料,终于还是发生了那件事,而祺秀一命归西,将永远成为冷妃心中最深的痛.

    现在的她何尝不怕引狼入室、祸起萧墙?真的放不下心.只是,皇家的规矩向来如此,不见得她能自己孩子,那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张姑姑见她不说话,轻轻叫道:"懿嫔."

    她稳一稳神:"见见吧!后孩子生下来,也不能全部托付给母呢!虽说有不少忠心为主的好母,也有那起昧了良心,吃里爬外的东西呢.史书上也有记载的."

    张姑姑恭敬平和地回答:"懿嫔娘娘说的是.到时候,还得派娘娘心腹的人儿照看着为好."

    "那两个母本家在哪儿,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底细打听清楚了没有?要让她两个明白,她们要有什么差错,害的可是一大家子的命,不光光是自己的事了."

    "是,奴婢会仔细教导她们."

    "嗯,去传她们进来吧!"婉儿和颜悦色地说.

    张姑姑随即带了两个年青女子进来.容貌都很端正,但相当的拘谨,手脚都没地方放的样子.材很壮实,饱满的Ru房,将前的衣裳高高撑起,鼓涨涨的感觉.

    想到后自己的孩子,就将趴在别人丰腴的膛上,呼哧呼哧地汁,婉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了一种妒嫉的味道.

    她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一下她们的姓氏,微笑着说:"你们汁喂养的孩子,就象你们自己亲生的一样,要用心去,去疼;我相信,以后他也会记得你的,会好好地回报你们."

    两名女子也不敢多话,只连声称是.婉儿赏赐了,才唯唯退下.

    从婉儿的绮景宫告辞出来,龚才人郁郁地靠在花梨木的美人榻上,悠然叹了一口气.

    外面似乎下起小雨来,发出蚕咬桑似的沙沙声,那样轻柔.立在窗前,可以看到千丝万缕的银线,倏地钻进前的池水中,化作圈圈涟漪轻;窗上云雾白的蝉翼纱,倒象一幅宣纸,将远处被雨润湿的桃红柳绿,化成画儿镶在上头.,倒是好一帧江南烟雨图呢!

    龚才人也不知怎么,轻轻地又叹了一声.

    侍候的宫女桃抬眼瞧了瞧她,想说什么,又忍住不说了.过了一会儿,还是出声道:"龚才人还在为那天林婕妤的举动生气吗?"

    龚才人瞟了她一眼,闷闷地说:"就算是,又怎么样呢?"转回到香妃榻上坐了,轻皱蛾眉:"那天的事你也瞧见了,我自然不瞒你.老实说,当时我恨不能抓住她的手,在她脸上狠狠回敬她几个大耳刮子呢!只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她的位分在我之上,动起手来,到时候,还是我吃亏.何况近来皇上宠幸她,谁不知道?只有打落牙和血吞.谁叫我没本事呢?"说着吁了一口气.

    桃不满地嘟了嘴说:"不要说是龚才人忍得难受,就是我这个当奴婢的,眼睛里也容不下沙子呢!林婕妤自懿嫔入宫以来,被皇上冷落了好一阵子.如今懿嫔子不方便,她才得空夺了万岁爷的宠.依我看啊,里头保不齐有什么猫腻呢!"

    龚才人抓住桃的手:"不枉我平善待你,倒真是与我一心一意的!你倒说说看,那林婕妤是凭什么,重新得了陛下的宠,这里头又有什么猫腻?"

    桃摇摇头:"奴婢只是这么估摸着.真相到底如何,奴婢天天在您跟前伺候,哪里会知道林婕妤边的事呐!"

    "看我不是糊涂了吗?你怎么会知道林婕妤的秘密呢?唉,咱们也不认识她边的人,不然倒是有机会可以打听打听."龚才人失落地说.

    桃用嘴轻轻咬着大拇指上的指甲,沉吟半晌说:"奴婢有一件事,禀告了龚才人,您可别责骂奴婢."

    "什么事你说吧.不骂你就是了."

    "奴婢认识林婕妤宫中的小太监小成子,也不过是听着口音相近,攀了个老乡.如果您愿意,凡事我让他多留点心,有了消息立刻汇报给您,您觉得怎么样?"

    桃说完了,又看了看龚才人的脸色:"只是,他是个没位分的小太监呢,怕也帮不上您什么!"

    龚才人眼睛一亮:"没事,有这么个人比没有,到底要好些!"想了想又问:"只是,这个人可靠不可靠?嘴稳不稳?若是走漏了风声,只怕连我也吃不了兜着走呢!"

    桃自得地一笑:"他很听我的话,我叫他不得泄漏,他自然听在耳内,记在心上."

    龚才人了解地点点头:"那就好.你就让他处处留心,帮着咱们点.得了好,我自然赏他!连你我也不能薄待了."

    桃脆生生地应了个是字.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