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争宠的手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林婕妤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为了邀宠,她确实沿袭了赵飞燕用的息肌丸.是好不容易求来的方子,费尽心思才制成.塞入肚脐内,果然有奇效,不说容颜越发光彩照人,单是那种人心魄的香,已经令玄昊念念不忘.

    可是,她并非不知道,息肌丸内,含有麝香.这可是会致使流产堕胎的药物,有些体弱的女子,甚至只要用麝香做香袋佩饰,就足令胎儿不保了。当年赵飞燕多方求子,始终不能如愿,也是因着用了息肌丸的缘故

    然而自负得了高人指点的她,却多了一重有恃无恐,那就是用羊花煮汤沐浴,这样可以去除上的麝香痕迹.

    据说赵飞燕当年也曾觅到过这药方,没有效力的原因是:她知道得太迟了,受麝香之毒巳深.而她却不一样,从一开始用息肌丸,已经配合羊花煮汤沐浴了.

    反正,也管不了那许多了.她实在是怕了那种孤枕难眠的滋味;她更看不得有别的女人踩在她头上.懿嫔想独霸帝宠?瞧她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哼!偏不让那狐媚子如愿.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拼上一拼.

    为了争这一口气,在上,她任玄昊予取予求,不惜扮出最的一面.出书香世家,那曾经是她最不齿的行为啊;甚至,为了调动玄昊的兴致,她用了,用了~

    想到这里,林婕妤受惊似的将手掩在口,如果被人得知,她会落得什么下场呢?她不敢想下去.

    但是,这又确实是千真万确的事

    嫂嫂曾说:塞外有雪莲,生在崇山积雪中.形状象小洋菊.生长的话,必定成双.雄花大,雌花略小;奇怪的是并不同根,也不共生;而是相隔一两丈远.找到了其中一朵,那么另一朵肯定在不远处.奇怪之处还在于,看到这种花,千成不可出声,否则花立刻缩入雪中不见;只有默不作声采撷才行.

    本来嫂嫂当作奇谈逸闻来谈论,接着又说:这种花生在极寒冷的地方,所以禀.因为积外凝,纯阳内结.制成媚药,效果特别显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自己在心里想了又想,还是开口求告嫂嫂,设法弄来这种雪莲合成的媚药.

    嫂嫂头里吓了一跳,得知是自己要用,怎么也不肯答应,还说什么,这是杀头的罪呢!然而不住自己的哭求,长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应承了.

    后来好不容易弄到这款媚药,费尽周折送到宫中.却少不了千叮万嘱,不能有分毫泄露出去.

    呵呵,这媚药效果确实特别显著,自己只不过在茶水中放入米珠大小的一丸,玄昊已经兴致盎然,激澎湃.然而,自己的目的仅限于此吗?

    ~~~~~~~~~~~~~~~~~~~~~~~~~~~~~~~~

    龚才人见丁香拈着盐渍青梅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也取了一枚,却皱着眉头吐在小碟子里头,用手在嘴边扇着风:"那个酸啊!没把我的牙酸掉了."

    婉儿掩唇轻笑:"谁叫你拣那个吃?"说着把装着艳红樱桃的缠丝玛瑙碟子推到她跟前:"你尝尝樱桃,滋味还不错."

    龚才人眼睁睁看着丁香:"丁宝林为什么不怕酸?"

    梁贵嫔拿食指在她额头上一点:"笨!丁宝林有孕了,所以吃酸呀."

    龚才人撅了嘴:"你们都是好命的人.偏是我,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还不是和你一样?过一天算一天呗!再愁也愁不出个孩子来.所以索想开点算了."梁贵嫔满不在乎的样子,自顾自从碟子里拈了一颗樱桃送进嘴里.

    丁香温柔地开了口:"你们不知道,怀了孩子才难受呢!吃什么吐什么,再没有胃口,也得强蛮着自己吃东西.觉也睡不好."

    婉儿关心地问道:"怎么,丁香吃不好也睡不好吗?那沈太医怎么说?没有叫他开些止吐开胃安眠的药方?"

    "您不用担心,今沈太医来含虹阁诊过脉了,开了些药,还没喝呢.我向来最怕喝那些苦药汁子."丁香淡淡地说.

    "怎么和我一样的脾气?"婉儿轻轻地笑.又说:"我说丁宝林有可能是双胎呢!今先把话搁在这儿,到时候灵验了,你们可以为我作证."

    梁贵嫔不信:"你几时学会未卜先知了?倒知道丁宝林腹中是双胎."

    婉儿于是把丁香养在花瓶里的桃花,结了双子的事说了:"这难道不是个好兆头吗?"

    "别刺激我了.我伤心了!"龚才人将额角抵在桌缘,撅了嘴不说话.

    梁贵嫔诧异地说:"小蹄子今儿怎么了?一付哭丧样子."

    婉儿含笑低头看了看她:"没哭吧?好孩子,我来疼你.,乖哦."说着拿手轻抚她的背.

    龚才人猛地抬起头:"你们知道我为啥那么想要个孩子吗?前几,那林婕妤欺压于我,哼,仗着她位分高些,把人当她脚底的泥,想怎样踩就怎样踩呢!我如果有了孕,循例会晋升一级,若再生了个皇子,说不定就可以和她平起平坐,或者再超越她,也有可能的.到那时,我看她得意什么!"

    见众人诧异地看着她,也不等人问,就把那天林婕妤为了抢蓝蝶的事诉了一遍.揉得眼圈红红的说:"长到这么大,也没人动过我一手指头,就是皇上,还没这么着呢.她倒好,当了人拿大耳刮子扇我.你们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

    婉儿扭头看着小几上雪白的汝窑美人觚里,插着几枝新鲜的迎花,金黄的花瓣薄而莹透,色调明快。她慢慢地说:"林婕妤向来与冷妃交好,她们是姻亲.冷淑妃的第三姊,嫁的即是林婕妤的二哥.因此,冷妃的敌人,就和她的敌人,是一样的.你想,我们走得近一些,看在林婕妤眼内,还有对你好的道理吗?"

    梁贵嫔插嘴说:"她们一直都是联着手对付宫内的其他嫔妃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李淑仪的死,很难说不与她们有关.何况她们本来的目标,是冲着懿嫔来的.这就更显而易见了."

    "这件无头公案,到现在也没理出个眉目来.难道李淑仪就这样白死了不成?"龚才人恨恨地说.

    "不是说,林婕妤近来很得陛下的欢心吗?龚才人如果和她作对,恐怕很难哟!"丁香蹙着眉头说.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