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恃宠生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昨晚定时发布的第二更被和谐了,你们懂的!所以今天重新写了再发布.

    龚才人咬了咬牙,她不是不知道,林婕妤近来很得皇上的欢心,若是闹起来,不见得自己有什么好处.何况,为这么一只蝴蝶争执起来,终究是件不合算的事!

    好吧,今就把这口闲气咕咚一声,吞落肚里算数.可是,林婕妤,你只别行差踏错半步!落在我眼睛里,到时候,有仇不报非君子~

    林婕妤瞪了一眼跟上来的红秀:"死到哪里去了,这时才来?快些给我把蓝蝶取过来,不然仔细你的皮!"

    她指着龚才人手上的蓝蝶盛气说,秀媚的凤眼中有冷冽的光芒.

    红秀嚅嚅地说:一眨眼就寻不着婕妤娘娘的影了,奴婢走了好些冤枉路,这才跟过这边的."

    "你的耳朵没聋吧?我说的话你没听见么?"

    红秀早巳把先前的一幕看在眼里,也知道林婕妤是个小儿的人,发起脾气来轻则骂,重则打,不是好相以的.忙应了个是字,靠近龚才人行了个礼才说:"龚才人见谅,您能把蓝蝶交给奴婢吗?"

    "红秀,快些儿!"林婕妤不满地喝道,想来是嫌红秀对龚才人过于客气了.

    龚才人垂下眼帘,延挨片刻,权衡利弊,才无声地将手中的蓝蝶递给了红秀.林婕妤得意地冷笑一声,再也不看龚才人一眼,袖子一甩,目中无人地转走了.红秀连忙跟了上去.

    龚才人眼睁睁看着她的背影走远,这才狠狠地啐了一口说:"我就看你一辈子这么神气吧!"她雪白的贝齿咬在红唇上,微微地泛着光亮.

    一旁的桃又是同,又是气愤.然而她一个做奴婢的人,哪有资格说上半句话?

    ~~~~~~~~~~~~~~~~~~~~~~~~~~~~~~~~~~~~~~~~~~~~~~~~~~~~~~~~

    林婕妤的宁仙宫,掩映在千竿翠竹之中,凤尾森森,龙吟细细;衬着粉墙琉瓦,说不出的清幽雅致.

    虽然得到了蓝蝶,林婕妤却再也没有了欣赏的心思.只恹恹地坐着,不知做什么才好.宫女司琴含笑上来禀报:"宫里的女儿棠开花了,林婕妤不去赏一赏吗?"

    "哦?女儿棠居然开花了?"林婕妤来了兴头说:"瞧瞧去."

    果然见那女儿棠形状如伞,丝垂金缕,花朵艳如胭脂,弱无比,一股幽香隐隐扑鼻;碧绿的枝叶间,尚有几星含苞花蕾,绰约如处子。

    林婕妤笑着点点头说:"既香且艳,大有闺阁之态,怪不得叫女儿棠呢!"就听得有人扬声宣道:"皇上驾到!"

    林婕妤连忙接驾,玄昊含笑凝视着她,只见佳人穿着淡紫色窄袖绫衣,上面绣着粉粉的玉兰花,系一条玉色襦裙,臂间缠绕的披帛是薄薄的一缕轻绡,随风飘卷;浓密的发丝梳成简单的发髻,插一支通体晶莹的碧玉凤钗,由上好的通水玉雕成,一眼便能看出十分的名贵。

    于是挽起她说:"免礼平."眼睛一扫,已经看到了美丽盛开的女儿棠,伸手折了一枝开得最浓艳的,轻轻扶着林婕妤的肩膀,帮她插在鬓上,轻声附在耳边说:"人比花!"

    林婕妤斜睨了他一眼,笑得妩媚至极.

    玄昊携了她的手走进内,舒适地斜倚在九枝梅花香妃榻上.红秀捧着茶盘送上来.林婕妤看见,连忙迎上来接了,悄悄吩咐说:"你下去吧,没有召唤不用进来.旁的人也对她们说一声."

    在紫檀木雕花的桌上放下茶盘,亲自斟了茶,匆匆在一边的琥珀莲花盒里拈出一粒米珠般的物事投入,轻晃茶盅,见茶色清碧,这才端到玄昊跟前殷勤地说:"陛下喝杯茶解解渴."

    玄昊接过一饮而尽.两人一同偎在香妃榻上闲话,金色的阳光隔着窗边湘妃竹帘子斜斜的照进来,风儿不时掀开帘子,想一睹无边色,地砖上有深深浅浅的帘影在摇动.

    玄昊亲吻着林婕妤花朵般的樱唇,那吻渐渐滑到脖颈上,他流连着不舍得离开:"婕妤用的是什么香,一闻之下直入肺腑,中人醉."一边深嗅一边轻吻.

    林婕妤怕痒,笑着躲避:"好痒.臣妾不过用的豆蔻汤,加入各种鲜花沐浴而巳,浴后用露华百英粉敷体.哪象人家命好,有什么外国进贡的奇香!"

    "又来了.光是这香的事,你念叼多少次了?人家虽有奇香,怎比得上你的体香?"

    "那陛下说说看,懿嫔和臣妾,到底谁更美呢?"

    "嗯,都美.她是沉鱼,你就是落雁;她是闭月,你就是羞花."

    "陛下就敷衍人,臣妾不依."林婕妤撅着红艳艳的嘴唇撒

    玄昊也不答话,轻轻一拉,林婕妤肩头轻软的衣衫已经松松的滑落下来,露出雪白丰腴的肩膀,臂上的金臂钏越显得肌肤腻白似玉。他的嘴唇顺势亲吻着露的肌肤,那样滚烫!

    林婕妤眼神迷离地笑:"陛下,现在还是白天呢!"

    "白天怕什么?朕只想要你."玄昊呢喃地说.他的手加大了动作,林婕妤差不多已经半着,玄昊将脸埋进那一痕雪脯之中,蓦地将鲜红的樱桃珠含进嘴里.

    林婕妤唔的一声,软软地倒在榻上,柔若无骨.

    林婕妤睁开眼望向内的珠帘,它们全部由粉色珍珠串成,虽然不大,胜在每一颗浑圆,一般无二.淡淡的珠光辉映,如月华流转,奢华眩目.

    她将玄昊搭在自己上的手臂放好,慵懒地掠了掠鬓发.他睡得正香,唇边有一抹满足的笑.

    理了理衣裳,轻轻移步坐在妆台前,凝望着镜中美丽的面容,有一下没一下地用象牙梳子梳着漆黑的长发.

    螺钿铜镜光亮耀眼,背面是环水云湘妃图.而镜中的女子眼波流动,晕染双颊,何尝不是活色生香的美人?

    可是,玄昊是真心地喜自己吗?还是只把自己当作某人孕中的替代品呢?向为帝王的男人寻求真,恐怕是不现实的吧?在美女如云的后/宫,想成为这样的替代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她费的心机还算少吗?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