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息肌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无论点击,收藏,票票,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作者绫罗衫这厢有礼了.

    李淑仪发丧那,皇后及各宫妃嫔都去了承甘。只有婉儿,因为玄昊特地嘱咐了不让去,怕有了孕的她受了冲犯,这才只得呆在自己的绮景宫,却是坐立不安.

    梁贵嫔和龚才人来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红的.

    梁贵嫔一开口,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李淑仪髫龄入宫,正当大好年华,偏偏遭了毒手,怎么叫人不痛惜?以后少了一个人与我斗嘴,也再没人打得她那样好的络子了!"

    龚才人也在抹眼泪:"李淑仪温柔可亲,从来没有半分害人的心思,谁想得到是这个下场呢?庆幸的是,总算皇上没有薄待她,死后追封为顺嫔,哀荣倍至.七后,梓宫会移往盛姬陵与早殁的瑞妃合葬."

    "瑞妃,就是蕴佳公主的生母吗?"婉儿问.

    梁贵嫔应了个是字.大家都沉默了.

    婉儿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李淑仪的容,她巧笑嫣然的样子,一张小小的心形脸,眼睛象葡萄似的又黑又大,扑闪着长长的眼睫毛说:"如果我是懿美人就好了,能得到皇上那么多的!如果皇上能这样我,死了也心甘愿啊!"

    她至死也没有实现自己的心愿吧?如果能找到害死她的人,婉儿一定一定会让那人死得很痛苦!

    梁贵嫔和龚才人没坐多少时间,就神色黯然地离开了绮景宫自回了住处.

    丁香也来了绮景宫看望婉儿,脸色似乎有些憔悴.坐下来也不怎么说话.

    婉儿关切地问:”你怎么啦?还在为上次那件事烦恼吗?”

    丁香垂了头,低低的声音说:”自从出了那件事,总觉得提不起劲来呢!似乎定不下心.想着,如果不是婉儿,我如今会怎么样呢?就不由得后怕.今目睹了李淑仪发丧,更是有些兔死狐悲的味道了."

    婉儿安慰她:"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吧!人得往前看,老想着以前不好的事儿,子还过得下去吗?"

    丁香怔怔地,又说:"还有如意那丫头,虽然她有错,不管怎么说,服侍了我这么些子,如今死了,也让人心里有些不好受呢!”

    说完这话又勉强一笑:”是我太柔弱了,这样的奴才,几乎害了婉儿和我,还要怜惜她做什么?也算罪有应得吧!”

    婉儿举起手理了理鬓发,镇定着心神说:”这件事牵连的人也不少了.李淑仪送了命,霞儿莫名而死,如意说是撞墙自杀,谁知道呢?到底是自杀还是有人动了手脚,可真不好说啊!就是顺着霞儿这条线索往下查,也没查出什么有用的来.你知道吗?”

    她凝视着丁香:”霞儿原来是个弃婴,被一对无儿无女的农家夫妇收养,后来进了宫服役.出了这档子事,那农家夫妇的老屋,无缘无故就起火了;因为是后半夜,火借风势,两个人都睡得沉,统统烧死了.”

    转头吁了一口气:”你说说看,会不会这么巧啊?又搭进两条人命.”

    丁香瞪圆了眼睛,一付难心置信的表:”真的?”

    婉儿冷笑:”我有必要骗你吗?投毒的事,你自己也是亲经历的.咱们背后的敌人,不简单啊!”

    丁香点点头,双手环抱着自己的体:”真让人害怕!有时候,我总觉得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窥视着我,一举一动都逃不出那人的视线.猛地回头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倒好象下台阶,一脚踏空了似的~”她无声地叹惜.

    婉儿拍拍她的背,眼神里有着镇定:”坚强一点,害怕懦弱都是没有用的!稳住自己的阵脚,同时不放过蛛丝蚂迹;在最恰当的时候,给于敌人迎头痛击,最好让敌人没有还手之力.”

    丁香温婉地一笑:”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能在这皇宫中支撑几时.”

    “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整天坐着哭泣,哀叹,老天就会可怜你吗?敌人就会放过你吗?不会的!所以,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是的,这是婉儿的心里话.她的命运和经历太过诡异,实在不是常人可以揣度的.一路走来,经历过那样多的别离,伤怀,如果不能变得坚强,就只能毁灭.

    丁香静静地听着,脸上有领悟的表.片刻之后,她忽然露出了笑容说:”忘了告诉婉儿一件事.前些子折了枝桃花养在瓶内,花照样开得妖娆妩媚不说;后来花落了,居然结了两粒桃子,象豆子那么大,这几渐渐长大,竟然和在树上没有区别呢!”

    婉儿听得大为惊奇,微笑着说:”这倒是一件奇事啊!想必是个吉兆.会应在什么事上呢?”

    支着颌想了一想又说:”花开结子,花开结子~有了,难道是预先警示你,已经怀有孕了吗?杏结双子,难道竟是双胎?”

    丁香红了脸,嗔道:”人家当个新鲜有趣的事儿告诉,倒惹得婉儿拿我开起玩笑来了!”

    婉儿捉住她的手,认真地说:”并没有拿你开玩笑啊,我说的都是实话.这样吧,明我传了太医沈振原,叫他去你的含虹阁帮你把把脉,不就真相大白了?你放心,这沈振原算是自己人,有了他的照应,保胎应该没有问题.”

    丁香含羞带笑地应了.婉儿又问她:”最近皇上去你那儿的子多不多?”

    见丁香不好意思的样子,婉儿嗤地一声笑了出来:”不是为查探你的,也不是为了吃醋.我只是听着说,近来林婕妤比较受宠呢!”

    丁香扭着绢子说:”皇上来还是来的,不过是好象比以前来得少了.原来是林婕妤把皇上留住了?我倒不知道.”

    婉儿哼了一声:”你呀,两耳不闻窗外事.你也知道,我重,用不了多少子,就要分娩了,自然不能承圣宠.冷妃也有了孕.林婕妤有不趁这个机会笼络皇上的吗?我倒想不明白了,林婕妤自从我进了宫,就受到冷落;再加上暗中诬陷偷香那件事,更不得皇上的欢心了.为什么近又投了皇上的缘呢?”

    丁香略一沉思说:”前几在储秀宫给皇后请安回来,林婕妤正从我旁经过.仔细打量她,似乎比往更加肌肤润泽,光彩照人呢!”

    “哦?”婉儿挑了挑眉,林婕妤本来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如今重得圣宠,正是风得意的时候,有了皇上雨露的滋润,所以才显得更加明艳吧?

    “只是,她行走时带起一阵香风,我却从里面闻到了麝香的味道.难道林婕妤不知道,用了麝香,是不容易怀有孕的?”

    “这倒有些令人奇怪了.据我所知,林婕妤做梦都想怀上龙种呢!宫里的嫔妃又有哪一个不明白,有了孩子才能终有靠的道理?”

    婉儿想了一想又问:”莫不是丁香闻错了?”

    丁香摇摇头:”不,不会闻错的.林婕妤用的香里面有玫瑰,苏木,鸡骨香,然而麝香的味道是掩盖不了的.”

    “记得看<飞燕外传>,里面就提到过息肌丸,据说塞在肚脐内,直接融入体,确实可以使女人肌肤润泽,格外光彩照人;同时呢,体会有迷人的香气,令闻者陶醉.而息肌丸的主要配方,就是麝香.”

    丁香愕然地看着婉儿:”你的意思是说,林婕妤用了息肌丸?”

    婉儿眨眨眼睛:”我只是猜测罢了.”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林婕妤是豁出去了,哪怕不能生孩子,也要夺得皇上的宠.就好比有些女人,为了美丽,明知砒霜有毒,仍然拿它掺的搽脸的粉里面,据说有美容的效果.

    丁香又坐了一会儿,才扶了宫女告辞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