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谁是真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看在我用心码字,努力更新的份上,亲们要记得收藏投票哦,拜托了啦!

    婉儿接着对皇后说:"兰芳髓是丁宝林从兰花蕊中所得,水晶盏及青盐也是她宫中之物,出了事大家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就算她达到了目的,自己却一定逃脱不了惩罚.皇后娘娘觉得,丁宝林有很必要这么做吗?"

    皇后蹙起了眉尖:"照说是这么个理儿,依你看,凶手会是谁呢?"

    正说着话,张姑姑急匆匆赶了来,依着规矩给皇后,婉儿行了礼,这才忧心忡忡地左右端详着婉儿说:"懿嫔没有事?奴婢得了消息就连忙来了.出来为什么不让奴婢随侍候着?您若是有个什么事,叫我有何面目去见太后她老人家?"

    婉儿苦笑了一下说:"总算皇天保佑,逃过一劫.我想着有母亲和众多宫女随行,应该不致于出什么事?所以就不想劳动您啦.真是没想到~"

    张姑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懿嫔没事就好,否则奴婢罪过就大了."

    婉儿这才转向皇后说:"皇后娘娘问凶手是谁?此刻臣妾虽然不明所以,却很愿意将心中的疑点一一说出,供众人一起剖析真相."

    皇后说:"懿嫔子沉重,不妨坐了说话."

    婉儿谢了,这才在最近的石凳上坐下,接着说:"首先,请马太医告诉我们,李淑仪是中的什么毒?"

    须发皆白的马太医伸手拈了拈颌下的胡须,慢条斯理地说:"据微臣的仔细观察,李淑仪分明是硝盐中毒.这硝盐外形和盐极其相似,却具有很强的毒,摄入不多即可致死。中毒症状为:头痛、头晕、闷、气短、心悸、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口唇、指甲及全皮肤与粘膜呈现紫绀等。严重者意识朦胧、烦燥不安、昏迷、呼吸衰竭以致死亡。"

    看马太医说得摇头晃脑,耐心地听他说完,婉儿点点头:"马太医说得不错.众人都亲眼所见,李淑仪临死前确实呼吸急促,她似乎想用手扒开自己的膛,因此闷也是很明显的.此外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口唇,指甲及皮肤呈紫色."

    皇后接着说:"所以,李淑仪为硝盐中毒是毫无疑问的了."

    "是.那么,硝盐是哪里来的?"婉儿秋水般明亮的双眸一一扫视着众人.

    皇后一愣,随即回答:"自然是丁宝林住处取来的呀!"

    婉儿微微一笑:"当时丁宝林吩咐边的宫女如意时,不光臣妾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想必其余的人也听见了?"

    晓月脆生生地说:"是,奴婢听得丁宝林对如意说,你快些回含虹阁,将那只有盖的水晶盏取来,另取一小包青盐一同带着,记住没有?懿嫔娘娘,奴婢没有说错?"

    婉儿没有回答,却将目光在人群里捉住如意,然后缓缓地问:"如意,你说呢?"

    如意仓惶地低下头,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回答:"是,丁宝林是这么吩咐奴婢的."

    婉儿大声喝道:"该死的奴才,既然丁宝林吩咐你取的是青盐,你为何却取了硝盐?以至于让李淑仪中毒死,该当何罪?如果不是李淑仪先喝下兰芳髓,死的只怕就是我了.你与我何冤何仇,要这样谋害于我?"

    她冷哼两声:"又或者是受人主使?还不快快招来!"

    大家听得婉儿这一番话,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丁宝林是被冤枉了.丁香也用憎恶的眼神看着如意说:"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几乎陷我于死地."

    皇后叱道:"如意,你走近些.本宫倒要听听你怎么辩解."

    如意不敢违抗,战战兢兢越过众人立在皇后面前,垂着头,只用眼角的余光打量周围的动静.

    见如意不吭声,皇后一拍石桌:"好大胆的奴才,事到如今还妄想蒙混过关吗?"

    如意慌乱地双足跪下:"皇后娘娘听禀,奴婢,奴婢确实取的是青盐,一些儿也没有弄错的.实在不知道这青盐为何会变成了有毒的硝盐."

    "赵全,立刻掌这奴才的嘴.瞧瞧她还嘴硬不嘴硬.再不行,拉去暴室一丈红伺候,到时候她就知道厉害了."皇后森然吩咐说.

    赵全巴不得这一声,当即大步上前,左右开弓,清脆响亮地赏了如意几个大嘴巴子,打得如意两边脸登时血样红,想是牙齿磕破了嘴唇,一丝鲜血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如意咧了嘴想哭又不敢哭,然而心里是害怕了.生怕还要拖去暴室受那一丈红的惩戒.

    原来这一丈红是取两寸厚五尺长的板子责打女犯部以下部位,不计数目打到筋骨皆断血模糊为止,远远看去鲜红一片,故名”一丈红”。受了此种刑罚,双腿基本上就废了.

    因此如意乖乖儿地回道:"奴婢说实话就是,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起先,奴婢听了丁宝林的吩咐,立刻去含虹阁取了水晶盏和青盐~"

    皇后听到这儿,嗯了一声,尾音往上扬着,拖得长长的.

    婉儿放缓了脸色问:"你的意思是,回含虹阁确实取的是水晶盏和青盐?一点儿也没弄错?"

    如意怕打,怯生生看了赵全一眼,分辩说:"回懿嫔娘娘,奴婢说的是实话,还没说完呢.取了水晶盏和青盐,奴婢便顺原路往回赶.却不知是谁在放风筝,蓝蓝的天上,飘着好些色彩艳丽的风筝,真是漂亮~"

    赵全忍不住出声道:"你可是又想讨打?娘娘们问的话你不仔细回,东拉西扯说到风筝上头去了."

    婉儿不以为意地说:"赵总管不用打断她,让她说下去!"

    赵全垂手应了声是.如意这才说:"奴婢继续朝前走,就看见一位穿青衣的姑娘,也不认得是哪个宫里的,立在一棵树下,手里拿了一小截树枝,跳着脚儿,想把挂在树梢上的一个鹦鹉风筝挑下来,偏是再也够不着的.那样儿招人乐的,奴婢不觉格地笑了一声."

    她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啰嗦,半天没说到点子上,因此又停了下来,察看几位娘娘的脸色.

    丁香催促说:"你倒是说啊!这要你说话你跟挤似的,平话多得两车子也装不了."

    如意嘴唇又说:"那青衣姑娘也不恼,倒笑着对奴婢说,这位妹妹笑话人,意思是说自己行,对不?你若帮我把风筝取下来,我就把这个五彩绣的荷包送了你可好?"

    "奴婢也并不是贪图她的东西,小时候常常上树掏雀儿蛋,觉得这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何况边上也没人.所以就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她帮拿着,自己脱了鞋袜,蹭蹭几下就爬上树了,轻轻松松把那风筝取了下来."

    "那青衣姑娘拍手称颂,真的把荷包送了我.我推托不要,她也不答应."说着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一只荷包:"就是这个了."

    只见那荷包是桃红的底子,绣着葱绿的叶子,鹅黄的花朵,很是精致.如意瞅了一眼丁香:"奴婢现在想来,难道,难道就是奴婢把水晶盏和青盐交给她,自己顾着上树的时候,青盐被调包了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