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触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丁香的眼泪成串地掉落,她吸了吸鼻子,朝着婉儿的背影大声喊道:"懿嫔娘娘,丁香是因为有了您,才有今的这种地位.因此,得到不容易寻觅的东西,出于至,丁香才会想到头一个让您享有.如果是存心要毒害您,请您想一想,丁香会是最大的嫌疑,怎么能够洗脱开解自己呢?丁香何苦去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

    "丁香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您,请您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啊~"

    她的子瘫软在地,将额头抵在地上,哽噎不成声地说:"我真的没害人,连您都不相信,还有谁会相信我呢?"

    她越哭越伤心,直至嚎啕大哭,为莫名死去的李淑仪,也为自己不可知的命运.

    太医赶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端庄稳重的皇后.跟在她后面的是一众宫女,和内务府的总管太监赵全.

    皇后只瞧了一眼,便不忍心再看,只吩咐太医说:"有劳太医,赶紧瞧瞧李淑仪还有救吗?"

    太医也顾不上避嫌,急忙弯腰查看,先是用手探了探李淑仪的鼻息,又翻了翻她的眼皮,再把把脉,立刻沉声回复:"启禀皇后娘娘,李淑仪已经不中用了,鼻息脉息俱无,就是神仙也回天无术啊."

    皇后的眼圈红了红,半晌说:"本宫瞧着她进的宫,很柔顺可的一个女子,没想到会落得今这样的下场.着人先将她的体运回所住的宫室,禀报皇上之后,再作定夺."

    接着眼光一凛,冷冷地落在跪坐一旁,神呆滞的丁香上:"丁宝林还有什么好说的吗?原来你竟是这样歹毒的女人.素闻你和懿嫔交好,没想到暗地里生着这样的蛇蝎心肠.好在懿嫔妹妹命大,只可惜李淑仪,不明不白成了替死鬼.唉!"

    丁香无奈地摇着头:"不是这样的,皇后娘娘.我没有想害懿嫔,也没有想害李淑仪.臣妾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

    皇后冷笑一声:"丁宝林竟然推得一干二净?照丁宝林说来,李淑仪是自己命不好才中毒死了?"扭头唤道:"赵全."

    "奴才在."赵全恭恭敬敬地垂首听令.

    皇后冷冷地说:"把丁宝林带去内务府好好审问,务必要让事水落石出."

    赵全应了一声是,又冲丁香吆喝说:"丁宝林,跟我走.让奴才动手,可就不体面了."

    丁香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木着一张脸.她的脑海里只是想着:出了这样的事,自己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唯一所求的就是速死,也不愿受到一点侮辱,更别说严刑拷打之类了.只是,在这种况下,怎样才能死呢?

    赵全见丁香一动不动,也来了气,觉得你如今是待罪之,还摆什么臭架子?就要上前来拖丁香.

    还没碰着丁香的衣袖,听得一声叱:"住手!"

    赵全回头一看,原来正是婉儿,她居然去而复回了.赵全看了皇后一眼,这才殷勤地对着婉儿行了个礼:"懿嫔吉祥."

    婉儿点点头,又依着规矩和皇后见礼.皇后婉言说:"懿嫔妹妹不必多礼,子要紧.事我都听说了,好在你没有出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只苦了李淑仪."说着拿了绢子拭了拭眼角.

    又说:"真没料到丁宝林,竟是这样的货色.想是因嫉生恨,所以才要谋害妹妹!我巳命令赵全,将她带去内务府好好审问.水落石出之后,一定严加惩治,以儆效尤."

    婉儿含笑说:"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起先臣妾也是和您一样的心思,认定了是丁才人下毒害人.因此又惊又恨,因为臣妾实在与丁宝林如姐妹,一时心灰意冷,所以拂袖而去,只留下贴宫婢留在此处作证."

    原来,婉儿走在路上,面上虽然冷漠,一颗心实在疼痛难忍,她真没想到自己待丁香这样好,而丁香也处处回报于她,谁知背地里,丁香还要这样害她,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她的眼泪也不期然地落下来.然而,丁香在她背后喊得声竭力嘶的话语,还是在她心头盘绕:"如果是存心要毒害您,请您想一想,丁香会是最大嫌疑,怎么能够洗脱开解自己吗?丁香何苦去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

    "丁香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您,请您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啊~"

    仿佛电光火石之间,婉儿猛地醒悟过来,"借刀杀人,借刀杀人~"这几个字雷鸣般地在她耳边回响.

    是啊,兰芳髓是丁香亲手所得,水晶盏和青盐亦是她宫中之物,不管死的人是婉儿或者是李淑仪,丁香都是无法脱责的凶手,她有必要在众目所瞩之下杀人吗?何况,当众杀了人之后,她如何可以全而退?

    婉儿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丁香,轻轻地伸出了手:"你起来说话呀."丁香迟疑了一会儿,才握住她伸出的手,并借着一拉之力站起来.

    然后婉儿才对皇后说:"臣妾临去时,丁宝林说了一句话,触动了臣妾的心.虽然脚下不停步地走着,脑子里却一直盘旋着这句话,仔细想想,道理是不错的,这件事的发生,一定另有隐.因此臣妾又折了回来."

    皇后扬起眉毛哦了一声:"懿嫔妹妹听到的这句话到底是怎样说的呢?"

    婉儿轻轻唤道:"丁宝林,还是你来说好吗?"

    丁香疑惑地看着婉儿,接触到她眼中鼓励的神色,和她唇边不易察觉的微笑,忽然心开阔起来:她不怪我,她相信我,她懂我.一种莫大的幸福和感激下,丁香的泪不由自主地再次涌了出来.

    于是,丁香吸了吸鼻子,以清越的声音说道:"如果是存心要毒害懿嫔,请您想一想,丁香会是最大嫌疑,怎么能够洗脱开解自己呢?丁香何苦去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