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揭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徐惠妃总算达到了目的,心中大喜,表面上当然不能露出来.隔了许久,才在背地里和婉儿谈论一番.

    婉儿的肚子已经大起来了,人也圆润得多,那份美色却没有减少半分.谈起祺秀的死,她不觉叹了一口气:"那孩子也是可怜,谁叫他生在皇帝家呢?"

    说完这句话,脑子却突然闪过父王临死前对着自己流泪的画面:"你,你为什么要生在我家啊?"

    原来,就是做个贫门小户,无知知识的放牛娃,也比生在皇家宫廷要幸福?

    徐惠妃可没有她那样多愁善感,反而刨根问底地说:"我很想知道,妹妹当初是怎样想到要用猫来吓唬那孩子的呢?"

    婉儿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头,她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了,可是,她也知道,她必须满足徐惠妃的好奇心,她不能得罪她.如今,她们可真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看了一个屠夫的故事.那人是卖驴的,他将活驴四肢固定,只要顾客看中哪块,便用滚水淋烫,然后活生生割下来.驴直到全都割完殆尽,才悲惨地死去.用这种方法,死在屠夫手里的驴不计其数.因此,这个屠夫死的时候受到报应,全皮肤溃烂,长嚎了三天三夜,才非常痛苦地咽气."

    "于是我想到,既然杀驴会受到报应,那么杀猫为什么不可以得到报应呢?因冷妃而死的猫也不在少数?轮回报应说,也有报应在本人上的,也有报应在后代上;种种结合起来,于是才有了这个思路."婉儿淡淡地说.

    徐惠妃掩嘴一笑:"看样子,那孩子的死期真是注定了的.康氏落在我手里,你又有了个好点子.可是如何让两者结合起来,也是个难题啊!谁料到,康氏竟有家传的变脸术,据她说本来规矩是传男不传女的,偏是她哥哥笨得出奇,她爹怎么教也没教会,倒是暗中偷学的她私下苦练,比她哥还有模有样.她爹没法子才传了她.”

    "康氏和祺秀睡一个屋子.趁着夜深人静,大家熟睡的功夫,康氏脸上戴着染成五彩七色的极薄的面具,都画作狰狞恐怖的猫脸,来到祺秀的前,死劲将他摇醒,将脸凑到他跟前吓唬他."

    "哦,对了,妹妹可晓得这面具是用什么制作的吗?居然是用猪尿泡做的,它既薄又软又滑,可以多层紧贴在脸上。”徐惠妃一边说一边作出厌恶的样子:"真亏这些人怎么想出来的?据说技艺高超者,能在一两秒内变三个脸呢!"

    "小孩子半梦半醒的,睁开眼面前是怪物似的巨猫,作势向他扑来,又掐他的脖子,拧他的股,哪有不害怕的道理?自然高声大哭.哪里想得到,这就是平最疼他,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母?"

    "等外间的宫女闻讯赶来,康氏已经藏好面具,依旧化成最慈祥,忠诚的母形象.第二夜又换上新的猫面具,有时候竟会从嘴里喷出火来.小孩子语言表达本来就不利索,再加上惊恐,就更说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康氏也很聪明,她将施虐的力道控制得很好,既可以弄痛那孩子,又不至于留下伤痕,以免被人发觉."

    婉儿听得全发冷,如果她生下的孩子,也有一个这样的母,那该如何是好?光是想一想,已经令人不寒而栗.但她面上仍然若无其事,甚至接着猜测:"康氏一夜害上那孩子两三次,到了后来,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就是康氏不吓他,到了时间,那孩子也会醒来,大哭大叫,浑冒汗,手足乱动.这也是冷妃将他移到自己的寝宫睡,而依旧发作的原因?"

    徐惠妃把玩着自己耳垂上长长的流苏,不紧不慢地说:"正是这样.而长期的睡眠不足,惊吓,自然会精神不振,没有食.成了病根,可就难治了,最后小命呜呼哀哉."然后发出得意的轻笑.

    婉儿悄悄问:"康氏出宫后怎么处理了?不会真的疯了?"

    徐惠妃冷笑一声:"这女人是天生的戏子,她扮起戏来,瞒过了多少人的眼睛?就连冷仙柳,不也是照样着了她的道?什么哭得昏过去了,什么上吊啊,什么发疯啊,都是假的!你别小看了乡下妇女,虽然识不了几个字,脑子里的诡计,可不输那些高居庙堂的人.不过说句实话,事先我也有和她探讨过怎么善后的问题,如此一来,她才能更有信心去下手."

    "也是她为求自保的一种手段?不这么着,她如何能全而退,这么容易就出了宫?"婉儿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问:"那姐姐如今打算怎么处治她?我记得姐姐说过,不能留着这么个活口,以免留下祸根."

    徐惠妃清了清嗓子说:"如今我也为难呢.若是弄死她,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怕寒了跟着咱们这么些人的心,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的味道;若由她去,保不住以后出什么砒漏.再一个,她是皇上口令送出去的,出了事,只怕追究起来,不好交待呀."

    婉儿不紧不慢地说:"依我说,她刚回到夫家,不可能说一回家,自动疯病就好了.至少还要扮一阵子疯婆子.要是这么着的话,她丈夫难有不嫌弃的.不如指示着她哥哥拿出一笔钱,只推说想接妹妹回家休养,为了不拖累他,让她丈夫写一道休书,另娶一个好女子了事.然后悄悄儿离了京城,到她父兄隐居的地方安顿.如此一来,她不是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吗?"

    徐惠妃想了一想,觉得这主意还不错:"嗯,她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就好办多了.先留着她,让她过几天好子,以后再来摆布她不迟."想了一想又说:"妹妹知道吗?为了皇上子嗣稀少,祺秀又没了的缘故,太后作主要给皇上选妃.旧的没去,新的又要来了.将来,这**可是越来越闹了呀."

    婉儿嗯了一声:"是啊,以后的事,可真是谁也说不准呢.前些子,皇上都在明霞宫歇着,两人似乎比从前要好;冷妃肚子里又怀了龙种,若是再生了儿子,那可真是~"

    她本来想说白忙了一场,结果还是没有说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