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惊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tXT下载.XSHUOTxt.  .XiAOshuoX.    年下的戏酒,转眼就到了元宵,宫内张灯结彩,民间巧匠送上各色式样奇艳的宫灯,点得黑夜亮如白昼.灯上且有各种谜面,供人猜玩.

    然而,就从这一夜起,皇子祺秀夜惊起来.半夜睡得好好的,他会突然大声啼哭,手足乱动,满头满都是汗.母康氏急得什么似的.上夜的宫女轮流抱在怀里哄着,他也不要,只往康氏怀里钻,一定要康氏陪着才行.

    康氏宠溺地搂着祺秀,一只手轻轻拍打着他的的后背,一边轻言细语地哼着催眠曲.祺秀这才朦胧合上双眼,慢慢地睡了.上夜的宫女照例回到外间睡下.

    皇宫的规矩是母伴着皇子皇女睡,服侍的宫女却睡在外间,怕大人多了,浊气熏了孩子.

    宫女们才睡下不久,里间祺秀又哭闹起来,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只得披衣起来看视.那形还和前番一样,母耐心地拍着哄着,不多会儿又眯上眼儿睡熟了.

    一个晚上闹上这么两三次,宫女们都打熬不住,本来天气就冷,刚把被窝睡了,又闹起来;子被冷风一扑,那寒气就钻进骨头里去,直打哆嗦.

    第二天康氏就把这况向冷妃汇报了.

    冷妃抱着祺秀在怀里,心肝儿地亲个不住,见他似乎没有精神头儿,便对着康氏和服侍祺秀的宫女叱道:"多半是你们拿零嘴儿喂多了他,或是风地里吃了凉的东西存住了食,晚上这才不安生起来.白在我边不是好好儿的?你们仔细着,若是有闪失,瞧我不揭了你们的皮儿."

    康氏赔笑说:"娘娘教训得是.奴婢不敢欺心,实在没有给皇子吃多零嘴或是冷的东西.据奴婢想来,怕是这几天皇宫里过于闹,又是鞭炮响,又是做戏的锣鼓响,莫不是吓着了?"

    冷妃想了想:"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天黑了着老成的宫人,去林子里收收惊,瞧能不能好些.另外素丝去请了太医来看看,有什么安神的方子,煎几贴药."

    祺秀自生下来开始,平的饮食睡眠,起居坐卧,都是康氏心的多,所以他也和康氏特别亲,最喜欢粘着康氏.

    康氏不光温和,行事谨慎,且容颜秀丽.在民间呆长了,肚子满是故事传说,讲起来绘声绘色,吸引得祺秀听得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可以这么说,若没有康氏在边,祺秀只怕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香呢.在他心目中,康氏实在是比亲生母亲还要亲的人.

    也不是说冷妃对儿子不好,她自己生的,当然没有不疼的道理.只是小孩子难免调皮捣蛋,有时候哭闹不止,冷妃此时必然皱了眉头,嫌太吵闹了.换了康氏就不会嫌弃他,仍然眉开眼笑的模样.

    这么几年下来,康氏将祺秀照顾得无微不至,就是将皇上从皇**中硬拉出来的那次生病,其实也不过是冷妃的手段罢了,并非祺秀真的生了病.

    康氏的所作所为,冷妃自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觉得她对祺秀不光有对主子的尽心尽力,也有如母子一般的真实感,这也是她一直信任康氏的原因.

    因此,祺秀的这次闹夜,她也当作不经意的插曲,并未放在心上.

    然而,这闹夜却好比一个畺梦的开头,此后竟连绵不绝起来.收了惊无效,服了太医的安神药无效,在坊间到处张贴"我家有个夜啼郎,过往行人休惊扰~"也一些儿效力没有.再看服侍的宫女,连睡不好带着了凉,就有两三个病倒了.发的发,咳嗽的咳嗽,这个样子当然不适合留在祺秀边,只得换了旁的宫女.然而闹上这么几夜,背地里没有不抱怨的,只是不敢明说.

    惟有康氏,双眼熬得通红,依然不声不响,对祺秀疼得不得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就是冷妃看了,也觉得挑不出半点不是.然而一腔怨气发作不出来,少不了给康氏脸色看,斥骂几声;康氏只低了头,也不辩,也不恼,有时含泪而巳.

    闹得玄昊也知道了,亲自来冷妃宫内探视.冷妃接了驾,回说祺秀睡下了.玄昊拧着眉毛叹了一口气:"祺秀这孩子也不知是怎么了?太医瞧了也不见好吗?除了夜惊也没有别的症状?"

    冷妃忧心忡忡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回答:"正是呢.除了夜惊之外,虽然没有别的症状,然而晚上睡不好,白天便短了精神,饮食上也减了不少.人可不就瘦下来了么?"

    玄昊叹了一口气,携了冷妃的手说:"你也瘦了呢.来,朕和你一块儿去他寝室瞧瞧."说着健步如飞地走到祺秀睡觉的屋子里.

    外间的宫女连忙接驾,玄昊摇手烦乱地止住了,仍然往里间走.门是虚掩的,有淡淡的烛光.祺秀好好地睡在上,垂着珠罗纱的帐子.

    母康氏背对着门,跪在窗前祷告:"老天在上,请听康氏求告,民女愿减寿十年,以换取皇子平安无事,体健安康,字字真言,不敢有虚,苍天可鉴,请求成全."说着虔诚地叩拜,额头撞击到地面发出嘭嘭的声音.

    玄昊暗暗点头,咳嗽了一声.康氏这才回过神来,眼中尚有泪.她转跪拜,口里说道:"奴婢失礼,请万岁爷和冷妃娘娘责罚."

    玄昊一扬手:"你起来.听说你照顾皇子颇为尽心,很好."说着,一掀帐子,静静凝视着祺秀熟睡的小脸,目光里满是怜.

    祺秀似有所感,方才还平静的小脸上忽然满是惊恐,他不安地扭动躯,双手似乎在用力推开着什么物事,脚也乱蹬;霎时脸涨得通红,呼吸极为急促,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一边的冷妃连忙扑上前去,关切的目光已经含了眼泪:"秀儿,你快醒醒,你怎么啦?母亲在这儿."

    玄昊也轻呼:"秀儿,父皇在此,没有人敢欺负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