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某些真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又到了后/宫嫔妃内眷入宫探视的子.

    萧林氏为人低调和婉,丝毫没有皇亲国戚的架子,与那种暴发户的嘴脸大相径庭,因此在宫中倒很得人心.就是婉音,见了人也是未语先笑.因此婉儿也喜欢和她接近.

    得了机会,婉儿悄悄含笑问萧林氏:"我很好奇,老夫人为什么甘愿冒大风险来帮助我呢?要知道,一个不慎,机密泄露的话,您可能会招致灭门大祸啊!"

    萧林氏慌忙躬垂头:"臣妾自居娘娘的母亲,冒犯了娘娘,还请恕罪."

    婉儿赶紧扶住她:"不必这么着,仔细让人瞧见.我并没有指责您的意思.从小世飘零,倒很希望真的有一位如您这般慈温和的母亲呢."

    "此事说来话长.先夫曾经受过公主大恩,若不是公主庇护,只怕是覆巢之下,巳无完卵.有道是知恩图报.因此公主的这个提议,臣妾只稍加考虑便同意了,并不是一心只求富贵,攀龙附凤的心思."

    婉儿默默地听着,她相信萧林氏说的一半是实话,因为事到底如何,只要问过宝琳公主就可以知道了;但如果说一点也没有求富贵,攀高枝的想法,恐怕也是不现实的吧?

    而萧林氏继续说道:"事巧合的是,臣妾确实有一女,年岁与娘娘相仿.不敢自夸花容月貌,总算眉清目秀,知书达理.先夫殁于任内,一家老小扶枢回老家的船上,此女想是夜间贪看月色,也不知怎样,竟失足坠水.等到发现人不见时,船已经行了不知多远了.结果连个尸首都没见着.唉,也算是薄命了."

    "原来是真的有这样一件事啊!"婉儿叹息道,怪不得婉音会哭得象个泪人儿似的,原来是真流露,她一定是想起了同样落水却不能再见的亲姐姐吧?就是那两兄弟也是出于至,自己还以为她们一家都具有演戏的天才呢!

    "难道夫人不曾仔细寻访吗?或许女公子也如我一般为人所救,并未香消玉殒呢?"

    萧林氏又长叹一声:"当天气炎,先夫的遗体不能久放,务求入土为安,所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查访她的下落.后来她的两位兄长特地沿着原路,细细打探,到处问讯,却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想来,想来真是遭了不测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您这样的福气的."

    说着,萧林氏侧转,用衣袖揩了揩眼角的泪.

    婉儿安慰说:"您也不用太伤心了.好在您膝下还有儿女可以承欢.就是我,并不敢忘记您的盛,从此以后,就把我当作亲生的女儿看待吧!"

    萧林氏百感交集地看着婉儿,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滋味.她唯愿婉儿能够顺利地产下皇子,在中一帆风顺地生活着,如此,自己一家就算求不上荣华富贵,起码可以平安度.若是婉儿有个三长两短,风吹草动,作为婉儿的娘家,想不被牵连都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为了报恩,她毅然决然地豁出去了.

    整理好自己的心,萧林氏轻轻地说:"今天进宫的时候,恰巧遇见了洪容华娘娘.她表面上虽然很客气,言语间却藏着锋芒,盘问了我一大篇话呢!"

    婉儿唇边带了一丝冷笑:"她盘问什么呢?据我猜,应该是我在娘家生活的形吧?"

    "正是."萧林氏点点头说:"她先是假意夸赞了您一番,接着问起懿嫔当是从什么地方学习到的歌舞?"

    "那夫人是怎么回答她的呀?"

    "我回答说,先夫曾有一小妾,未入门前是卖艺不卖的苏州名,精音律,善歌舞.懿嫔在家时,因为喜欢,所以偷偷缠着姨娘学习,连她的父亲都瞒着不给知道.只怕要责罚她.心在一艺,其艺必工,何况懿嫔天聪慧,所以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婉儿嗯了一声,这回答总算不功不过,洪容华想必也挑不出什么错来!然而,婉儿似乎能看到洪容华掩唇不屑而笑的样子,跟着一个作过女的人学习歌舞弹唱,在她看来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事呢!又可以当成笑柄来嘲笑一番了.

    果然萧林氏接着说:"洪容华轻蔑地笑道,我说呢?原来如此,懿嫔真是家学渊源啊!"

    婉儿的脸沉了一沉,随即又变得释然,喜怒不形于色,才是正确的作法.若是随便什么人的闲言闲语,自己都七上面,那也太容易被人控制了.

    萧林氏有几分小心翼翼地说:"臣妾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说错?因为我考虑到,官宦人家的小姐,确实很少有专门习歌舞的.琴棋书画倒是很多."

    "不管你说出的话是什么,对于有心从鸡蛋里也要挑出骨头的人,那她怎样都可以找到缺点来!所以不必放在心上.还有就是,不要在我面前自称臣妾了."

    婉儿带了一抹浅笑,若无其事地说,她面前的路还很长很艰难,这些鬼鬼魍魉,在适当的时候,自会送她们去应该去的地方.目前来说,惟有忍耐二字.

    萧林氏恭敬地应了个是字.

    婉儿又说:"洪容华和冷妃,林婕妤她们走得很近,三人向来同声合气,联手对外.自然是把我当成眼中钉中刺似的.她们对付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啦!”

    说着把进宫之后发生的事大概地说了一遍,又说"所以,你对她们应该敬而远之.即使遇上了,表面上礼数不要错就行了."

    萧林氏忙不迭地应了:"这个自然.她们用了这么多伎俩,您都安然度过,不能不说懿嫔是个有福气的人."

    福气?婉儿在心里冷笑,她经历过的挫折和磨难,是许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会遇上的,如果这也叫福气的话,那她宁愿不要这种福气.她只想和心的人在一起,哪怕再平淡,再贫穷,只要彼此拥有,就能过出不一样的滋味.

    这也算一种奢望吗?可求不可得的奢望.婉儿深深地叹息.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