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选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年赏早己分发下来,各个宫内都换了门神,对联,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一派喜庆祥和景象.照例的祭拜天地祖宗之后,上下人等,都打扮得花团锦簇,环珮叮当.然后络绎不绝,语笑欢腾地聚在大明宫前,观看燃放爆竹烟花.

    灯笼火烛尽行吹灭,四下里黑默默的.有乐人奏起<朝天乐>,太监点着了烟花的药线.先是百子响鞭,劈哩啪啦震天价响,随后一阵金星象雨花坠落,一条金龙腾空而起,大放光明,照得周围如月洞一般.那龙的口中吐出数十龙珠,晶光耀眼,错落有致.少顷,金龙掀首搅尾,翻了无数筋斗,大有翻江倒海之势,兼着一鳞一爪,历历可数,喜得看的人喝彩不绝.

    接着陆续放起各式烟花,什么仙鹤含丹,栩栩如生,活了一样;紫葡萄,千丝万缕散开如水晶帘;还有一丈菊,七彩莲,霞光灿烂,锦绣耀目;真个是火树银花不夜天,看的人兴致勃发,手舞足蹈.

    康氏挤在人群里,暂时也把自己的烦恼丢在一旁,难得地舒心欢笑.忽然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康氏愕然回头,瞧见是徐惠妃的贴宫女明歌,她自然是认得的,连忙挤出一丝笑,才要说话,对方用一根手指凑在唇边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三天后找个空子去妙成宫见惠妃娘娘,从东边的小角门进去,记住了."

    说着也不等她答话,形一闪,便象水溶入大海似的,在人群中消失了踪影.康氏打量着四周,大家都全神贯注地观看烟花,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她用手掩住口: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她努力镇定自己的心神,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徐惠妃是个谨慎的人,在人人不敢轻举枉动的后/宫,她应该不至于会有什么惊人之举吧?惟愿如此了,神佛保佑.康氏在心中默默祈祷.

    到了那一,康氏趁自己休息的空当,悄悄儿地溜到妙成宫东边的小角门,机警地四下观察,见并无一个人影,这才推了推门.小角门应声而开,原来只是虚掩着.闪进去,明歌已经候在门后头,她小声说:"来了?跟我走吧."说着前头领路.

    康氏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穿过回廊,径直在徐惠妃闲时起居的偏见到了她.康氏偱例行礼叩拜.徐惠妃不冷不地说了声:"起来吧."又回头吩咐明歌:"给她赏个座."

    明歌应了,搬了个绣墩过来,康氏待要推辞,听惠妃说:"坐下说话吧."也只得谢过了,讪讪地坐了半个股上去,斜签着子.

    徐惠妃只是闲话家常似的说:"你入宫前儿子还小吧?你就不想他吗?"

    康氏一愣,猜不出徐惠妃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然而还是连忙答道:"奴婢入宫前儿子快满周岁,比皇子还大呢.现今可不有四五岁了?儿是娘的心头,怎么会不想呢?"说着,神色有几分黯然.

    徐惠妃点点头:"天下为娘的都是一般心思,没有不为孩子着想的."说完了这句话,语锋一转:"王成是你的表哥?他的原名应该不叫王成吧?"

    康氏明白了,徐惠妃一定派人做了彻底地调查,不然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她的心空落落的,徐惠妃并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子,她究竟想要做什么呢?当然不敢开口问.只低眉顺眼地答道:"他是奴婢的表哥,原来叫做钟二顺."

    "钟二顺,实在的一个名字.他十七岁上致人重伤,远逃外乡避祸,没想到与你先后进入了皇宫,这命运啊,谁猜得出它的安排呢?"

    康氏小心谨慎地应了一个是字.

    徐惠妃清炯炯的眼光落在康氏上,上下打量个不停.康氏局促不安地垂着头,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如果让你在表哥与自己的丈夫之间选择一人,你会选择谁?"

    康氏错愕地抬起头,不避忌讳地直视着徐惠妃:"奴婢有选择吗?自古以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背着走~"

    徐惠妃冷笑一声:"既然你都知道,为何还与钟二顺勾搭成?秽乱后/宫?"

    康氏慌忙跪下:"奴婢知罪,任凭娘娘责罚."

    "今唤你来,并不是为了责罚你.本宫刚才问你的话,是想要你的真心.如果有机会,你真的不愿与钟二顺结为夫妇,共享富贵吗?"

    康氏呆呆地看着徐惠妃,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能与钟二顺结为夫妇吗?她已经是有夫之妇啊.他们这样的人,还谈得上富贵?何况,一入宫门深似海,自己就算不老死宫中,能出宫的话,也轮不到和表哥在一起啊.

    徐惠妃莞尔一笑:"你没有听错.本宫说的确实是,让你与钟二顺结为夫妇,同享富贵.甚至只要你愿意,你还可以带上你的儿子."

    不,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天上就算会掉馅饼,为什么偏偏砸在自己上呢?康氏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帮助本宫完成一件事.如果这个事成功的话,我所说的话,保证可以实现.你无须怀疑."

    "那么,惠妃娘娘要奴婢做一件什么事呢?"康氏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问.然而问完这句话,她的眼神又灰暗了下来:"奴婢愚钝,只怕完成不了娘娘的心愿,反而拖累了娘娘,岂不罪该万死吗?"

    徐惠妃端起白瓷盖碗,浅浅地啜了一口茶:"你倒是个谨慎人儿.这件事说难也不难,说易也不易.只是干系重大,若没那个胆子,趁早别问."歇了一歇,又说:"你也不妨考虑考虑,事办成了,本宫给你的条件,值不值得你去这样做?"

    康氏听见徐惠妃这样说,心里便知道,她要自己办的事,只怕是杀头也顶不下的大事,自己能够应承么?然而自己有把柄在她的手里,并且徐惠妃花这样的功夫去打探自己和表哥的事,一定是志在必得了.她蓦地惊出一冷汗,自己的孩子,难道,难道已经也在她的掌握之中?

    不光是自己的孩子吧?她要捏个借,结果一个小小的羽林郎,只怕也不是难事啊.懿嫔深得万岁爷的宠,冷妃娘娘手下的素娟还敢暗中去害她呢,何况是表哥和自己?最怕就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了.

    康氏咬紧了下唇,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讷讷地说:"惠妃娘娘能容奴婢考虑考虑吗?一时半刻之间,头脑混乱,实在没有办法做出决定."

    徐惠妃点点头:"你考虑清楚了再做决定,也好.只是,本宫说过的话不能再入第二个人的耳内,否则,嘴不稳的后果,你可以猜想得到吧?"

    "是,奴婢知道.奴婢绝不会对第二个人说出,哪怕是表哥,也不会从奴婢嘴里听到娘娘说过的话."

    "那你快些回去吧.本宫会派人与你联络的."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