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布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婉儿听完了徐惠妃的叙述,想了一想说道:"妹妹觉得,要康氏站在我们这一边,必得让她有放不下的顾忌,例如,她疼的人,是她的亲生孩子,她最的人,是她的郎;如果这两个人的命安全受到威胁,说不定她才可以豁出一切,置生死于度外."

    婉儿理了理鬓发,淡然地说:"当然,这只是妹妹的随便猜测.除此这外,她最想得到的是什么?是钱呢,还是与家人团聚的幸福,或者与人去到一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如果让她在命无忧的况下,再能够得到她最想得到的东西,你想,她还会反抗吗?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那是不现实的事."

    "难啊.刚才妹妹也提到,祺秀要出了事,服侍他的妈首当其冲,怎样才能保得她全而退,不把我们招出来,说实话,我根本没有把握.再说了,康氏参与到这样一件大事中,我们还能留着她这个活口吗?嘴再严实,也不如死人安全啊.这个道理,难道妹妹没有考虑过?"

    婉儿无声地苦笑道:"不管怎么说,康氏活着的希望几乎为零.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想告诉姐姐,要驯服康氏,为我所用,该从哪里着手.起码要让她有念想不是?"

    徐惠妃也是一点就透的人:"我懂了.我会朝着这方面去着手准备,要么就不出手,一出手必中.否则,伤敌不成,反误自己,这样的买卖做了也不划算啊."徐惠妃咬紧了牙关,神坚定.看样子她是忍得太久了,忍无可忍了.

    "姐姐放心,妹妹自当鼎力相助.”说了这句话之后,话锋一转:”不知道姐姐是否听到过这样的传闻?说是冷仙柳最喜食猫,说猫远胜鸡鸭美味;得到猫之后,剥洗的手段极为残忍~妹妹我也是无意中听说的啊."

    徐惠妃不知婉儿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她愣了一愣,敷衍地说:"这个嘛,姐姐我似乎也听说过,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吧?谁没有一点偏好呢?象我就最吃鸭胗,常常命底下人将鸭胗卤制后当作小食."

    婉儿点点头:“惠妃姐姐,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不急在一时.你我都是受过冷仙柳迫害的人,自然因应当同心协力,同仇共忾.."

    “好,有懿嫔妹妹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咱们也不用什么献血为盟,拜香为誓;只三击掌吧,心照不宣.”徐惠妃说着,将双手伸指成掌,与婉儿两两相对.

    婉儿露出梨涡一笑,伸掌相迎,清脆的击掌响了三下.冷仙柳,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等着吧.

    两人会晤之后,婉儿密令陈德海动用所有的资源,去调查王成和康氏.很快便有消息回馈:王成为人骁勇诚恳,军中出,因军功被选入羽林军为羽林郎.

    康氏乃贫民小户女,嫁与田家子,育有一男,洁净温顺,且水充足,经过多项检查筛选,这才进入宫中,成为祺秀的母.

    从徐惠妃的叙述中,可以知道,康氏和王成是姑表兄妹.顺着这条线索追查,花了不少的功夫,才得知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且又出落得郎才女貌,早巳愫暗生.两家的长辈当然也乐见其成,只差没有选个良辰吉了.

    可惜从来好事多磨.王成进城办事,不小心将一地痞的绸衫勾破,王成表示愿赔,然而对方开出天价.虽然他一再恳求,地痞仍然不依不饶,得寸进尺.王成终于忍耐不住爆发,将那人打成重伤.为了免除官司,不得以远走他乡,改名换姓,与家中的一切断绝了联系.

    而康氏年岁渐长,也只好听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了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生儿育女,过起了柴米油盐的常人生.如果不是丈夫好赌,欠下一股的债,她大概也不会抛夫弃子,在儿子尚未满周岁的况下,去竟选什么皇子母的.一家子团聚,哪怕是粗茶淡饭,总好过骨分离呀!

    也许是冥冥中注定吧?两人竟然先后进入皇家,机缘巧合之下得以相见相认.

    当康氏看见王成的时候,有轻微的目眩,以为是自己一时眼花而产生了错觉:天底下有这样相象的人吗?而王成也注目于她,久久不能将视线挪开.隔着那样多的人,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原来,并不是只会产生于才子佳人,公子小姐之间的.所谓天雷勾动地火,往份,经过生死离别,经过人事变迁,经过这么些年的酝酿,不但没有熄灭,反而越发的炽和疯狂.

    他们不顾一切地彼此试探,靠近,需索,恋,然而心底也不是不害怕的,只是,火烧眉毛,且顾了当下.这份,因为有障碍,因为不容易,反而更令人沉醉,令人执迷不悟.然后,终于东窗事发,他们落在了徐惠妃的手里.

    康氏并不傻,她当然知道徐惠妃与冷妃向来不睦,何止是不睦,简直是相互仇恨.而自己有了把柄在徐惠妃处,她会怎样驱使自己为她做事呢?想必不是一般的事吧?康氏常常想起徐惠妃冷漠的眼光,和她冰冷的话语:"你们说的话,本宫记下了.若有朝一,要你们为我办事,休推说不记得了便好."

    真的是老天也不肯让她拥有一丝幸福吗?和表哥的重逢,以及旧重燃,使得康氏黯淡的人生,有了别样的瑰丽色彩.可是,她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啊?此事象一块大石压在她的心上,令她夜不能寐,吃喝不香;而对表哥的思念,也象蚕食桑叶一般啮啃着她的心,她渐渐消瘦了.

    如果冷妃不是自己心事重重,她也许可以发现康氏的反常的;但是她自从受贬足之后,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怎样对付婉儿上,个把下人的心好坏,体重增减,与她有什么相干?只要她依旧好好做事,将祺秀照顾妥当就成了.

    康氏就在这种提心吊胆的况下,迎来了新佳节.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