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奸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婉儿也并不是没有想过,以冷仙柳的为人,轻易放过了自己,也是不可能的事,她们之间的仇已经结下了;就算自己愿意隐忍退让,对方只怕也会步步紧.到退无可退的时候,再来反击,不若现在就动手,抢占先机.

    何况这样的秘密,徐惠妃肯说出来,已经有着背水一战的意味了;她把自己当盟友,而自己要不要加入这场厮杀呢?

    想到敌人甚至要致自己于死地,琉璃宫灯就是最好的明证,那绝对不会是个意外.婉儿捏紧了粉拳,暗自下了决心.

    徐惠妃一双妙目静静地落在婉儿脸上,气定神闲的样子.她猜到婉儿会接受这个提议的,因为对方受到冷仙柳的陷害,并不会比自己少,而这陷害不见得就会到此而止.除非傻子,都会想办法反击吧?人的天里,是有着这种求生本能的.

    婉儿轻吁了一口气,曼声问:“刚才姐姐提到康氏与某羽林郎有,我想知道更为详细的况,行吗?比如说这个羽林郎姓字名谁;他们是怎样结识;又如何勾搭成的?如果要让康氏为我们所用,她的死在哪里?怎样让她乖乖听从你我的安排,而不是反咬一口,暗中去向冷仙柳通风报信?毕竟事关重大,她难道不会权衡利弊么?是否值得帮我们去做这样一件事,我相信她的内心会经历相当激烈的斗争。站在她的角度想一想,如果向冷妃通报,她不过是通之罪,有人庇护的话,罪不至死。而帮我们做成这件事,万一事发,有可能会诛灭三族。姐姐,我只问你,如果你是康氏,你会怎样选择?"

    婉儿的话一句一句问出来,徐惠妃面上的神愈见冷峻,虽然是数九寒天,她额头巳有津津汗意,应该不是绮景宫内的炭火,烧得太过炽的缘故吧?

    徐惠妃从衣袖中抽出一块绢子拭了拭额头的汗,疲惫地闭了闭眼睛:“不错,妹妹的心思的确比我细密谨慎得多,看样子我找对了人。如果不是妹妹点拔,我贸然行事,只怕出师未捷先死呢。"

    婉儿急忙虚虚地掩了一下徐惠妃的樱桃小口:"快过年了,姐姐何苦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妹妹也是年轻,经历的事少,平不都是姐姐提点我么?姐妹们原该这么着的."

    徐惠妃勉强一笑:"该打,我怎么连这个忌讳都忘了.那个羽林郎我倒是详细打听过的,姓王名成;至于他和康氏两人是如何勾搭成的,这个确实是忽略了;康氏的况,知道的也不多."

    说着徐惠妃又把当时撞破两人形描述了一遍.

    原来那晚上,为韫柔在御花园玩耍,着了凉发起来,瞧了祟书本子,说是在西北方撞了风神,用五色纸钱四十张,向西北方四十步送之,大吉.于是命人请了纸钱来替韫柔送祟.

    毕竟母女连心,自己亲自扶了宫女去看她们烧化.回来的时候,路过假山洞子,竟听得里头有人说话,仿佛是一男一女的声音.徐惠妃停下了脚步,示意宫女噤声,悄悄儿把耳朵贴上去,要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只听见一个女人声说:“表哥,你我的命真是好苦啊。象这样偷偷摸摸,哪里能够长久?万一事发,只怕命也难保呢。怎样想个法子才好?"

    有男子声音说:"叫我有什么法子好想?这是皇宫内院啊,你为皇子的母,难道可以拍拍股辞工走人么?你只放心,除了你,这一辈子我再不会娶别的女人."

    那女人说:"我忍心拖累你吗?这辈子能堂堂正正和你在一起一天,我死了也甘心了."说着抽泣起来.

    男子小声劝着:"你别哭啊,咱们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在一起,你就不想我么?"

    说着就不免起来.徐惠妃不忍卒听,皱着眉朝跟着的小太监使个眼色,悄声说:"去瞧瞧,是哪一对大胆的奴才婢,跑到这儿偷来了,可不有伤皇家风化吗?"

    跟着的太监小明子应了,重重的咳嗽一声,提着灯笼闯了进去,慌得里面的男女理衣整裤不迭.小明子斥道:"大胆,尔等竟敢不守规矩,暗中私会,知罪么?"

    两人垂了头也不敢辩,小明子押着两人来到惠妃跟前.徐惠妃借了灯光一看,那女的满面羞红,只恨没有地洞可以钻进去,那模样分明就是冷妃宫中的母康氏.

    徐惠妃嗤地一声笑:"本宫道是谁呢?这不是祺秀的母康氏吗?冷妃可真会调理人啊.手下人个个胆大包天.这一位又是谁呢?瞧着倒是面善,却唤不出名儿."

    康氏浑乱颤,腿一软不觉就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说:"惠妃娘娘大人有大量,你就当奴婢是个,放了吧.奴婢愿听候差遣."又扭头对男子说:"我们的命都在惠妃娘娘手里,你还不快些求惠妃娘娘超生?"

    那男子也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小的羽林郎王成,自知罪该万事,求惠妃娘娘慈悲,您高抬贵手,给小的们一条活路吧!您的大恩大德,小的永世不忘,今生不能回报,来世给您当牛作马."

    徐惠妃冷冷地说:"抬起头来."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仰视着徐惠妃,眼光里全是惶恐.

    "本宫向来懒得管闲事,今放你们一马不难,只是你们说的话,可能口对着心吗?"

    康氏机警,连忙起誓:"奴婢所言,有一字不实,愿遭五马分尸."说着悄悄拉了拉王成的衣角.

    王成也五指向天:"小的敢欺心,天打五雷劈.惠妃娘娘但有差遣,万死不辞."

    徐惠妃点点头:"你们说的话,本宫记下了.若有朝一,要你们为我办事,休推说不记得了便好."

    康氏看了王成一眼:"表哥,为了向惠妃娘娘表衷心,你且把我刚刚送你的那束青丝拿出来,权让娘娘当个质物吧."

    王成也不答话,立刻从袖中抽出一绺乌油油的青丝,双手呈了上去.

    徐惠妃瞄了一眼,眼光转向明歌.明歌连忙接了过来.徐惠妃这才说:"去吧."

    那两人不敢置信地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才磕头谢恩,慌慌忙忙地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