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平地起风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宴罢薄醉,婉儿撺掇着玄昊去了丁香的含虹阁歇息.自回到寝室,刚卸下钗环,就有小内监报上:“徐惠妃求见.”

    婉儿沉吟道:“这时辰了,她求见莫不是有什么急事么?”然而也猜不透,只命苏心去迎接.

    不大一会儿徐惠妃进来,两人以礼见过.随侍的宫女侍候着她解下紫貂披风,那紫貂风毛极好,呼吸之间,轻轻拂动;里头是紫萝兰色的百花刻丝银鼠袄,配着深紫的盘金彩绣绵裙,脚下也穿着麂皮小靴.

    婉儿握了她的手说:"惠妃姐姐一向子弱,这么晚了还有雅兴来绮景宫踏雪寻梅么?"

    徐惠妃抿嘴一笑:"懿嫔妹妹是真名士自风流,姐姐我却是个俗人呢.黑夜寻访,有要事相商."话虽这样说,却收了声静默不言.

    婉儿点点头,回眸示意,苏心和晓月及侍候的宫女陆续退下.苏心笑吟吟拉了徐惠妃的宫女明歌和紫燕说:"两位妹妹且随我去喝杯茶,暖暖子."

    眼见得室内只剩下两个人,徐惠妃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这才凑近婉儿低声说:"我最近碰到了一件事,很想懿嫔给我出个主意."

    婉儿微笑道:"姐姐肯把心事与我分享,是信得过我呢.哪有不尽心尽力的道理?"

    徐惠妃想了想才说:“妹妹还记得祺秀的母么?”

    婉儿扬了扬眉:“康氏?印象中是个有几分姿色的洁净妇人。她怎么了?可是得罪姐姐了吗?”

    徐惠妃摇摇头:“她虽然不曾得罪我。却被我抓着了一个把柄。妹妹知道吗?这婢看着再温顺谨慎不过的,谁知她竟会和羽林郎勾搭成。机缘巧合之下,被我撞破了。慌得妇跪地求饶不叠。当时我隐忍不发,不过想着也许留着她后有用.”

    “冷妃手下的人真是无奇不有啊.下毒的有,偷的有,后还不知冒出个什么人才来呢。”婉儿冷笑了一声,又问道:“那么姐姐现在是不是想到了,要派她用场呢?”

    徐惠妃话题一转:“妹妹可知道吗?冷妃上表告罪,据说写了许多的话,句句泣血,字字含泪,竟然把皇上的心也打动了。隔了一天去了明霞宫,就宿在那儿了。这枕边风一吹,足令就撤了,说是快过年了,平民小户也懂得要阖家团圆呢。冷妃为皇子祺秀之母,且有悔改之心,暂时收回足令,以观后效。”

    婉儿变了脸色:"是几时的事?妹妹并未听说过这件事."

    徐惠妃哼了一声,理了理裙褶:"也不过是昨天的事,我今天才得的消息.这才多长时间,足令就撤了,照这个样子下去,恢复淑妃之位,只怕也用不了多久吧?"

    婉儿气得口起伏,自己受的罪就这么烟消云散了吗?不,她不甘心.她按捺住自己轻轻地问:"皇上也难免念着旧呢?何况我听说,朝中大臣也有上书替冷妃求的.多半是冷家党羽吧?这才叫朝中有人好办事呢."

    "可不是吗?明面上,我们要彻底扳倒冷仙柳,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也是我一直退让的原因.既然明的不行,那么,我们只有暗中下手了.不要忘记,她是怎样暗中对付妹妹你的.”

    "我当然不会忘记的."婉儿轻咬朱唇,她腹中的孩子差点不保,她怎么能忘记?她之所以愿意进宫,陪王伴驾,一大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啊.如果没有了这个孩子,九泉之下,她有何面目去见杨意远?"姐姐已经想好了法子吗?我愿洗耳恭听."

    徐惠妃沉吟了一会才说:"并没有想好,只有一个大概而巳."她把椅子拉近了一些,几乎是贴在婉儿的耳边,吹气如兰地说道:"刚才我说过,祺秀是冷妃唯一的儿子,而康氏是祺秀的母.现在康氏有了把柄在我的手里,如果我利用她来对付祺秀,你觉得会有效果吗?"

    婉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对付不过大人,便拿小孩子来开刀,这一招不能说不毒.然而,人先马,擒贼先擒王.如果祺秀出了什么事,对于冷妃的打击有多么巨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她收拾起眼中的错愕,讷讷地说:"这个~似乎是太,太~"没法说下去,以免使徐惠妃难堪.

    "太过毒辣是吗?"徐惠妃若无其事地接道."可是,她派人将怀有孕的我推入太液池,使我几乎命不保;她令边人暗藏麝香,想促使你堕胎,这样不算毒辣吗?这两桩还是你我知道的,你我不知道的背后呢?谁保证她便没有做过类似毒辣的事?妹妹被琉璃宫灯砸伤,真的是小内监的错?"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妹妹你再想一想,皇上此刻只有祺秀这一个儿子,以冷妃的家族势力,只要皇后再过几年没生出儿子来,那么,她的儿子被立储的可能有几分,不用我说,妹妹也能猜想得到吧?母凭子贵.有朝一,她的儿子登上皇位,我们还有活路吗?纵然不顾惜自己,我们留下的孩子和家人,又会处于何种状况啊!想一想,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婉儿沉默了,徐惠妃说的的确没有错.中的女子争宠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一己之吗?不,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谁会不知道呢?

    半晌才说:"问题是事并不容易办.冷仙柳只有那么一个儿子,当然是心肝宝贝一样的看重.康氏就算有把柄在姐姐手里,要她拿命去帮姐姐做事,只怕也不肯吧?祺秀上次不过是生了点小毛病,皇上已经震怒,要把边服侍的妈宫女打死.这要出了什么事,这么些人还想活命?只怕牵涉太多了,保不齐人多嘴杂;再要追查起来,只怕~"

    徐惠妃皱了皱眉头,接着用手揉了揉眉心:"是,我知道.故此才要妹妹一起想办法.怎样找出一个万全之策,既可以让那孩子~"她用手比刀,做了个杀的动作,然后继续说:"又可以不露痕迹,牵涉到最少的人."

    她美丽的脸上,突然露出残忍的神色,令婉儿不自地打了一个寒颤.

    进入的女子,心肠都会变得这般狠,毒辣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任何手段,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能天下人负我.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