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团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新人不易,请多支持.求票求点击求收藏.)

    婉儿有了几个月孕的人,加上手臂受伤,自然需要好好调理.玄昊赐了不少袪疤复原的药膏,不光清凉芬芳,效果也很好.

    边多了张姑姑,婉儿的行为举止也不免拘束了许多.说话行事碍着张姑姑的耳目,也尽量规范娴淑,只怕传到太后那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就是养的那群鸽子,也不敢传递什么要紧的消息.有时候玩笑与玄昊互通音讯,倒也乐在其中.

    好在驸马梁景轩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懿嫔寻亲的事,有了眉目了.然后一五一十向玄昊汇报了.玄昊大喜,加意封赏,又令带着懿嫔家眷入京晋见,好让懿嫔一家骨团聚,共享天伦.

    消息回馈到婉儿这儿,婉儿心底自然知道,驸马爷不过是听了宝琳公主的指使,挖地三尺地给她找来了门户相当,份合宜的人来充当她的亲人罢了.

    虽然详细况还不得而知.然而表面上,自然要装出感恩戴德,喜不自胜的样子:”让陛下费心了,臣妾实在感激不尽.世之谜,一朝得解,几如梦中惊醒.纵然不能忆起往种种,总算是认祖归宗,从此不用无依无靠,凭人诟病.”说着,流下泪来.

    玄昊连忙安抚道:”这是高兴的事啊,为什么还要流泪呢?据驸马上奏回禀,你的家世并不低微.父亲曾经位居沧州都督之职.后来殁于任内.你的母亲也是贵族出.而你的两位兄长,亦担任官职,虽然职位不算高,官声尚可.你与母亲兄长,此外还有一妹,在扶枢回家的船上,失足落水,如此才为御姐所救,成就朕与你的一段缘分.”

    婉儿握着玄昊的手说:”原来如此.臣妾是喜极而泣啊.想到世不再飘零,想到尚有老母兄长幼妹在世,心里当真欢喜得紧.臣妾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们.”

    玄昊微笑:”朕早巳猜到你的心意.因此命令驸马将他们一起带入京城,与你相见.”

    “陛下.”婉儿的双眸含脉脉,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玄昊得意地捏着她的柔荑:”朕要你快乐,要你养好子,好好地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然后与朕比翼齐飞,同享富贵.”

    婉儿也不知道,到了相见的那一,她到底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然而这一,还是就这样来临了.

    是宝琳公主亲自带了沧州都督的遗孀萧林氏,其子萧慎和萧肃,及其幼女婉音一同入宫.

    宝琳公主大方得体地作了介绍,婉儿见萧林氏四十上下,面容祥和,端庄娴静,两位青年男子温文俊秀,少女则明丽婉约,心里就有了几分好感,只不知他们为何肯充当这样的角色?

    萧林氏照例行礼参拜,口称臣妾,婉儿连忙一把扶住,赫颜说:”往种种,竟是一丝一毫也记不得了.夫人可能提供证据,证明确实是我的家人吗?”

    不得不如此一问,以释众疑.想来宝琳公主与驸马一定安排妥当了,不然也不敢就这样带进宫来吧?如果有本事来充当她的家人,连这一点子小事也应付不来,那他们也不配了.

    果然萧林氏看不够似的仔细端详着她的脸,一句话未说,眼泪却哗哗地流了下来:”我的儿,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就是你嫡嫡亲亲的娘啊.你的背上,有三片花瓣似的胭脂胎记,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与你一样的.生下你的子,正是八月十六,所以小名叫月宾,算命的推算你后必得富贵.今却真是应了.想那时,你失足落水,为娘的只道你,只道你~”萧林氏说不下去了,拿绢子擦擦眼泪.

    晓月直爽,在旁插嘴说:”可不是吗?奴婢伺候懿嫔淋浴,背上果真有三片花瓣似的胭脂胎记,煞是好看.奴婢记得真真儿的.”

    婉儿暗赞了一声:这萧林氏入戏可真快啊.连忙带了哭腔说:”原来,原来你真是我的母亲.”

    她扑在萧林氏怀里叫了一声:”娘,孩儿不孝,什么都不记得了.”眼泪也成串的珍珠似的淌了下来,其实她心里想的是杨意远,总也不能畅畅快快地哭一场,借了这个机会,再怎么哭也不会有人说闲话了.

    萧林氏搂着她,心肝宝贝地叫着,又是哭又是笑的:”今生还能与你得见,并且你遇上贵人,也不知是哪一辈子修来的福份啊.”

    少女也在一旁抹眼泪,连那两兄弟也红着眼圈,要流泪又强忍着,不时用手背揩拭.惹得一众宫女都跟着淌眼抹泪的.

    婉儿哭了一会子,省过来的样子,连忙让萧林氏坐,少女也上来叫姐姐,用极清脆的声音说:”姐姐当在家的时候,最喜欢以手支颌凝思,妹妹至今记忆犹新;姐姐素最喜欢的那条绿绫被,无意中被烛花烧了一个小洞,姐姐还记得么?您绣的鸳鸯戏水图,我还好好的收藏着,可惜忘了带来,不然看见它,也许能想起些什么来呢.”

    婉儿拉了她的手说:”妹妹既是这样说,想必是不会错的啦.妹妹如今出落得这样水灵,我看着也很喜欢呢.”

    两位青年也上前来唤妹妹,又说:”母亲想念妹妹你,几乎没把眼睛哭瞎了.好在妹妹得了个好归宿,一家人都替你高兴呢.”

    “有哥哥替我在母亲跟前尽孝,妹妹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恨我将往的记忆统统丢失了,真比失了什么珍宝还要令人懊恼.”

    萧林氏劝慰道:”如今一家子得以团聚,全赖皇上的荫庇,公主和驸马的慈悲,这分感激实在是难以表述.懿嫔一定要牢记不忘.”

    婉儿于是对着宝琳公主行了个大礼:”大恩不言谢.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您的恩德啊.”

    萧林氏和少女,两位青年齐齐对着宝琳公主施礼,慌得宝琳公主还礼不叠,连忙挽住婉儿:”懿嫔太多礼了,折杀我也.”

    宝琳公主不愧也是一等一的演戏高手,竟好象和婉儿从来没有过任何嫌隙.从来没有发生过下毒那一幕.

    正在谦让,玄昊笑吟吟闯了进来,一众人等接驾不及.

    玄昊一挥手:”免礼平.今懿嫔合家团聚,当有乐酒助兴.”

    一声令下,便有宫人行动起来.不消片刻,山珍海味,美酒佳肴流水似的送上席来.管弦丝竹频响,舞姬歌女争艳,真令人不知今夕何夕.

    没有人会注意到,一向平和的张姑姑,此刻却是心起伏,激动不巳.她的眼光痴痴地凝视着婉儿,久久不愿挪开.

    宴后,玄昊特赐萧林氏一所宅第,在所谓的高尚住宅区,并赐给不少金钱以供使用.所有的人都能看出,这一切不过源自对懿嫔的宠.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