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琉璃灯事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这一天,婉儿照例慵懒地靠在软椅里,仰头凝视着那盏八角琉璃灯.小太监事先已经将机关上好了发条,因此灯笼缓缓地旋转起来,八张冰玉牍片上的画也依次出现.

    婉儿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她垂下头,纤纤玉手轻抚额角.再深沉的,可敌得过那似水流年,漫漫岁月?灯笼不解人意,依旧轻旋慢转,却终于慢慢的停了下来.

    晓月轻轻地问道:”懿嫔还想看吗?奴婢再上一次发条可好?”

    婉儿轻轻地摇摇头:”罢了.你去拣一本书来我看吧.就要那本&l;诗经&g;好了.”

    晓月听话地去了,片刻之后找了书来奉上.苏心体贴地拿了一条虎皮绒毯,替她搭在腿上:”寒气重了,懿嫔别冻着了.”

    婉儿感激地一笑,自垂首看她的书.

    一只白鸽倏地飞进内,低低地盘旋之后,选中了八角琉璃灯作为它的栖之处,占为己有.那鸽子骄傲地昂首于其上,仿佛拥有了一个王国.

    婉儿仰起头看了白鸽一眼,又沉入自己的心事当中.就在她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的时候,八角琉璃灯诡异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了婉儿.

    鸽子似乎也吓了一跳,咕地叫了一声,疾速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边上静立侍候着的宫女见状,也啊地叫了起来,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来不及营救.

    许是出于本能吧?婉儿将头偏过一旁,右臂自然而然地挡在头部的上方.灯笼不可避免地砸落.紫檀木的框架,八角形机关的分量,再加上黄铜链钩,那一砸之势并不会太轻.不幸之中的万幸是,灯笼并没有砸中婉儿的头,只是有一个角碰在她的右臂上.当时就把婉儿砸晕了过去.

    她再次睁开眼时,已经躺在了寝室的上,一阵剧痛不由分说地袭来,她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苏心温柔地声音响起:”懿嫔总算醒了.太好了.”旁边有晓月关切的眼神,和一众宫女全神贯注的目光.

    而婉儿问的第一句话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苏心秀美的眼睛看着婉儿:”懿嫔放心,太医检查过了,胎儿虽然受到这样的惊吓,所幸安然无恙.然而您的右臂却被灯笼砸了一下子,虽然没有骨折,却划了好长一条口子,流了不少血呢!想必懿嫔这会子痛得紧吧?”

    婉儿勉强牵了牵嘴角:”听到肚子里的孩子平安,我已经很高兴了.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心言又止,扭头对众宫女说:”好了,现在懿嫔醒过来了,大家该做什么,还是去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吧.”看着众人鱼贯而出,然后开口说:”您最喜的那架八角琉璃灯突然砸了下来,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为什么灯笼会好好地突然砸下来?真的是无妄之灾吗?”婉儿忍着疼痛说:”老实说,我表示怀疑.有没有去查一查?”

    苏心苦笑:”万岁爷得知消息,雷霆震怒,怪那挂灯笼的小太监没挂牢固,当场就命人打杀了;连那架琉璃灯也敲得粉碎.在那种况下,哪个奴才敢劝上一劝?因此竟无从查起.”

    “这么说竟是一出无头公案了.要是这灯笼把我砸死了,想必除了拿那小太监垫底,就应该怪自己命运不济,德行有亏了.别忘了,我肚子里还有一条命呢.有人想一尸两命,真的是好毒辣啊.”婉儿咬着牙,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懿嫔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养好自己的子.千万别落下什么病根才好.其余的事从长计议吧.”苏心担心地说.

    婉儿叹了一口气:”何尝不是这样说呢?好在我命大,若是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岂不是正中了人家下怀?不,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我活着,想必会有许多人因此而睡不着吧?”

    她冷笑:”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坐以待毙了,我要主动出击.对付我的敌人,我将绝不手软.既然人家连我的命都不放过,我又何必讲什么仁义道德?”

    苏心点点头:”奴婢也觉得灯笼的事绝不是这么简单的,虽然不知道她们用的是什么方法,然而毫无疑问的是,一定有人做了手脚..”

    婉儿的眼光一凛:”也就是说,我的边照样也有人家布下的眼线,我们的边照样还有内存在.天,有时候我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不知道几时就中了圈或者埋伏.”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真累啊.然而适者生存,在,没得选择.”

    “奴婢有罪,时至今,依然没有办法保证宫内的人品质纯良,齐心协力.”苏心跪倒在地.

    婉儿将左手做了个手势:”你起来吧,不必如此.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这怎么能怪你呢.但是,从今后,你与陈德海两个,更要加紧防备,我边的人,稍有疑心地找个由头换了吧.我们要全力对外,不能许内院起火.”

    苏心垂头应道:”谨听懿嫔吩咐.”

    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为稳妥起见,翩翩的左臂上了药之后,还是用洁净的布绑好,吊在脖子上固定,防止碰撞.因为怀有孕的缘故,用药有不少忌,太医更是加倍小心谨慎.面对疼痛和手臂的暂时不自由,婉儿倒是表现得豁达乐观,是啊,相比起丢失命,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呢?等着吧,我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她在内心里坚定地告诉自己.

    丁香很是体贴,挑了上好的食材,细致地熬好了汤,送到婉儿的绮景宫,吁寒问暖,倒是一片志诚.

    这事传到太后耳朵里,太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又是懿嫔出了事么?那孩子长得也是太好了些,聪明外露,皇上又宠她,怪不得天妒人怨的.我只心疼连累我那没问世的孙子或孙女呢?”

    其实她老人家在深宫中浸多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听说过?早巳成了人精.只是自己向来不愿插手这些琐事,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如今看在子嗣的份上,也不得不管上一管了.

    因此太后命令自己边跟随的得意人儿张姑姑去服侍婉儿.这张姑姑办事勤谨,为人正直有礼,很得太后的信任.如今派了她去婉儿边,不能说不是个大荣耀,迄今为止,谁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太后也正是想借着自己的影响力,暗暗警告婉儿的敌对势力:你们怎么争宠哀家虽然不管,于子嗣上却不容某些人放肆.

    于婉儿来说,不亚于多了一顶保护伞,却恨得冷妃一伙牙痒痒:”这狐媚子,几时又讨得了太后的欢心?自然是顺着皇后这条藤爬上去的了,好吧,目前这件事,巳可以令你头疼一阵子了,慢慢再想法子来摆布不迟.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