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有人欢笑有人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成绩不给力,码字没动力.下周每天一更.不过亲们放心,我会坚持写下去的.请大家继续支持我!)

    当夜,玄昊宿在霓采宫,久别再逢便如新人,果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婉儿躺在榻上,苏心照例帮她用忍冬花露按摩.半晌,苏心停了下来担心地问:”懿嫔这样费心帮助丁采女,不怕她抢去了您的宠吗?”

    “帝王的宠,谁能保有一生一世呢?我未入宫前,冷妃独占皇宠,使人人怨恨.这还是不久之前的事吧?然而自我入宫,她不是照样寂寞空闱么?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所以,我就不痴心妄想了.”

    见苏心不解的样子,婉儿微笑着说:”我将丁采女引荐给皇上,皇上不光不会忘了我,反而会心生好感,觉得我不是个善妒的女子.至于丁采女嘛,她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你以为教会了徒弟,必定饿死师傅;不过我却不是这样笨的师傅啊.当然,我是看准了丁采女不是那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何况,她确实不计后果地帮助过我,也算我对她的回报吧.将来到底如何,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苏心默默地点头.婉儿叹了一口气:”在这,想要找一点子真心,真是不容易啊.互相防范,互相利用.表面一盆火,背后使绊子.能象太后一般平安到老,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呐.”

    苏心说:”太后也难哩,差不多也是千军万马里面厮杀出来的.奴婢虽然不知详细,然而,能在这立足下来的人,哪个手里不是撰着几条人命,染着鲜血的呢?”

    婉儿嗯了一声:”是啊.有时候我真不愿意这样,可是,你不想害人,别人却想着害你;你敢退一步,别人就敢进一尺.不去争不去斗,就有可能死无葬之地.那么,我是宁愿自己死呢,还是让别人死呢?”

    苏心关切地看着婉儿:”旁的人不知道,奴婢却看得再清楚不过.自从懿嫔进了宫,虽然大得帝宠,风光无比,然而心里何尝真正地高兴过呢?”

    一句话几乎把婉儿的眼泪招了出来,她勉强笑着:”你倒明白我的心.我也奇怪,为什么一进宫,便这样信任你,有事都与你相商,也不怕你是别人派来的细.”

    苏心低低的声音诉说:”懿嫔相信人与人之间是有缘份的么?奴婢相信.奴婢自从一见了懿嫔,就从心眼里信服仰慕,连奴婢自己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于是归结于缘份二字.”

    看婉儿似乎有疲态,忙说道:”懿嫔早些歇息吧.奴婢这就退下.”说着放下销金帐的玉钩,仔细地巡视一番,这才转退出.

    没几,丁采女因为重新得到了玄昊的喜,连跳两级,晋升为宝林.皇上还特意命她迁到含虹阁居住,一来自在,二来与绮景宫离得也近.于是含虹阁不时留下玄昊的足迹,而婉儿也常常光临,三人举杯共饮,吟诗联句,倒也其乐融融.

    丁采女一直事婉儿恭谨,举止行为无可挑剔;而婉儿也待她如姐妹一般,深.

    洪容华得知这个消息时,大为气恼.她曾经那样羞辱过丁香,何曾会想到她能咸鱼翻?这当然是她不愿意看到的局面.经过打听,进一步知道是由于婉儿的缘故,才使得久巳无宠的丁香,得以进入玄昊的视线范围,于是对婉儿的恨意又深了一层.

    她酸溜溜地对着林婕妤说:”好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懿嫔的缘故,连丁采女那样的小角色,看样子也要爬在你我的头上呢.懿嫔且不去说她,我就不明白,那丁采女论美貌,论家世,论学问,哪样比得上婕妤您呢?”

    林婕妤凤目圆睁:”如今仙柳姐姐被降为妃位,且足三月;我们又不济事,那狐媚子不知怎么得意呢?还耍花样把个卑的采女扶上来,摆明了是在我们面前展露威风,可恨皇后娘娘也抬着她,眼眶子浅的,可不就一窝锋的去拍马么?我就看不上那样的.”

    洪容华抚一抚红润的苹果脸,唉声叹气说:”咱们也得想个什么法子才好?不然,以里还有我们立足之处吗?”

    “想什么法子?自然是如何把皇上的心拉在咱们这边来呀.让我好好想想.”她心里也真的在想:怎么让皇上再象以前那样迷恋我?

    虽然皇上下令让冷妃足,却并不妨碍她知道外面的讯息.可以想象得出,她是怎样的愤怒了.“狐狸精,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到我的厉害的。”

    冷妃在心里呐喊:“我不会让自己败在你的手里。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我儿子的将来;还有我的家族。”她握紧了着拳头,妩媚的桃花眼里,闪着凌厉的光芒.

    过了不久,婉儿得到了一盏八角琉璃宫灯,那宫灯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乃外国进贡给皇上千秋节的礼物。婉儿一见之下,喜得不得了,于是求着玄昊赐给了自己。

    玄昊笑道:"多少宝贝从你眼里经过,也没见你这样喜欢的.这琉璃灯倒这么稀罕起来!"

    宫灯是紫檀木的框架,共分八格框,每格框里都有细细的凹槽,正好可以插进八张冰玉牍片,那冰玉牍片温润如宝玉,璀璨如水晶,上面分别有水墨画的蜡梅,兰花,海棠,菊花,牡丹,月季,芙蓉,水仙八种花卉;花下画着一个英俊少年和一个美丽女子,两人或是一起执笔写字,或是共剪西窗烛.

    那灯笼在里面点上蜡烛后,越发玲珑剔透,光彩夺目。更奇的是,这灯笼的底部还用黄铜螺丝安着一个八角形的机关;给机关上好发条后,立刻带动上面的灯笼缓缓旋转起来,可以看到八角灯笼八个不同的画面.

    每当这时候,婉儿便象个孩子似的高兴地笑起来,总也看不够似的.后来,看得多了,常常会陷入深思.

    在这灯笼的顶部,分三点角系着三条黄铜链;而在这三条铜链结合的一端上,还有一个黄铜钩,待灯烛燃旺之后,就把这个钩子挂在横梁上,让它高高地悬着。

    而婉儿常常坐在灯下,静静地凝望.

    不知道的人,以为她在欣赏冰玉牍片上的画儿,其实,是那画上的少年,眉目之间,象极了杨意远啊.

    她看见画上的少年和女子,便想起了杨意远和自己的往昔,他们也曾经这样恩缠绵,象戏文上唱的:曾与他早起摘花戴,寒夜挑灯把谜猜,添香并立观书画,岁月随影踏苍苔。

    往事如烟~往事如风~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