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巧荐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玄昊与婉儿携手并进,顺着太液池寻觅落花的源头。

    太液池,是将活水引入,外面与江河相通,阔虽不过十数丈,却逶迤曲折,波光浩渺;水面上漾成五彩,红成行,青作队,无数游鱼在清流中来往。先皇又在湖上造三座神山,用长峰怪石叠得嶙嶙峋峋;绕岸都种着参天高的柳树,倒映在水面,碧影交加,摇曳生姿。

    绕着太液池行了不远,果然有一女子立在池边,姿态曼妙地抛洒落花。只见她穿着粉蓝色锦缎夹袄,鹅黄色的长裙。衣上绣着一枝枝艳的水仙,腰收得极好,越发显得纤腰一握,娉婷仙姿;袖子却阔大,在风中如展开的双翅;如墨青丝上,有金玉闪烁。

    她听得动静,回眸浅笑,幽妍清雅,别有一种迷人韵致.不是丁香却是谁?而她的后,斜晖脉脉,晚霞绚红灿烂,真如人在画中。

    玄昊看得一呆,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眼前的佳人却眉眼更添精致,姿容更增俏丽飘逸之感。

    丁香已经盈盈拜倒:“采女丁香拜见陛下。愿吾皇万寿金安。”又对着婉儿福了一福:”懿嫔玉体安好.”

    婉儿看了玄昊一眼,含笑回应:”丁采女好.”

    玄昊命平,笑道:“丁采女却哪里拾得这许多石榴花的花瓣?季节并不对啊。”

    “这是六月间的落花,臣妾闲时扫来,将蜡盒儿盛了玩耍,没曾想留到如今,还是鲜的呢。偶尔念到那句:落花流水去也。因此还是让这落花随水归去吧。”

    玄昊转头对婉儿说:“这丁采女原来也颇解诗画意,是一付锦绣肚肠呢。”

    婉儿媚眼如丝:“陛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丁采女不光会吟诗作赋,臣妾曾有幸尝过她的烹饪绝技,实在是,连御厨也比不上她的精巧和别出心裁啊。”

    说着把上次赴约品尝过的菊花锅和清酿米酒形容赞赏了一遍:“真真是齿颊留香,想念至今。”

    引得玄昊食指大动,笑道:“你这一说,朕倒真觉得肚子饿了呢。”又将目光望向丁香:“丁香女可愿一展手,请朕也品尝一番?”

    丁香展颜而笑,百媚横生:“陛下肯降临,臣妾求之而不得。只是,臣妾没有懿嫔说的那样好,所能做的,不过是些民间家常小菜而巳。”

    婉儿怂恿玄昊:“陛下去了,臣妾也可一饱口福。”说着调皮地狭了眼睛:“臣妾今可是来打秋风的,推也推不去了。”

    逗得玄昊大笑,又挽了丁香说:“如此说来,丁采女快些去准备吧,朕等不及了呢。”

    一同进入霓采宫丁香所居的偏,请皇上和婉儿坐下后,丁香先让如意送上了小点心和茶,微笑着说:”请陛下和懿嫔先用些茶点,臣妾这就去洗手做羹汤。”

    玄昊见送上来的点心色泽金黄,四四方方;取了一块品尝,绵甜松软,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味道香浓,不觉赞了声:“好味道。”

    婉儿笑靥如花应道:“嗯,里面还有芝麻,葡萄干,青梅。”她吸了吸鼻子:“应该还掺了桂花,因为臣妾嗅到了桂花香。”

    玄昊怜地拧了拧她小巧的鼻梁:“真是好灵的狗鼻子。”

    “臣妾不依,陛下拐着弯子骂人呢。”

    玄昊朗声大笑。婉儿又说:“陛下,您再品品这茶,并无茶叶,反而有柚子的寒香呢。那一丝丝的苦味,用来配这点心,再爽口不过.”

    玄昊品了一口,连连点头:“这丁采女果然心思独特,与众不同。点心和茶并未在别处品尝过,且让她给朕说道说道。”

    婉儿说:"臣妾也想学了做呢!"

    丁香翩然而至,侃侃而谈:“这点心是臣妾亲手做的,名唤沙其玛,用鸡蛋加入面粉,揉成面团。再切成小细条,放入花生油内炸至金黄捞出;另将砂糖和水放入锅中烧开,加入饴糖、蜂蜜和桂花;熬制至可用手指拔出单丝即可;最后,将炸好的面条放入熬好的糖水里搅拌同时加入葡萄干,芝麻,青梅等,搅拌均匀之后放入涂过油的盘子里用手压紧压平完全冷却后切块装盘,就算成功了。”

    婉儿抢着说:“那为什么叫沙其玛呢?好奇怪的名字。”

    丁香回复说:“臣妾的外祖是个点心厨子,曾为一位骑马打猎的将军服役。这位将军每次打猎后,都要吃一些点心,样式还不许重复!若不能令他满意,就会受到责罚。

    臣妾的外祖因此绞尽脑汁,有一次失神,把沾上蛋液的点心炸碎了。偏偏这时将军又催要点心,外祖火大骂了一句:“杀了那个骑马的!”才慌慌忙忙地浇上饴糖,端出点心来。想不到,将军吃了后相当满意,他问这点心叫什么名字。外祖随即回答一句:“杀骑马。”结果将军听成了“沙其玛”,因而得名。”

    玄昊和婉儿听得有趣,相视而笑:“原来这点心还有个这么有趣的故事。不错,家传的手艺.那么这茶呢?有什么典故么?”

    丁香婉转笑道:“此茶并没有什么典故,只是由胡柚和蜂蜜制成,能清火润肠,且具一种独特的清香,现在这个季节饮用最是相宜。另外,此茶不比得茶叶之茶。《本草》言茶,常食去人脂,令人瘦。倘嗜茶太过,贪饮无度,到后来没有不元气暗损,精血渐消的。倒不若菊花,桑叶,柏叶,槐角,金银花之妙呢。”

    玄昊听见她这番议论,暗暗赞同,倒有些刮目相看了,于是说:“除烦去腻,世固不可无茶;若嗜好无忌,确实暗中损人不少。”

    婉儿手抚口说:“臣妾素嗜茶,听了丁采女的话,心中不觉冰冷,明也去找些柏叶,槐角之类泡茶喝吧。又不损人,又能明目,岂不是好?”

    丁香笑道:“正是呢。柏叶苦平无毒,作汤常服,杀虫补,须发不白;槐角明目益气,补脑延年,是两宗美品。”她说完这句话,便躬说:“陛下容臣妾暂时告退,好在有懿嫔相陪,当不至于寂寞。”

    玄昊含笑首肯,婉儿也说:“丁采女受累了。陛下和臣妾此刻迫不及待想饕餮一番呢。”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