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小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忽然外头太监扬声禀告:”皇上驾到.”

    一众嫔妃慌忙跪倒接驾.玄昊大踏步地走进来,一扬手:”都平吧.”眼光定在婉儿上,伸手将她扶起:”你有了孕的人,快些起来.”

    婉儿被玄昊搀着起,嘴里还在谢恩,膝盖却无力得很,人也软软地往前一靠,被玄昊抱了个满怀.众目睽睽之下,婉儿不觉红了脸.

    林婕妤妒忌的眼光一闪,瞬间便掩饰住了;冷淑妃将脸扭过一旁,内心的嫉恨,犹如毒蛇噬咬着她的心,有疼痛的感觉.她紧紧地捏着手中的绢子.

    玄昊不顾婉儿的反对,拉着她一同在龙座上坐下,若不是碍于旁这许多人,他真想象往常一样,将她拥坐在膝上.

    他扭头问边的皇后:”今怎么都聚拢在懿嫔的绮景宫了?为了什么事呢?”

    其实他是在明知故问,李大年早巳将这一节禀报过的,他听到是关于懿嫔肚内子嗣的事,真不想上朝了,却仍然耐着子,听完那些陈词滥调,匆匆赶了过来.

    皇后便把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她一边说,玄昊的脸色渐渐沉下来,最后再也忍不住,随手在椅圈上一拍,喝道:”大胆,素娟算她死得及时,不然朕要将她碎尸万断,竟然这样黑了心,要谋害懿嫔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眼睛里还有王法,还有朕吗?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轻饶,着人将她的尸首烧了,挫骨扬灰,洒于荒郊野外,以儆效尤.另外,那个叫什么芙蓉的,还要留着她命做什么?立刻拖去暴室,乱杖打死.快去.”

    婉儿悄悄地拉了拉玄昊的衣袖,柔声说:“陛下,素娟虽死,臣妾还有一求。”

    玄昊点头道:“但说不妨。”

    “素娟死得蹊跷,怀疑为臣妾所害的人不少,此时不分辨明白了,后有人拿这个话柄来指责臣妾,就更有冤无处诉了。因此臣妾恳求陛下派人追查清楚。”

    “嗯,懿嫔此求也是合理。传令御医,仔细查找,务必查出真相。”

    陈大年唯唯诺诺答应了,一溜小跑出去执行任务.

    玄昊握着婉儿的手,看着她的眼光转而变得温柔迷离起来:”朕上次见你在喝药,说是保胎用的.那时候,你为什么不把实话说出来?还独自承担着这种痛苦.你知道不知道,朕会担心,会心痛你的.下次有了事,一定要第一个让朕知道,记住了没有?”

    婉儿低下了头:”臣妾知道错了.并不是臣妾想故意隐瞒,而是贪功冒进.想一举抓获了坏人才向您汇报的.没有想到,留了个烂摊子,还是要皇上和皇后娘娘来心收拾.臣妾下次再也不敢了.”

    玄昊捏了捏她粉光嫩滑的脸颊:”记住了就好,不然看朕怎样罚你.”

    一众嫔妃看得又羡又妒,林婕妤轻轻用手掩住嘴,咳嗽了一声;洪容华不屑的目光稍闪即逝,脸上仍是一派镇静;惟有皇后至始至终端庄地微笑不语.

    李淑仪轻声对龚才人说:”好羡慕懿嫔哦.真希望皇上也能这样和我说话.”

    龚才人哼了一声,凑到她耳边声说:”当然也可以了.在梦里.”说着扑哧一笑.

    李淑仪轻轻啐了一口:”又拿我来开心,下次你有事别求着我.”

    龚才人没来得及回话,就见玄昊眼光一闪,停留在冷淑妃上:”仙柳,我记得素娟是你的宫女吧?此事你怎么说.”

    冷淑妃急忙近前跪倒,自己脱下头上的簪环磕头说:”臣妾有罪,没能管好自己名下的宫女,使她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来,请陛下责罚.”

    “她是你的近侍女,怀有这样的异心,难道你就一点也没有察觉么?”玄昊冷冷地问道.

    “臣妾实在没有一点察觉.因为她是自小服侍臣妾的,平做事也很谨慎,万没料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冷淑妃蹙起蛾眉:”难道,难道是因为臣妾曾经在私下里,抱怨过懿嫔,抱怨她抢走了陛下的心,独占了陛下宠的缘故?臣妾又常常回忆起从前,陛下与臣妾恩无比,相形之下,如今却形单影只,只能暗自垂泪.”

    她深深地低下头,仿佛无地自容的样子:”臣妾承认曾经口不择言,以秽语暗中辱骂过懿嫔.臣妾私自揣测,正是因为这样,才致使素娟产生如此疯狂的行为么?臣妾言语有失,治下无方,请陛下责罚吧.”

    玄昊似乎有一时的动容,他也想到,自从婉儿入宫后,他去冷淑妃的明霞宫,次数确实比以前少多了,她怀有一腔幽怨,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婉儿在一旁不动声色地冷笑:多么好的借口和开脱自己的理由啊.说得象真的一样,把责任全部推给巳死的宫女,而她自己不过是言语有失,治下不严而巳.金蝉脱壳之计,被她运用得这样纯熟,不愧是将门虎女呢.

    婉儿转眼看着玄昊,用最无辜媚的表,似乎有泪光在闪烁:”臣妾腹中的胎儿,几乎不保.如果不是发现得及时,以及沈太医的药物调理,只怕这个孩子,如今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陛下~”她哽噎着无法再说出话来,泪珠儿滚滚而下.

    皇后叹口气说:”淑妃妹妹这次确实做得不够好.若不是有丁采女一力担保,以及沈太医的证据,刚开始大家几乎都错怪了懿嫔,认为是懿嫔恃宠无忌,擅自处死淑妃的宫女呢.懿嫔受委屈了.”

    婉儿委屈的眼泪越发汹涌,一串串地掉落,她不时用绢子去擦拭着.

    玄昊默默地看着她,心痛不巳,终于狠狠心对皇后说:”晓谕六宫,冷淑妃治下无方,废淑妃封号,降为妃位.足三月.”

    冷淑妃如遭雷击,脸色变得刷白,眼中有又惊又痛的神.然而她咬着牙不肯在婉儿面前掉泪.只是以沉静地声音磕头谢恩,却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玄昊再也不看她一眼,冷冷地说:”你回去吧.是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行为.朕不希望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又对皇后说:”皇后心了,命众人都散了吧.朕也有些累了.”

    婉儿连忙站立着准备恭送皇后.

    皇后应了一声是,识趣地立起,温婉地说:”臣妾告退,请陛下好好休息.毕竟龙体要紧.”说着带着一众嫔妃行礼之后,翩然离去.玄昊早巳不耐烦,一甩袖子进了婉儿的寝室.

    才走了两步,皇后停了下来,嘴角有隐约的笑容,转看着冷淑妃说:”冷妃,不要伤心啦.地板这样冷硬,老是跪着,伤体呢.”又转头吩咐跟着冷淑妃的宫女:”还不快些扶了你家娘娘回宫歇息着,这样没眼色么?”

    一旁的嫔妃也随着停下脚步,脸上表有幸灾乐祸的,也有同怜悯的.

    冷淑妃听着冷妃两个字,格外觉得刺心,然而也无法更改,今后这就是众人对自己的称呼了.听到后面没眼色几个字,竟象是在嘲讽自己一般,更是痛彻心肺,脸上却不得不努力平静着:”谢皇后娘娘关心.”

    皇后微微一笑,施施然走远,嫔妃们众星捧月似的跟着去了.

    冷妃这才咬着牙把扶她的宫女手一摔,独自立起,向着外走去.临出门扭过头来,正迎上婉儿似笑非笑的眼神,她狠狠地瞪了婉儿一眼.

    婉儿若无其事地说:”冷妃娘娘走好.”她恭敬的音调里完全听不出仇恨,只有冷妃知道,自己遇上的是个劲敌.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