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雪中送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林婕妤以手支颌,似笑非笑地说:”绮景宫的宫女不好当啊.前些子,据说也是绮景宫的宫女吧,居然跳井亡了.”她扭过头问洪容华:”上次洪容华对臣妾提过,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呢.”

    洪容华轻哼一声:”不是说叫茜草么?你说我因何记得这样牢?她和我的一个宫女,名字差一个字,我那个叫茜雪.”

    “不错,确实是茜草.上次她投井亡;这次又疯了一个,还搭上了淑妃娘娘的素娟一条命.”林婕妤冷笑道:”由此可见,在懿嫔手下混饭吃不容易啊!”

    婉儿气极,她好看的远山眉拧在一起,但随即她在心里命令自己镇定.深呼吸了三次,她才将面部表放松下来,直视着林婕妤开口说:”林婕妤这样说,是想暗示大家,不管是死了的,还是疯了的宫女,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林婕妤耸耸肩:”我有这样说吗?我只是说在懿嫔手下混饭吃不容易.至于死了的,疯了的宫女,是不是因为懿嫔的缘故,当然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啊.我怎么会知道呢?”

    洪容华双眼向天:”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疯了呢?难道有人她做不愿意做的事,压力太大,以至于不堪重负,所以精神崩溃了?”

    婉儿无话可答,就算她清楚地知道,茜草是死于素娟或者那个刘虎之手,而他们都是受冷淑妃指使,她也不能说出来.因为,这里面牵涉到皇后的秘密,如果皇后知道,自己用手段获得了她的秘密,并且利用冷淑妃来破坏她的计划,可以想象,她会恨死自己的,而且,不用脑袋想也可以推测出,她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就算可以不顾忌她的皇后份,别忘了,她的靠山是手握实权的太后,甚至可以凌驾于皇上之上的女人.

    婉儿只能无力地说:”臣妾确实曾经中麝香,引至出血,沈太医诊断后,开了保胎药才将胎儿保住.这件事,只要皇后娘娘宣沈太医前来,一问即知.如果是臣妾的谋,各位试想一下,我会拿自己的孩子,来做这么危险的事吗?我犯得着搭上自己孩子的命,来针对淑妃娘娘吗?那岂不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且不说能不能真正地杀敌.”

    林婕妤在一旁小声地嘀咕:”懿嫔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也不见胎儿不保.”

    洪容华也轻声接道:”就是啊.”

    婉儿的眼光,柔弱无助地扫过众人:”如果不是当场抓住了芙蓉施毒,经她招供,我怎么有胆将素娟带到绮景宫来?我要害死素娟,这样明目张胆,岂不是没吃着羊,反惹一膻?.臣妾何苦做这样笨的事?”

    冷淑妃厉声说:”懿嫔一定要说素娟参与了谋害,反正她已经死了,没法子分辨得清;我做为她的主人,却不能不说一句话,她与懿嫔往无仇,近无冤,犯得着要害你吗?矛头自然指向我这个做主子的.我可担不起这个虚名啊.所以这件事一定要调查清楚才行.此外,我很想知道,素娟到底是怎么死的?”

    婉儿看着冷淑妃冷冷地回答:”淑妃娘娘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什么.我也巴不得事水落石出才好.素娟她临死前讨了一杯水喝,水喝下之后,口鼻流出黑血,然后就死了.显然是中毒亡.也就是说,她预感到事发,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喝下了事先藏好的毒药.皇后娘娘可以派人去检查素娟的尸首.”

    皇后点点头:”自然应该查一查.传我的话,让太医去做这件事吧.同时也请沈太医来绮景宫一趟.”

    有太监领命而去.

    徐惠妃这时淡淡地说道:”据我看来,懿嫔犯不着把素娟带回自己宫里,再下毒把她给毒死吧?明知道她死了,会引起轩然大波,起码淑妃娘娘这一关就不好过啊.”

    梁贵嫔也说:”懿嫔向来与人为善,怎么敢平白无故得罪淑妃娘娘呢?”

    冷淑妃冷笑道:”原来素娟早就知道会被懿嫔抓了去,所以事先连毒药也藏好了在上.我真是佩服她这女诸葛的未卜先知啊.怎么从来也没发现她有这样的本领呢?”

    林婕妤呵呵冷笑:”想是遇见了懿嫔,才有了这样的本领吧?说得怪吓人的,随带着毒药,有这个必要么?”

    正在这时,采女丁香从外走了进来,向皇后和众嫔妃行礼之后告罪说:"臣妾今体偶然不适,请安来迟,还望恕罪.听储秀宫的宫女说起,皇后娘娘和众嫔妃都在绮景宫,于是赶过来了."

    她向来人微言轻,极少说话,大家根本没将她放在心上.此刻却站在那儿朗声说:”懿嫔的屏风上染有麝香,这件事臣妾是知道的.当时臣妾去绮景宫探望懿嫔,她正在研究沈太医开的保胎药方,所以臣妾知道这件事.后来在屏风上发现了麝香的踪迹,还一起讨论过怎样抓住这个施放麝香的人.因为屏风放在寝室内,所以猜到一定是绮景宫内的人.想来这个人就是芙蓉了.至于后来的事发展,臣妾就不得而知了,所以也不敢妄加揣测.

    大家都把视线集中在她上,皇后问道:”丁采女说的是真的么?”

    “是,臣妾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如有一句虚假,甘愿受任何处罚.”丁香斩钉截铁地回答,眼中是坚定的光芒.

    婉儿迅速地瞥了一眼丁香,然后低下了头,心里涌动着满满的感激.原来人在一生中,最需要的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人肯主动助你一臂之力,那么,这人值得你记一辈子.

    “原来是这样.臣妾觉得丁采女向来不肯多管半分闲事,如今竟然愿以项上人头来为懿嫔担保,想来确实是真事,不然,丁采女能这么傻么?”徐惠妃不急不慢地说.

    龚才人声说:”臣妾也觉得丁采女说的是实话.否则也不会说出以项上人头来担保了.”

    李淑仪嗯了一声:”臣妾也是这样认为的.”

    恰在此时,沈振原来到堂上,向皇后与各位嫔妃行过礼之后,把自己所知的况一一据实禀明,并且说:”太医院有微臣为懿嫔开的药方留底,一查即知是否属实.”

    皇后点点头:”如此说来,懿嫔说的话确实可信.先是受麝香,引致出血,然后发现屏风的麝香的踪迹,接着抓获芙蓉,芙蓉供出了素娟,最后懿嫔派人将素娟带到绮景宫.现在的疑点就是,素娟是怎样死的,她为什么要谋害懿嫔?”

    在说到为什么要谋害懿嫔几个字时,皇后的眼光似有意若无意地扫过冷淑妃的面容.

    洪容华微笑着说:”皇后娘娘不觉得还有一个疑点吗?”

    皇后哦了一声:”那洪容华认为还有什么疑点呢?不妨提出来供大家讨论.”

    洪容华轻点瑧首:”芙蓉供出了素娟,而现在芙蓉疯了,素娟死了,所以这麝香真的就是芙蓉,素娟所施吗?所以说这也是个大疑点呢.”

    皇后有点不耐烦地说:”洪容华说来说去,不是又绕回去了吗?起先大家都这样怀疑过.但现在有沈太医的证词,也有丁采女的说明,起码懿嫔不可能自己用麝香来害自己吧?否则,她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一点.谁肯用自己腹中的孩子,来玩这样的谋?”

    此言一出,洪容华哑口无言,在座的嫔妃大多数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皇后的推断.

    冷淑妃神色一凛,立刻离座说:”既然皇后娘娘亦认定素娟有罪,臣妾不敢驳回皇后娘娘的话,只求皇后娘娘彻查此事,务必水落石出,不使一人含冤,也不让一人脱罪.此外,臣妾还要申明的就是,素娟虽然是我的宫女,但她的所作所为,臣妾实在一无所知,也想不出她为什么要这样加害懿嫔.如果臣妾知道,怎么有胆子,亲自来绮景宫质问懿嫔呢?还请皇后娘娘明鉴.”

    皇后有些冷淡地说:”淑妃放心,本宫当然会彻查此事.就象淑妃说的,不使一人含冤,也不使一人脱罪.”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