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内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良久,丁香脸色苍白地回到迎晖堂,很疲倦的样子.晓月亦是默默不发一言.

    婉儿和苏心异口同声问道:”可查出了什么吗?”

    丁香无声地点点头,想了一会儿才说:”臣妾仔细地查过了.懿嫔的寝室中果然有麝香的痕迹.”

    “藏在什么地方?”婉儿吃惊地提高了声音问.原来要害她的人,竟然将麝香藏了她的寝室.她不期然地打了个寒颤,有惊惧掠过心头.

    晓月看了丁香一眼,见她不吭声,这才说:”在皇上赐的那架天女摘屏风上发现的.”

    婉儿用手掩住了嘴:”是皇上特赐给我的那架屏风?”她的心忽然如沉入了深渊.无法相信,玄昊那样宠她,连她随口说的一个梦也放在心上,特意让人设计出这架屏风送她,为了觉得那梦是个吉兆.难道,他会在屏风上用上麝香,让她胎儿不保?他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她的秘密,他有可能知道吗?不,不会的,如果他知道的话,绝对不仅仅是这样对待她.只怕,他会将自己碎尸万段呢.

    看丁香的神色,她应该也知道了,这屏风是皇上所赐,因此才不愿开口.

    婉儿的脸忽然变成苍白,她用手按住口:”不,我不认为是皇上派人将麝香,弄在屏风上的,无论如何我也不相信.”

    丁香轻吁一口气:”臣妾并没有说是皇上做的.臣妾胆子再大,也不敢怀疑皇上啊.再说,皇上子嗣稀少,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做呀?咱们不妨分析一下,能接触到懿嫔寝室的人有几个?应该不会很多吧?可以一个个列出来再说.”

    婉儿把头转向苏心:”你告诉丁采女吧.”

    苏心应了是字,略想一想说:”奴婢可以自由出入懿嫔的寝室;此外晓月,还有四个宫女分别是青梅,白兰,思竹,念菊分班服侍,都有机会进入;另外还有两个是洒扫上的宫女,替换着进入寝室,进行清洁除尘工作.都是一直服侍懿嫔的,看着倒还妥当.”

    丁香问道:”洒扫的这两个叫什么名字?”

    “一个叫映荷,一个叫芙蓉.”

    丁香又说:”我也不敢断定谁是有嫌疑的,谁是没嫌疑的?这个人应该很狡猾,屏风上并不是只有这一味麝香,同时还配着几种香料,以期掩盖麝香的味道.因此一时间之间,不容易被人发觉.如果不是我素来对香料有研究,只怕也会被瞒过呢.”

    苏心也说:”是啊,奴婢常常出入寝室,一点也没有感觉.只觉得香味沁入心脾,让人全懒洋洋地,极是舒服.再也不会想到这个.”

    丁香嗯了一声,接着说:’要查出这个暗藏的人,只有暂时不动声色,表面上一切照旧才好.”

    婉儿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便说:”别人我不敢保证,苏心和晓月是一心一意跟着我的,只怕别人有钱也收买不去.”

    苏心和晓月连忙躬表示感谢,婉儿又说:”她们若是要害我,只怕我有九条命都没了.依我说,我不在寝室的时候,派两个稳妥的太监,藏在我的底下,监视着能进入寝室的人,可有做什么手脚的.用不了几,只怕就真相大白了.”

    丁香笑着说:”这法子好.懿嫔就着人这么做吧.”

    婉儿求教道:”丁采女家学渊源,请看看沈太医开的保胎药方,可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说着递上方才的药方.

    丁香仔细浏览着,点点头:”沈太医很谨慎.”又教婉儿:”用羊花的花瓣熬出汤汁来沐浴,不仅可除去体内潜藏的麝香.还能让体散发出一种自然的体香,一一次就好.丁香这就告辞了.”

    婉儿深深致谢:’丁采女这样费心,婉儿感激不尽.”

    丁香嫣然展笑:”懿嫔不用客气,我不过举手之劳.您也曾经出手帮过丁香,我一直记在心里.希望您早揪出内.请安心静养吧!无事我也不来打扰,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尽力效劳.”

    婉儿握了她的手笑道:”有了好消息,第一个先来告诉你.”

    丁香点点头,飘然而去.

    晓月将熬好的药汁端了上来,婉儿愁眉苦脸地看着那药,正好玄昊退了朝过来看望,见满满的药汁不觉诧异询问.

    婉儿只是淡淡地说:”子略微不适,沈太医开的方子,才煎好呢.”

    玄昊大惊失色,抱着她说:”心肝儿,你哪里不舒服?千万要让咱们的孩子好好儿的,朕可等不及想见他呢.”

    婉儿睨了他一眼:”陛下为什么等不及要见他呢?”

    玄昊挽过她的头颈,在她耳边轻声说:”他在你肚子里,朕都没法同你亲,能不着急吗?”

    婉儿飞红了脸,扑哧一笑,再也说不出话来.

    玄昊又央告道:”好婉儿,快些把药喝了吧.”

    婉儿故意撒:”不喝.”说着把小蛮腰一扭,要看玄昊怎样处置.

    只见他嘴角凝着一抹笑:”你不喝,那朕喝了.”言出即行,真的喝了一大口.

    婉儿急道:”这是安胎药,你堂堂九五至尊,喝它做什么?”

    玄昊也不答话,双手捧定婉儿的脸,将唇紧紧帖着她的唇,口中的药汁缓缓喂入她的口中,看她頻皱蛾眉,抚掌大笑:”一点也不苦.你若是嫌苦,朕便这样一口一口喂你好不好?”

    婉儿慌忙说:”谢陛下美意,臣妾自己喝就是.”说着端起碗,阖着眼大口大口喝了下去.扫一眼边上的苏心和晓月,见她们眉眼里都是掩不住的笑,脸上却板得一本正经.她轻轻撅了嘴说:”平生最怕喝药.”

    玄昊笑得如沐风,眼底是满满地怜:”不用怕.朕答应你,天天陪着你喝药,直到你好了为止.”

    晓月拿来盛着蜜饯的盒子,婉儿拣了一颗吟在嘴里.玄昊说:”朕也要.”

    婉儿睃了他一眼:”那不是,这么些不够陛下吃么?”

    玄昊坏坏地笑,悄声说:”我只要美人嘴里的.”

    婉儿媚态横生,只得偎近他,口对口地喂进他嘴里,吃吃笑个不止.刚才发生的事,竟是一个字也不漏,要等水落石出了才说出来.

    后来晓月不解地问:”懿嫔为什么不把这样大的事,先禀告了万岁爷,索让万岁爷去心?

    婉儿往椅背上一靠:”你想啊,皇上知道了这事,一定雷霆震怒,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不知道的人还说我故意生事呢.走露了消息,这坏人抓得着吗?咱们不光要揪出这个内贼,最主要的是她背后的指使人.要是落在皇上手里,她左右是个死,或者被灭了口说不定,咱们逃过了这一次,保不住还有下一次呢.”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