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浮生若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婉儿晋升为嫔,与她交好的徐惠妃,梁贵嫔、李淑仪、龚才人、丁采女自然纷纷前来道贺送礼,绮景宫川流不息,煞是闹。

    婉儿有再重的心事,也只得收藏紧密,一些儿也不露出来.在她不长的人生中,经历的挫折坎坷,不可谓不多,宝琳公主的毒,就能彻底将她打垮吗?

    既然那一年发作两次,也只能到了时候见招拆招!不见得天天提心吊胆,哭哭啼啼就能解决问题.咬着牙,惟有一步步向前,想来没有过不去的坎吧!

    在她还没有能力扳倒宝琳公主之前,只有忍耐,哪怕低到尘埃里,也要淡定.不懂得忍耐淡定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

    到了晚间,陈德海三步并作两步来向婉儿禀报:“懿嫔真是料事如神,奴才照着您吩咐的话去查,果然一查就是个准。“

    婉儿垂首欣赏着自己手上戴的碧玉指环,不紧不慢地说:“那你倒是快说啊,这个人是谁?”

    陈德海凑在婉儿耳边轻声说:“就是冷淑妃的贴宫女素娟。奴才得到秘报,说是她左耳朵上贴着小小一块膏药,可不是对上了吗?奴才觉得不放心,得了准信,趁她陪冷淑妃给皇后娘娘请过安,回明霞宫的路上候着,看得真真切切,再也错不了的。不过她把右耳的金耳环也除去了,只在耳朵眼里塞了只米粒大的玉塞子。继续排查别的人,并无耳朵上受伤的。这么一来,结果就非常明显了”

    婉儿神色凝重:“倒看不出她,这样心狠手辣,连杀人的事都做得出来。那只金耳环收好了。有这么一个把柄在咱们手里握着,以后怕是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呢。她若是敢不答应,这条小命估计是不想要的了。”说着冷笑一声。

    苏心连忙回答:“懿嫔放心,那只金耳环奴婢好好收藏着呢,不会有闪失的。”

    婉儿点点头,又问陈德海:“你没被人发现吧?”

    陈德海躬着腰说:“奴才隐蔽得很好,没人看见。就是有人看见了问起,奴才已经在肚子里拟好了一篇腹稿,绝不至于引起人家的怀疑。”

    婉儿微笑着说:“你办事这样严谨勤恳,很好。你们这几个人,忠心耿耿地服侍我,都是应该赏的。我正好升了嫔位,借着这个名目,索该赏的人都赏了吧。谁多谁少,怎样分派,你们斟酌着办。让大家齐心跟着我,也有个奔头不是?”

    陈德海、苏心、晓月几个齐刷刷跪下谢恩不止。

    这一,婉儿正在窗下绣花,梁贵嫔走来看见,问道:“你如今有了子的人了,巴巴地绣鞋面做什么?”

    婉儿揉了揉眼睛笑着说:“上次你在皇后娘娘跟前替我解围,说是我为她做鞋呢。如今不做起来,到时皇后嘴上不说,心里岂不说我诳她?所以我赶着做出来呢。”

    梁贵嫔掩嘴而笑:“何必这样认真?着宫女替她做双鞋得了。皇后娘娘再不为这个质问你的。”

    婉儿摇摇头:“不妨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梁贵嫔取过她手上的鞋面端详着,是色彩艳丽的牡丹图案,深浅不同的丝线密密绣着,花瓣都从鞋面上凸了出来,仿佛是另外贴上去的真花一样。不觉赞了一声:“没想到懿嫔的针指功夫也这样好。“

    婉儿摆摆手:“好是谈不上了。难得做一双鞋,何况是要送给皇后娘娘的,自然多花几分心思。”又伸个懒腰说:“鞋面上的花样已绣好,再将鞋跟和鞋底钉起来,鞋面缝上去,就完成得差不多了。最后拿些较小的珍珠是用丝线串起来,弄成花边似的,把它曲曲弯弯地盘钉在鞋面上,这才算是我理想中的鞋呢。”

    梁贵嫔念了声阿弥陀佛,双手合掌说:“就你这么双鞋,够穷人家过好些子呢。”

    婉儿笑嘻嘻说:“还有呀,鞋跟上刻上莲花瓣,以沉香屑夹杂其间,行动时,连带起的风都是香的。你说皇后娘娘会不会喜欢呀?”

    “真是个狐媚子,做双鞋偏有这么些讲究。”梁贵嫔拿食指轻轻在婉儿额头上点了一点。

    两个人正在说笑,徐惠妃着宫女抱着小公主韫柔一起来了。彼此见过了礼坐下。韫柔嘴甜,长得又招人喜欢,婉儿和梁贵嫔得什么似的,不停地给她拿吃食,递果子。

    徐惠妃婉转笑道:“懿嫔这样喜欢孩子,将来自己生了孩子怕是疼得了不得呢。若是生了龙子,将来还有晋封的子。按照惯例是这么着。”

    婉儿含笑回答:“借惠妃姐姐吉言。如能生个皇子最好,不知我可有这个福气没有?就是象姐姐一样生个公主,也很喜欢呢。”说着伸手来抱韫柔:“咱们的小美人儿,粉嫩嫩的,多么可。看见她的小脸蛋忍不住想咬上一口呀。”

    韫柔有三四岁了,一双黑宝石似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红艳艳的小嘴咧开着,笑得天真无邪。

    徐惠妃看婉儿穿着鹦哥绿的织锦上衣,系着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忙说:“韫柔小心着,可别弄脏了懿嫔的衣裳。”

    婉儿说:“惠妃姐姐别吓着她,就是弄脏了衣裳值个什么?韫柔对不对?”

    梁贵嫔连忙接过来:“你当心啊,有了孕的人啦。让我来抱着。“又逗韫柔说:”韫柔乖,告诉大家,懿嫔肚子里的宝宝是个小弟弟啊,还是小妹妹?“

    韫柔偏着头只顾打量婉儿,不自觉地将大拇指塞进嘴里吸着。她的母亲徐惠妃见状瞪了她一眼,把那手指头从她嘴里拉出来,用绢子仔细替她擦净了,脸上满是疼的神色。

    韫柔忽然朗声说:“是弟弟,是小弟弟。”徐惠妃在她的小脸上叭地亲了一下,扭头对婉儿说:“小孩子的眼睛干净,真能看见呢。老人都这么说来着。”

    婉儿羞红了脸:“但愿如此吧。”又逗弄韫柔:“以后有了小弟弟,让他陪着你一起玩好不好?你可愿领着他一块儿玩呀?”

    韫柔笑得一朵花似的,一边拍手一边说:“好啊好啊,韫柔最喜欢有人一起玩啦。”

    梁贵嫔撇了撇嘴:“羡慕妒嫉恨啊。”

    婉儿扑哧一笑:“梁贵嫔别急啊。皇上这么疼你,以后有的是机会生呢。最好是生个龙凤胎。一下子儿子女儿都有了,岂不是好?”

    梁贵嫔叹了口气说:“说句老实话,在这宫里,有了自己的孩子才算终有靠呢。不然到老了,总是孤单寂寞。皇上对我么,哪里比得上懿嫔?算了,不说了。”

    一句话,说得几个人都没了声音。韫柔扑闪着大眼睛,一会儿瞅瞅这个,一会儿瞧瞧那个。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