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欲销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宝琳公主靠在软轿舒适的靠背上,闭上了眼睛,不由自主地用手揉了揉额头.嗯,今天要面对的事,确实有点棘手啊!但不得不去做,

    她转移自己的思维,还是想想帅哥算了.

    第一次见到池飞宇,她竟然毫不掩饰地直瞪瞪看了他好久,连嘴都没有合上.实在是,非常有损她这个一贯高雅矜持的美女形象.

    果然名不虚传.堪称完美的一个男人;而他最吸引人之处,还在于他的完美之中带着一丝邪魅.

    宝琳公主这时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美成这样,原来一个很美的男人,也同样具有不同凡响地杀伤力.

    当他开口向宝琳公主求告解救自己父亲的时候,他灵动的双目,忧郁得仿佛会勾人魂魄,他低沉的嗓音,象音乐一样动听至极,让人不设防地就想帮助他,达成他的心愿.

    宝琳公主让韦彦出面去办成这件事.

    因为池安然的人缘向来不错,又确实是无辜受牵连的,再加上李大年暗中相助,所以问题很快得到解决.池飞宇第二次登门拜谢的时候,宝琳公主就向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她是这样说的:"我需要一种药物.长效的毒药.这种药物不会致人死命,也不影响体的其他机能.最好一年之中发作个一两次,发作的时候会很痛苦,除了你,无人可解.服食解药后,则可以迅速缓解症状,却不能根除.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宝石般的明眸,深深地凝视着池飞宇墨玉似的瞳仁,心里想的却是:我在他眼中,算不算是个美女呢?

    池飞宇抿紧了嘴唇,优雅地点点头:"我明白公主的意思.公主不过是想要一种可以控制某人的药物,当他不听话时,药物的毒发作,会让此人生不如死;而这人听话时,便给他解药.这种解药除了我,没有人会配制.但是,此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秘密.而公主也不会让我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对不对?"

    不等公主回答,他旁若无人地继续说道:"所以,这个人会老老实实地,永远听公主一个人的话."

    他扬起右手,唇边有魅惑的笑,极其潇洒地打了个响指:"没有问题.公主救过家父,因此,在下愿意供公主差遣.明,我就可以将药物和解药送到公主府上."

    宝琳公主露出了冶艳媚的笑容,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有这种笑容,她不可以笑得端庄高贵一些吗?

    池飞宇说到做到,果然将他许诺的东西送了来.

    宝琳公主将这种药粉掺在做好的一块酥糖里,仔细地用红绿丝作了记号,另外又将少许带在上,以备不时之需.

    今的路途似乎特别短暂.到了绮景宫见着婉儿,宝琳公主含笑行礼问好,心里虽然紧张,表面却丝毫不露出来.

    婉儿也没觉出什么异样.仍然照常接待.

    宝琳公主含着殷殷笑意:"恭喜懿嫔,贺喜懿嫔,升了嫔位.那么懿嫔封妃的子,想来也是不远了."

    婉儿唇边凝着一抹浅笑,小小的梨涡满盛着甜蜜:"因为公主,才有婉儿的今,所以功劳簿上,头一个就是您的名字."

    宝琳公主打量着婉儿,忽然说:"懿嫔耳上的珍珠耳钉虽然美丽,似乎少了一份贵气.来,让我帮你把这付耳环戴上好吗?一定会让懿嫔增色不少呢!"

    宝琳公主一边说一边取出精致的水晶盒子,里头是一对镶宝石白玉坠耳环.不等婉儿推辞,她示意晓月帮婉儿把珍珠耳钉取下,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将白玉坠帮婉儿戴在耳垂上.

    那白玉坠长茄形,用金丝缀以金叶四瓣,每瓣上镶宝石一颗,光芒耀眼.

    婉儿挚着晓月送上来的菱花镜端详着,芙蓉粉面旁一双玉坠轻,越显得波流慧,樱唇动.于是谢道:"公主费心了,很美丽的耳坠呀."

    宝琳公主扮出兴致勃勃的样子说:"昨,我亲自照着你那酥糖方子做了些出来,今天一定要让你尝一尝我的手艺.我可是难得有心思做一次哦!"

    说着让侍女打开带来的食物匣子,用三镶银的乌木筷子拣了一块酥糖,亲手送进婉儿的嘴里.

    婉儿柔声说:"我自己来吧,哪好让公主动手?"

    然而宝琳公主不由分说,极是殷勤.婉儿自然不好避让,也拂不下面子,只得张了嘴,让宝琳公主喂她服食.

    宝琳公主耐心地将一块酥糖都喂婉儿吃了,笑着问:"味道怎么样?和你教的,不离十吧?"

    婉儿捧着茶盅喝了一口,点点头:"公主天聪慧,一学就会,味道确实不错."

    转头看见宝琳公主神色古怪地盯着她瞧,不觉诧异地问:"有什么不对吗?"伸手抚了抚脸:"还是我的脸上脏了?"

    宝琳公主一挥手,命令周围的侍女都退下,这才开口:"懿嫔吃了酥糖,这会子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吧?"

    婉儿立刻变了脸色,急忙问道:"公主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吃了酥糖,我会有不好的反应呢?难道,难道这酥糖~"

    公主幽幽地说:"酥糖里面掺了一种药粉.”

    婉儿的眼神凌厉起来:”公主实说吧,到底是什么毒药?”

    宝琳公主姿态轻倩地拈起鬓边的一缕秀发,指上一枚嵌明钻海水蓝玉戒亮如星辰,光芒璀璨,眼睛却看着别处:”也不过是花粉罢了,取自一种非常妖娆美丽的花朵.据说花粉里有迷幻成分的东西,再掺上一种什么毒虫,服食之后,一年会发作两次.发作的时候,从骨头到肌到皮肤,从里到外,一层层痒到你发狂,恨不得扒开自己上的皮,连内脏都想挖出来挠一挠。”

    然后毫不畏惧地迎上婉儿的眼睛:"据说有人服食之后,皮肤都抓破出血了,还是痒,天天晚上睡不着,挠的一手一的血,最后,体精神都崩溃了,自杀而亡."

    婉儿听得全发冷,然而面上仍然镇静着.

    宝琳公主还在说:‘这样的东西,却取了那么暧昧的一个名字,叫做.‘

    婉儿缓缓地走到宝琳公主面前,伸手捧起她的脸,仿佛要看进公主的内心深处,让她无法逃避:”为什么?为什么公主要这样对付我?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公主的事,甚至,我连冒犯公主的心思都没有过.”

    公主的眼睛里有着一丝愧疚和慌乱,但她很快控制好自己的绪,高傲地昂着头:”我不得不这样做.你的心机太深了,如果我不能控制你的话,我很害怕会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你还记千秋节上那些人说过的话吗?不要忘记,你是我送进皇宫的.如果你做出不当行为,会连累到我,连累到我的全家.我不能拿全家的命陪你赌,你明白了吗?”

    是了,自己一门心思对付皇宫中的女人,露了锋芒;谁知却让宝琳公主生出了忌惮之心,所以才想了这么个法子来对付她吧?.

    婉儿冷笑一声,自顾自转,没有说话.她的心汩汩流着血,却感觉不到痛.她早巳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无缘无故对你好的.对你好的人,都是有目的的.

    宝琳公主进一步解释说:”解药在我手上.只要你听话,发作之前我会把一次量的解药交给你.这样,你不会感受到任何痛苦.此外,它不发作时,也不会对你的体造成别的副面影响.”

    婉儿莞尔一笑,接着格格地笑出声来:”也就是说,只要我还活着,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得听从;否则就是不听话了.不听话的后果,当然是毒药发作,生不如死.尊敬的宝琳公主,我说的没错吧?很好,你做的很好~”

    她继续纵声大笑,那笑声变得冷而恐怖,令宝琳公主不期然地起了一鸡皮疙瘩.

    宝琳公主也知道,从此往后,和婉儿的和平相处时代,已经完全过去了;披着温的面纱已经撕下,她们将只有互相利用,狼狈为的关系了.当然,在外人面前,她们还会照常保持着往的和谐,那是必须的.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