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蛛丝马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次,内务府总管赵全亲自带了一群内监和宫女,来绮景宫里让婉儿挑选。很是恭谨有礼。

    婉儿让陈德海和苏心拣清爽伶俐的挑了几个。暗暗吩咐说:“这几个人虽然是我看着挑进来的,毕竟是外面来的人。你们两个小心看管着,只让他们做粗重的活吧,无事不要到我跟前来。”

    陈德海答应了,自去训练新来的人,教她们规矩。

    婉儿只觉得人懒懒的,提不起精神来,忽然看见窗外停着一只白鸽子,神态安详、幽静。鲜红的短喙、金黄的眼圈,尤其是那洁白的羽毛,显得特别的美丽、异常的圣洁。阳光照在它上,使那白转变为淡淡的红,似乎是白羽毛在发出柔和的光亮。

    想起自己也曾建了鸽舍,派专人饲养着这样一群美丽的小东西呢。不觉心舒畅起来,兴致勃勃地领着苏心晓月她们来到后园,远远站着,看手下的人训练信鸽。

    见那叫小成子的内监,以口哨呼唤鸽群后正在喂食。甚至有鸽子飞到他的手上啄取食物,也有站在他肩头的。很有几分惊奇羡慕。

    小成子骄傲地展示他的训练成果,例如用哨子呼唤鸽群吃食、出舍、归巢、散步、洗澡和发出警告等。又自制了各种颜色的三角旗子,红黄绿白黑。非常醒目。通过旗语来训练鸽子的飞翔。

    婉儿不免和颜悦色地询问。小成子见这么一个大美人立在跟前,艳光晃得他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了,然而哪敢正视,垂了头小心翼翼地回道:“红色旗:插在鸽舍屋顶作为强制飞翔的信号,训练久,便能使信鸽养成见舍顶有红色旗,就飞行的习惯。绿色旗:在强制飞行快结束时,立即用绿色旗换下红色旗,如此反复训练,信鸽在飞行回到驻地上空,见到绿色旗时就能迅速降落。白色旗:插白色旗在舍顶时,鸽子就能养成见到白色旗就自由活动的习惯。黄色旗:作为唤鸽入舍的信号,可与声响信号同时使用。黑色旗:作为鸽子遇险,急需立即飞走的警告信号。”

    婉儿点点头:“我明白了。想要鸽子飞用红旗;要它落下来用绿旗;黑色旗就是告诉它有危险,别呆在这儿了。”

    又嫣然展笑:“鸽子不认人只认旗子吧?亏你怎么想出来的?这法子好。我要赏你呢。”果然命晓月拿了银子赏他。小成子叩谢不迭。

    苏心见婉儿似乎有些乏了,忙搀着她回了内。

    婉儿仍在想着那些鸽子,找来陈德海说:“以后多制些绿色和黑色的小三角旗,分发给与咱们有联络的那些人。遇到有紧急报,又不便通传的时候,可借这些鸽子来传递信息。你让训鸽人在鸽子脚踝上上个管状物,方便塞入纸条什么的。至于具体方法,你们想去。”

    陈德海连忙应了,想了想又说:“这个倒是不难。就怕有人嘴不稳,走漏了消息什么的。人心最难控制啊。”

    婉儿沉吟着:“这话倒是有理。唯有小心两字吧。一定要信得过的人,才把这旗子给她呢。你们平接触着,谁是可靠的,谁是不稳当的,心里到底有几分把握。就是消息走漏出去,这个人也不能轻轻放过了他。不妨把这话也说明白了。我要对付个把奴才,还是绰绰有余的事。跟着我嘛,以后我有了好子,个个都少不了好处的。”

    陈德海躬说:“奴才明白。”

    苏心离开片刻,回来禀道:“刚才有宫女帮着茜草换衣裳时,发现她一只手紧紧握着,怎么也掰不开呢。费了好大力气,险些没把她骨头弄折了,才展开了。里头却藏着这么件东西。懿美人请看,”说到这儿,自己打了一下嘴:“奴婢该掌嘴,如今可不是该叫懿嫔了吗?”

    婉儿笑了一笑:“刚开始不习惯也是有的,慢慢儿就好了。”定睛细看,苏心掌上托着一枚小小的金环。不用说,从款式和作工上就能看出,是只金耳环。

    她的眼光一凛:“可查得出来是谁的吗?这东西在茜草手心里握着,准定是凶手落下的东西。”

    苏心与陈德海对视一眼,这才说:“这只金耳环样式极其普通,宫女中有这一类耳环的不在少数,急切间要查明是谁的,不是件容易事。只是,这耳环上有血迹,分明就是茜草遇害时,从凶手耳朵上扯下来的。”

    婉儿赞许地点点头:“苏分析得不错。从这只金耳环咱们至少可以知道两点,其一,这个凶手是个女子;其二,凶手行凶时,被茜草从耳朵上扯下金耳环。”

    她的纤纤食指在自己的腮上按了一按,微合双目,那长长的眼睫毛象扇子似的扑下来,然后张开眼睛,波光流转:“既然耳环上留下了血迹,那么耳朵上必然会留下伤痕。所以,注意一下哪个宫女耳朵上有伤口,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吗?等闲的话,耳朵上不容易受伤吧?”

    陈德海衷心赞道:“懿嫔真是聪慧。奴才一定尽快着手,将这耳朵上有伤痕之人查出。”

    婉儿微微一笑:“记着,不要鲁莽行事,切勿打草惊蛇。一有了眉目立刻报与我知道。这样的话,我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倒想看看,有胆子在宫里杀人的这个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说着,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苏心插嘴道:“这个凶手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岂知已经留下了马脚。不过她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耳环丢了的,天天照着镜子呢。何况耳朵疼,能没有感觉吗?说不定会想办法掩饰的。”

    晓月一直静静地听着,这时候也说:“奴婢觉得,既然留下了伤痕,一两天之类是不会好的,只怕还没有这样的灵丹妙药呢。不过当然是越快找到凶手越好啊。”

    婉儿拿眼睛看着陈德海:“既是这么着,你自己看着办吧。回头告诉我找不到这人,我可是不依的。再给你提个醒,重点应该放在冷淑妃宫里;然后才是林婕妤、洪容华这些与她交好的妃嫔那儿;最后才是旁的人。”

    陈德海执着手说:“奴才明白。兵贵神速,奴才告退,立刻就去办这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