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先下手为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两人正在这里说话,忽然有太监慌慌张张来禀报,说是绮景宫的宫女叫做茜草的,不知什么缘故,失足掉进井里淹死了。

    婉儿和苏心对视一眼,心里不免咯噔一下,仍然镇静着说:“原来是她?好好的怎么会掉井里去的?是哪儿的井呀?”

    小太监回说:“是御花园东南角上的那口井。打水的看见尸首,赶着叫人打捞上来,谁知是她呢。想是在井跟前玩耍,失了脚,掉下去的。”

    婉儿沉吟一会儿才说:“既然是我宫里的宫女,少不得赏些银子发送了吧?做两新衣替她装裹;请几个僧人,念经超度超度她。你去回了陈德海,就说是我说的。”

    小太监应了,领命而去。

    苏心看了婉儿小声分辩说:“并不是我们的人动的手。懿美人吩咐过,迟些时候再料理这件事,所以奴婢还不曾对人说过。”

    婉儿点点头:“是了。咱们惦记着茜草,谁料还有人更惦记呢。西边的那个生怕她嘴不稳,走露了风声,惹来祸患,于是迫不及待地先动了手。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却是蟑螂捕蝉,黄雀在后。”

    “把茜草解决了也好,省得咱们费心动手,不是少了一个麻烦吗?”苏心脸上并没有表,极其冷静地分析道。

    婉儿也僵着一张脸,在自己眼皮底下把名下的宫女就这么弄死了,不由得让她脊背有凉飕飕的感觉,她能保证自己就百分之百的安全吗?她的眼睛里有冷冷的光,为了维护自己,该出手时她也绝不会手软的。这场女人的战争,同样充满了你死我活。

    苏心连大气也不敢出,半晌才听到婉儿说:“茜草虽是死了,自然死不足惜。现在就派人去守着,别让人再动了什么手脚。给她装裹的时候多留个心眼,看看可有什么蛛丝马迹没有?咱们的人以后要多加防范,不可再着了人家的道。”

    苏心低低的声音应了个是字,有太监通报:皇上驾到。

    婉儿连忙收拾好心,在脸上勉强带了几分浅笑,风姿迷人地跪倒迎接。

    玄昊大步走了进来,将婉儿搀了起来:“你有了子,往后不用这样多礼了。”说着朝她脸上看了看:“似乎丰腴了呢。为什么今神色有些异样?眼睛也揉得红红的?”

    婉儿于是把茜草的事说了,又说:“毕竟服侍过臣妾几,所以听了心里难免有几分不好受的。”

    玄昊并不放在心上,只说:“上次你宫里打发回公主府一个,如今这个又没了,人手哪里够使?你如今怀了龙种,更要加倍小心着。不如明天叫内务府总管过来,帮你多挑几个机灵懂事的宫女内监来服侍你吧。”

    婉儿谢恩说:“请皇上作主就是,臣妾没有异议。”

    玄昊又说:“嫔妃怀孕后可以晋升一级,你先晋为嫔,依然用懿为封号吧。”

    婉儿连忙跪下:“谢陛下圣恩。”

    玄昊笑道:“才怎么和你说来着?又来了。”这才想起来:“懿美人曾经对朕讲过一个梦,朕印象深刻。觉得也是个非常好的吉兆。因此特地命宫内的御绣司,设计绣制了一架屏风。已经给你抬过来了。美人请鉴赏。“

    当那架刺绣精美,色彩艳丽,且人像真的屏风,真的出现在婉儿眼前的时候,她仍然大吃了一惊。因为它把自己上次虚构的那个梦,如此真实完美地表现了出来,就好象那个梦真的存在过一样。

    紫檀木的架子,有细致精美的花纹雕饰,极浅极淡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绣着织金的云朵。有形态各异,妖娆艳丽的花儿在脚下盛放;正中是三个栩栩如生的美女,冶容秀骨,旷世无匹。

    左边着红衣者含笑而立,衣带飞卷;中间淡白软绡者手持一圆形物,正往右边的碧裳女子怀中塞去,那圆形物黄灿目,光芒耀眼,使人不能视;再仔细看那碧裳女子,面目依稀是婉儿的模样,风致楚楚,脸上带着一分恍惚,两分愕然的神,实在是生动至极。

    婉儿看得低声惊呼,急忙掩住樱唇,好一会儿才说:“陛下。这屏风绣得活灵活现,使臣妾好象回到那梦中景。”又福了一福谢道:“陛下对臣妾如此深,这番感激,实在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玄昊拥住她,轻声说:“只要你好好照顾自己,好好让我们的孩子健健康康来到这个人世,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请相信,虽然朕没有夜夜陪在你的边,然而,在朕心中,却时时牵挂着你。”

    “是,臣妾相信您的话。臣妾的心一如陛下。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带着泪光说了这句话,又轻轻道:”臣妾会将这屏风放在寝室中,就犹如陛下陪在我的边一样。我会凝望,直到孩子生下为止。”

    婉儿的心中有着暗暗的欢喜,自己随口编的一个梦,原来玄昊却这般相信,并且视为绝好的吉兆.那么,对未出生的孩子来说,算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吧?

    玄昊滚烫的唇吻了上来,她轻轻地掩住:“太医嘱咐过的,前三个月要分外小心。您忘了么?”

    玄昊露出失落的神色,搂紧的手臂也放松了:“朕忘记了。婉儿,不能拥有你的感觉真的不好。”然而他还是松开了婉儿,退坐在椅子上。

    婉儿走了过去,从后温柔地圈住他的双肩,俏小巧的下巴搁在玄昊的左侧肩头,摩索了一阵子,才细声细气地安慰道:“不如皇上去徐惠妃那里歇息吧。也可以看看韫柔公主。小公主粉雕玉琢,可得紧。”

    然而玄昊扬起手勾住她的粉颈,只是不肯:“罢了。朕只在这里静静陪着你,一定不扰你可好?”

    婉儿格地笑了一声,把香腮偎在在玄昊的脸上,静静不语了.

    是夜,玄昊宿在绮景宫,抱着婉儿的躯,却怎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间,只得在婉儿耳边轻轻道:"好婉儿,你瞧瞧它,这般不听话么!"拉住婉儿的手探向那昂然立的所在.

    婉儿扑哧一笑,也怕老是不能满足玄昊,他的心被别的女人勾了去.因此含羞带怯地替他解衣宽袍,接着用手弄起来,又将俏脸凑到他的股间,绣口檀舌轻.那种温柔软的触感,吞吞吐吐之间,霎时令玄昊如入仙境.

    玄昊唔了一声,不住婉儿唇舌的拨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却还不忘调笑:"谁家玉人学吹箫?"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