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忌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宝琳公主得了密报,知道对付皇后的计策已经成功了.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把蛾眉皱了一皱.虽然这出戏里,她也扮演了掌握成败的关键角色,然而,想到懿美人的心机和运筹帷握,倒是不容小觑的人物呢!

    看来自己以前真错看了她,被她外表的柔顺恭敬瞒过了,只想把她当作自己的棋子送进宫去.怕就怕以后这个棋子得了势,不但不听自己的指挥,再回过头来对付自己的主子,那不是养虎为患,自寻烦恼吗?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只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虽然目前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毕竟懿美人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她还必须仰仗自己的扶持;然而照着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将来再生了龙子下来,凭懿美人的头脑,她会老老实实地只满足当一个宠妃?她还会听从自己的指使?

    宝琳公主这样一想,不觉有些烦燥起来.她立起,在屋中慢慢地踱着步.就听见下人回报:"禀公主下,李公公来了."

    宝琳公主眼睛一亮:"快快请进来."

    李大年快步进入,见过了礼才坐下,公主又命人看茶.在李大年喝茶的空隙,她缓缓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李大年静静地听着,胖胖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微眯了一眯眼睛,才开口说:"这懿美人年纪不大,心思却很慎密,为人处世,算得上机灵圆滑.前几她为了试探老奴,故意拿两个小金人来做筏子."

    公主哦了一声,问道:"她是怎样试探公公来着?"

    李大年于是把那景描绘了,又说:"老奴自然应付得滴水不漏.看她事后把两个小金人都赏了老奴,就觉得她不简单啊."

    宝琳公主也点点头:"她在应酬这一方面,向来令人如沐风,不能说没有手段.再加上她行事的心机,因此我才有了担心,怕此女后不好控制啊!"

    "公主思虑得极是.所以要早做打算,怎样更好地控制住她?让她不会有反过来与主人为敌的机会."

    "这正是我找公公来此的原因.公公久经宫中沉浮,什么事没经历过?还请公公帮我出个主意才好."

    李大年沉思起来,他一动不动地坐着,几乎让人以为他睡着了.

    宝琳公主也不去打扰他.屋内静默得空气似乎也停止了流动.

    良久李大年蓦地睁大了眼睛:"有了,我近遇到了一个很奇特的年青人.他的名字叫池飞宇.父亲是洛阳刺史池安然,太后诛杀大臣杨骏,池安然因为是姻亲而受到牵连,被关进狱中,所以池飞宇求告到老奴门下."

    宝琳公主点点头:"我听说过这个年青人的名字.据说他的美超越了别.花一般,粉一般嫩,皮肤白皙如玉。他坐在车中到洛阳的街上游玩,远远望去,恰似白玉雕成的塑像,街上行人纷纷赞叹:谁家璧人!因此都称他为池璧人。"

    李大年微微一笑:"没想到公主居然也听说过他."

    "是的.韦彦算是有名的帅哥了,但每当他见到池飞宇时,总会叹息道:“珠玉在侧,自惭形秽。”

    更为夸张的是:由于他每次出门都会造成交通瘫痪,所以后来他的父亲池安然就止儿子随便上街。一次,他出去办事,那里的人们听说池飞宇来了,争相观看,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观者如潮.

    不过这话,宝琳公主没好意思说出来.连她自己也觉得有点戏说了.

    原来宝琳公主是从夫韦彦那里,才听说过池飞宇这个人的.韦彦已经够美的了,由此可以想见,池飞宇到底是个什么等级的帅哥.

    不过宝琳公主却一直没有见过池飞宇.原因很简单,池飞宇极少在京城露面.说实话,宝琳公主倒是很想见一见这传说中的帅哥,到底有没有美到那种程度呢?也许闻名不如见面也说不定.

    李大年捏着下巴颌:"长得美可以说是他的一大特点,但更特殊的是他擅长调配药物.因为公主刚才提出的问题,所以我才想起了他."

    沉吟了一会儿,李大年继续说:"什么时候把他带来求见公主,您可以在他父亲的问题上,助他一臂之力.据我所知,池安然确实是无辜的.然后您就是他的恩人.当公主需要他的时候,他自然是不会推辞的."

    宝琳公主点头称是:"好吧,这件事我还要仔细斟酌.公公尽快把他带来就是."

    苏心亲自捧了茶送到婉儿手边,带着笑问:“懿美人倒与丁采女合得来。想她不过是个无宠的人,位份既低,又没有家庭势力,难得您这样待她。其余拜高踩低,看碟子下菜的人就多了去了。”

    婉儿细细品着茶,隔了一会说:“据我看,丁采女不光清丽柔顺,且聪明伶俐。更要紧的是心地纯良。当初失了皇上的欢心,也不过因为初入宫不解事的缘故。如今经过这么一场挫折,想必会洞明世。”

    她轻轻搁下什锦小茶杯,又说道:“你不是说过她和我长得有几分相象吗?尤其是眼睛。”

    苏心应道:“是。奴婢曾说过这话的。”

    “也许是因为这样,我心里竟有几分拿她当姐妹看待呢。再说了,我如今有孕在,过些子越发沉重,是没有办法侍奉皇上的。那起妖精似的女人,得了这个空还有不尽力引皇上的吗?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我亲手扶植一个。我看好这丁采女,如果加以恰当的教导和训练,她必不会输给旁人的。你想,我帮助她重得皇上宠,她自然深怀感激,会不与我一心一意、同仇敌忾吗?”

    苏心想了一想:“懿美人眼光是不会错的。只是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小心为好。百般抚养宠一条狗,也有反过来咬主人一口的例子呢。”

    婉儿微吁了一口气,以手支着下巴说:“我何尝不这样想?因此还要考察她一些子。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