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借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陈德海和苏心眼巴巴望着婉儿。婉儿扭过头对着陈德海说:“你下去吧,这件事不可以让外人知道。否则唯你是问。”

    陈德海忙答应着,这才退下。

    苏心带了三分小心问道:“懿美人可要早做安排呢。据奴婢看来,不能让皇后完成了心愿才对。”

    婉儿黑宝石似的乌眼珠灵活地转动着,半晌才说:“这事让我再考虑考虑。咱们犯不着和皇后正面冲突。如果让她恨上了咱们,也不是什么好事。最好既能阻住她,又不让咱们落下话柄儿。”

    苏心点点头:“如此一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又问道:“懿美人饿了么?奴婢这就叫小厨房送上餐来。

    婉儿唔了一声,又陷入了沉思。

    到了晚上,婉儿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塞着菊花花瓣的枕头沙沙地响。黑暗象葡萄紫的绒毯包裹着她,几乎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的人生,犹如逆水行舟,不是进就是退,她还有第三种选择吗?并不是她喜欢害人,如果她不先下手的话,她能怎么办?当青耗完,当美貌消失,而新的青美貌的女子如潮水一样涌现,她还剩下什么?

    所以,这件事是一定要做的。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如果在皇后的求子灵药上动手脚,只怕没有宫女内监有那个胆量吧?钱财虽好,如果没了命去享用,等于是一场空。何况金嬷嬷那只老狐狸,一定会严密看守灵药,不容人接近。

    但毫无疑问的事实就是,玄昊是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环。如果没有玄昊与皇后欢,那求子灵药不会自己产生效果。总不见得皇后敢另外找个男人来代替吧?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只要在这一,想尽办法将玄昊从皇后边拉开,便他无法与皇后交合,那么,皇后也只能哭无泪了。

    只是,自己不想和皇后结下梁子,做这件事的人就不能是她婉儿了。应该是谁?让皇后去恨她,去咒她,最好再报复于她,而自己只需微笑着隔岸观火。

    好吧,让冷淑妃去成为承受这一切的人。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冷淑妃怎么会听从自己的话呢?懿美人亦是她的眼中钉、中刺啊。

    婉儿唇边露出了冷酷的微笑,她已经成竹在了。

    天才亮,婉儿睁开眼就让侍候的宫女帮着更衣洗漱,又命人研墨铺纸。连早膳都没用,伏在案上匆匆写就一封书信。

    苏心和陈德海早早便过来侍候。婉儿让苏心俯耳过来:“还记得那茜草吗?现在用得着她了。她不是冷淑妃派到咱们边的细吗?咱们也让她报效报效她的主子,不能白耽搁了她。”

    苏心疑惑地瞅着婉儿,不明白她的意思。

    婉儿笑得花枝招展:“你这两,派她到我边当差,不用提防着她。咱们也学一回周瑜,让她做一次蒋干,你说好不好?”

    苏心恍然大悟的样子,连连应是,嘴里念着:“周瑜,蒋干。奴婢是听过这出戏的。倒要看看,茜草怎么做这蒋干。”

    婉儿做了个示意她噤声的动作,想了想又对陈德海说:“你亲自去宝琳公主府上走一趟,把这封信交给她。记着,要亲手交给她。”

    说着将写好的粉蓝色薛涛笺叠了个方胜,才递给陈德海。又嘱咐说:“千万不能弄丢了,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陈德海笑道:“懿美人就放心吧,奴才连这点子事都办不好,还怎么在您跟前混啊。”

    婉儿点点头:“嗯。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论什么事,都记着这个道理。”

    陈德海领命而去。

    第二,宝琳公主入宫,却先去皇后的储秀宫拜见一回,才来见婉儿。

    婉儿自然高高兴兴地接着叙话。见奉茶伺候的宫女里,果然有那个茜草,不觉微微一笑,暗中使了个眼色给宝琳公主;表面上却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宝琳公主掩嘴而笑:“今去皇中探望,却原来皇后也相信民间流传的,所谓求子灵药呢。说是某尼姑的秘方,奇效无比。”

    婉儿惊奇地说:“有这回事吗?这样说来,那些没有生育的妇人,都去求了来,岂不是个个都能有孕了?”

    宝琳公主正色说:“连皇后都信了,想来总有几分道理的。那丸药我也见了,香气浓郁,不象凡品呢。据说壬子服下,再让皇上作成,怀上龙胎十拿九稳。”又放低了声音叮嘱:”懿美人千万不可外传,连我也是机缘凑巧才得知的。”

    婉儿格地笑出声来:“明白啦。御姐想是偷听来的吧?这样的秘密,皇后怎么肯告诉人?”

    宝琳公主诡秘地笑:“你知道也不用说出来啊。我刚好在那边,见她们鬼鬼祟祟,交头接耳。偏是我耳朵尖,眼睛亮,休想瞒得过我去。”

    婉儿伸个懒腰,不甚感兴趣的样子,随意说:“皇后若是怀孕,生下龙子那可是嫡子呢。将来必定是太子无疑了。”

    宝琳公主也说:“可不是嘛。如此的话,皇后自然最高兴不过,就是太后和皇上也了了一个心愿。”

    婉儿得着机会,偷眼打量茜草,只见她目光闪烁,脸上微露喜色,却强自镇定着。自己只当作不知,依旧和宝琳公主闲话。

    就听得宝琳公主说:“你前几亲自指挥厨子做的那酥糖,我吃了觉得滋味很不错。索把制作的方子告诉了我,我什么时候想吃了,好命府上厨子做了来。”

    婉儿娓娓道来:“用芝麻、炒面、饴糖、松子、桃仁和麻油作为原料,拌匀后,经过烘制,切成长五分、宽三分、厚一分的方块。火候时机一定要把握好,才能外黄内酥,甜而不腻,入口即化。”

    又笑道:“说了你哪里记得,还是我写了方子你带回去吧。”一边说一边仍用薛涛笺写了,交给宝琳公主。

    宝琳公主收了,说:“家里的小儿郎,寻不见我怕要哭哩。我且回去,下次再来看你吧。”

    婉儿殷勤送客,把上次的酥糖让宫女包了一大包给宝琳公主带了去;另取了一对小小的虾须金钏,笑着说:“这不过是个玩艺儿,拿去给公主的小儿郎耍吧。镯子虽然不值什么,上面镶的珠子倒是西洋进贡来的。”

    又取过两匹耀光绫说:"这是野茧织成的绫子,奇纹突起,光彩人。公主不嫌弃收着,自用赏人都好."

    宝琳公主少不得谢过了,告辞而去。

    是夜,茜草果然偷偷儿溜了出去。监视她的人连忙禀报了上来。婉儿气定神闲地笑着,只顾品着芥茶不说话。

    苏心不放心,悄悄儿问:“懿美人这样有把握,那冷淑妃一定会出手?若是不能成功怎么办?”

    婉儿用长长的指甲扣着茶杯得得作响:“冷淑妃一定会出手,她比我更紧张皇后是否有孕生子。当然了,如果她不能成功,我只好自己出手,我已经有备无患。”

    苏心默默地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