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求子灵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回了绮景宫,婉儿便命宫女去请来太医沈振原。她笑容可掬地说:“如今我有了孕,整个差不多都知道了,我自然也不用藏着掖着的。明你就大大方方去禀报了皇后吧。以后还请沈太医多花些心思,帮我调养着。这里先谢过啦。”

    一边说着一边让苏心奉上厚赏。沈振原起先还不敢收,苏心说:“你只管收着。懿美人向来慷慨大方,对她好的人,心里总是记着呢。“

    婉儿也说:“沈太医不必客气,若是不收,岂不是不给我面子吗?”沈太医唯唯收了。

    看着沈振原恭敬地退下,婉儿让苏心揉着肩膀,一边问:“这丁采女样貌脱俗,又有相当的文学素养。却为什么不得皇上的欢心?”

    苏心想了一想说:“这丁采女当进宫,还是李公公千挑万选从民间选来的。懿美人不觉得她眉目之间,和您有几分相仿吗?特别是眼睛,简直神似呢。只是她的美没有您那种光彩夺目,型也怯弱些.”

    婉儿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

    又想到宝琳公主曾提到皇上夜梦神女,因此才有了李大年民间寻觅的事,丁香之所以入选,自然是因为和梦中神女有几分相似的缘故。而自己的面貌与神女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所以丁香和自己相象,也就不奇怪了。

    苏心又说:“丁采女刚来时,也曾雨露频沾,大受皇恩。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皇上很不高兴,从此疏远了她。”

    晓月正好来禀:“衣裳已经送到丽晶宫洪容华那边。还赏了奴婢呢。”

    婉儿只说:“知道了。”又睃了苏心一眼:“你倒是说呀,到底是件什么事呢?

    苏心接着说:“据说是游湖的时候,丁采女一时兴起,自己上了小船,要亲自桨。因为她本是江南女子,自小儿就会的。皇上也觉得新鲜,竟依了丁采女,两个人坐了小船。”

    “划到湖心。小船不知怎样摇晃起来,皇上是不会水的,不免有些惊慌。丁采女不但不想办法稳住船儿,还格格笑起来,趁势把小船摇晃得更加厉害。害得皇上跌了一跤,几乎把腿骨跌断;更险的是,差点儿掉进湖里。看得边上一众人心都悬了起来。”

    “皇上勃然大怒,丁采女见闯了祸,这才小心翼翼把船儿划了回来。皇上从此之后再没有召见过她了。”

    婉儿哦了一声:“毕竟是民间女子,心思单纯,不会揣度皇上的心意;也不晓得面对皇上,什么该做什么该说,才能得着欢心。”

    苏心应了个是字,又说:“丁采女在皇上面前失了宠,后来无意中连皇后也得罪了呢。”

    “为什么连皇后也得罪了?这我倒想不明白了。”婉儿诧异地说。

    “也是不久前的事,皇后娘娘听得莺声流丽婉转,不觉连赞了几声。丁采女便说,二三月的莺,唱得才叫悦耳动听呢。这时绿肥红瘦,莺声老了。皇后娘娘听得这个老字,想是嫌丁采女讽刺她老,因此也不喜欢。”

    婉儿笑起来:“论起年纪,皇后娘娘比皇上还大着几岁呢。合宫嫔妃里确实她最大,怪不得怕听见这个老字。”

    苏心放低了声音:“当初太后作的主,皇上十七岁大婚选后妃的时候,皇后已经二十一岁了。皇后娘娘倒是为太后完成了一个她老人家不能完成的心愿,让何家的女人正大光明经由午门,太和门被抬入皇宫。”

    婉儿自然听懂了苏心的意思,只有明媒正娶的皇后才能坐着轿子由午门,经由太和门进入皇宫,而当今太后虽然贵不可言,当初的份却是由良家子进的宫呢。

    婉儿抿嘴一笑,又叹了口气说:“丁采女也可怜,得不着皇上皇后的喜欢,家世又不好,难怪人人都想欺负她。如果有一,我失去了皇上的欢心,下场也是和她一样吧?”

    苏心连忙安慰道:“懿美人想得太多了。依奴婢看,皇上对您的意,实在是深恩重,别人难以超越啊!何况您现在有孕在,福泽深厚,将来还更要锦上添花呢!哪里是丁采女可以比拟的?”

    两个人说着话,陈德海一本正经地走了进来,行过礼便回道:“奴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把懿美人要的消息打听来了。”

    婉儿精神一振,忙问道:“可是上次尼庵的事么?打听到怎么说?”

    陈德海近了一步,躬着子说:“回懿美人的话,正是这件事。据那主持的老尼慧净师父说,向她求子的是一位份极高的贵人。与她接洽的则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夫人,不但出手大方,而且许诺事成后必有重赏。奴才打听那老夫人的形样貌,分明是皇后的母金嬷嬷无疑。”

    一旁的苏心也插言说:“奴婢确实有一次看见,金嬷嬷领了出宫的腰牌。”

    陈德海接着说:“金嬷嬷第一次去,从尼庵用彩线系回几个泥孩。第二次去就是领那求子灵药的。”

    “求子灵药?“婉儿扬起眉毛,好奇地问。

    “正是。据那老尼介绍,这求子灵药非得根据各人的生辰八字来调配不可。否则便不灵验。此外,必须用头生孩子的胎盘,拿酒洗了,烧成灰儿,用重罗筛过,和符药拌在一处。这一味药引子不好得,才花了这么些子。”

    婉儿眼光一闪:“你就打听到这么些?还有呢?”

    陈德海得意地一笑:“懿美人别急,奴才知道您想问什么,自然是这求子灵药的服用时间了。奴才为了从老尼口中出这个来,真是费了多少心血啊,就是银子也花得不少了。”

    婉儿笑着啐道:“好猴崽子,和我掉花枪呢!你就是那闹天宫的孙悟空,也逃不出我这如来佛的手掌心去。花的钱算什么?事办好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快与我仔细说来。”

    招得苏心也一脸的笑。陈德海颠地说:“奴才先谢懿美人了。慧净师父说了,这求子灵药必须拣壬子服下,然后与夫主交合,才有可能受孕呢!这个子错过,便无效了,又得再等一年之后,方可重新配药。”

    婉儿听得极为仔细,又疑惑地问:“为什么非得等一年呢?”

    陈德海为难地回道:“这个,这个老尼却不肯说,说是天授机密,不得外泄。”

    婉儿让晓月取了历头来,看看几时是壬子

    晓月揭开看了一回说:“今是十九,是个庚戌,倒是个好子呢.金定娄金狗当直,宜祭祀、官带、出行、裁衣、沐浴、修造,再过三天,便是壬子了。”

    婉儿点点头:“知道了。”便再不说话,只低着头出神儿。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