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丁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老在绮景宫闭门不出,也不是长久之计。婉儿不能让那些诋毁她轻视皇后的流言蔓延,于是又恢复了去储秀宫请安的规矩。

    虽然形并没有变化,还是换了一宽松的湖色织金绣兰花的宫装。她一露面,立刻引来了众嫔妃的注目。

    林婕妤仔仔细细朝她脸上看了一眼,带着一丝嘲讽的笑说:“懿美人病了这么一阵子,反而气色越发好了,竟是白里透红哩。似乎还丰腴了少许。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洪容华也说:“据说懿美人宫中常常笑语喧哗,闹非凡啊。想是心宽体胖吧?我也想不明白,有嬉戏的闲暇,为什么给皇后娘娘请安,就短了精神呢?”

    冷淑妃转过头对着皇后说:“依臣妾看,都是皇后娘娘待人过于宽厚仁慈,一些不惜福的人便得寸进尺。要不怎么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呢?”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皇后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起来,又想到千秋节那,玄昊当着众人就说出斥责的话来,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都是因为这个懿美人的缘故。两件事犯在一处,便凛了神色,对着婉儿说:“懿美人可有什么话要说吗?”

    婉儿连忙跪下说:“臣妾染小恙,有太医可以作证。一直在吃药调养。今好些了,自然应该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至于说到绮景宫闹,也许是有几位嫔妃探视时……

    话没有说完,忽然一阵恶心作酸的感觉,不觉握住嘴干呕起来。

    林婕妤和洪容华对视一眼,幸灾乐祸地笑。

    冷淑妃和徐惠妃都是生过孩子的,她们瞧着婉儿这样子,心里便有几分明了。

    倒是皇后关心地说:“难道懿美人子还未大好吗?倒是错怪于你了。快些起来吧。”

    梁贵嫔起含笑说:“皇后娘娘容禀,懿美人这一向病着,臣妾也可以作证。姐妹们偶尔探望,说笑几句是有的。可是懿美人因为不能天天来给皇后请安,心里好生不安呢。昨天好了一些,还想着绞鞋样子,说是给皇后娘娘做双鞋穿,略尽自己的一点心吧。”

    龚才人伶俐,连忙说:“梁姐姐这话没说错,臣妾也亲眼看见的。”

    何皇后脸色慢慢缓和下来。

    冷淑妃哼了一声:“懿美人莫非是有喜了?难道自己一点也不晓得?”

    此言一出,除了徐惠妃之外,在座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顿时面面相觑,大厅里鸦雀无声。个个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只恨自己的肚皮不争气。

    皇后心想:“这懿美人进宫才多少时候啊,居然就有喜了;偏是自己,枉为正宫娘娘,于子嗣上却始终不能如意。”这么想着,不由得就有了几分灰心。

    林婕妤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她若是有了孕,生个一男半女下来,可不是比我强吗?以后更要凌驾自己之上了。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呢?”

    就是冷淑妃也在思虑:“懿美人要是生下皇子,凭她现在受宠的程度,将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我得早作提防,可别养虎为患,到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就听得徐惠妃声说:“懿美人要真有了喜,那是件好事啊。可得请太医细细诊脉,早些确诊了,用心调理着,才是正事。”

    皇后也点点头:“惠妃说得有理。既是这样,懿美人回了宫,就宣个太医好好瞧瞧吧。千万不可大意。各位妹妹也歇息去吧。”

    婉儿恭谨有礼地谢过了,虽然心里不想被大家这么快知道真相,但也明白不可能长久瞒下去的。扶了宫女晓月慢慢走回绮景宫去,苏心亦步亦趋地跟着。

    梁贵嫔和龚才人、李淑仪她们几个招呼了一声,各自回自己的住所

    走了没几步,就听得后有斥责的声音响起:“哎呀,这小狗真惹人讨厌,把我的裙子弄脏了。这衣料可是皇上赏的,你赔得起吗你?”

    婉儿回头一看,是洪容华皱着眉头在发威呢。

    原来一只极小的毛色雪白的狗,趁着洪容华和林婕妤立在前攀谈的的时候,竟在她长长的裙裾上撒了一泡尿。

    而她面前的是正八品采女丁香,穿着银红衫子,雪青闪蓝的留仙裙,插戴的首饰也异常寒素。她垂着头,拈着自己的衣带,嘴里只会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

    丁香是太监李大年从民间选来进奉给皇上的,入宫不久就失了宠,位序既低,也没有什么家庭背景,所以众人都不将她放在眼里。

    洪容华不依不饶地说:“说声对不起就行了吗?这件衣裳我也不要穿了,你只告诉我,去哪里找一件皇上亲赐的,且和这差不多样式的来?”

    丁香为难地抿着樱唇,脸涨得血红,竟是说不出话来,她久巳见不着皇上的面,更不要说赏赐些什么了。

    洪容华扭头对边的宫女说:”先把那小狗摔死得了,看着教人生气.”

    丁香急道:”不要,洪容华求你了.臣妾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它.请留下它的命吧!”

    婉儿见她容颜秀丽,婀娜多姿,并且千秋节那天当场作诗,心中大有好感。便不忍看她受窘,于是走到洪容华边含笑说:“洪容华别为些须小事生气了。如果不嫌弃的话,臣妾那儿有皇上赏赐的镜花绫,前几新裁成衣裳,还没有上过。虽然比不上您这件,相去也不会太远。我这就命人去取了来奉上。您就饶了丁采女的小狗吧。”

    林婕妤瞟了婉儿一眼:“懿美人倒会做和事佬,是想收买人心么?”

    婉儿微微一笑:“万事和为贵,家和才能万事兴。这事就是说到皇上和皇后那儿去,想必也越不过这个理去。还请洪容华给婉儿两分薄面,感激不尽。”说着福了一福。

    洪容华和林婕妤对视一眼,也挑不出什么刺来,只好心不甘不愿地说:“那就遂了懿美人的心愿吧。”

    婉儿巧笑嫣然:“谢洪容华宽洪大量。稍后既将新衣送到洪容华的丽晶宫。”又对着丁香使了个眼色。

    丁香乖觉,连忙也过来行礼说:“丁香多有得罪,谢洪容华不究之德。”

    洪容华轻哼一声:”只是,不给丁采女一点教训,她怎么记得住今的失礼?”说着,对着正弯腰行礼的丁香的脸,轻启红唇,扑的将一口唾沫吐在她的脸上,然后得意的一笑,拉着林婕妤傲然离去。

    婉儿看得目瞪口呆,丁采女难堪地低下头,羞辱的泪夺眶而出,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婉儿将手抚上她的背,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清了清嗓子,自行命晓月去绮景宫取衣裳。

    看着两人走远,丁香拭了泪又给婉儿行礼:“今若不是懿美人帮助解围,丁香还不知如何收场呢,实在不知怎么回报您才好。”

    婉儿连忙和颜悦色地搀扶住:“丁采女不必多礼。说什么回报的话,你我原是一样的人。千秋节那有幸听到你做的诗,竟是一个才女呢。”

    丁香口称惭愧,又说:“臣妾一介民女,侥幸被选入宫中侍驾,哪敢称什么才女啊?”

    婉儿看着脚下那只温驯可的小狗,它是那样小,简直可以捧在手心里;而此刻,那小狗懂事地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珠看着她。

    她忍不住蹲下子抱住它,唇边浮现甜美的笑容:“丁采女,你的这只小狗真的很可啊,它叫什么名字?”

    丁香的脸象绽放的鲜花一样,立刻明媚起来:“它的名字叫雪球。懿美人你看,这一类的小狗形永远也长不大,所以又称袖儿狗,意思是说可以藏在袖子里。臣妾刚刚就是藏在袖中把它带来的。它的毛色象雪一样白,毛片又长,因此命名雪球。若是它不吐那红舌头的时候,可不就象一只雪白的球吗?”

    婉儿点点头:“这名字确实很相宜。”

    苏心催道:“懿美人不能长时间的蹲着,怕对子不好呢。”

    婉儿笑着立起,抬眼见不远处一片枫叶林,红得异常可,丝毫不输于晓之花呢。于是说道:“是啦,老是在宫里呆着,今天也去那边走走,对体应该是有好处的吧?”

    苏心答应着,悄悄儿说:“您小心些吧,毕竟是有了子的人,出了差错奴婢可担待不起啊。”

    婉儿也低声说:“不妨事。随便走走也好,你总别离开我就成。”

    丁香也自告奋勇地说:“臣妾也陪懿美人逛逛吧。反正我的住处就在那附近的霓采宫。”她的宫女如意也不声不响地随在后面。

    几个人自在惬意地走进枫叶林,果真是千叶竟红,艳丽无比。

    有金色的阳光从密集的树叶缝隙中照下来,映得枫叶艳似火,有的象金箔一般,闪闪发光。在浓蓝的天空衬托下,更是美的无与伦比。

    林间小道上,铺着一层落叶,深浅浓淡的红色,夹杂着斑驳的黄,浅粽的绿,象一幅色彩艳丽,花纹独特的地毯。踩在上面,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丁香浅笑着说:“这里的枫树号称五彩枫。”说着从地上拾起一片:“您看,树叶呈三角鹅掌状,随风飘舞的时候,可不象五彩飞蝶么?”

    婉儿嗯了一声,也拾取一片,悠悠吟道:“晓来谁染枫林醉,总是离人泪。”

    丁香调皮地眨眨眼睛,也吟道:“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婉儿看了她一眼,又吟道:“离人更远山依旧,片片红枫书幽”。

    丁香不紧不慢接着道:“红叶有霜终醉,醉到深处是飘零”

    一人一句竟是越来越快。婉儿一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刚收住,丁香已经念出:”停车坐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汀洲延夕照,枫叶坠寒波“

    “清霜醉枫叶,淡月隐芦花”。

    两人对视一眼,竟不约而同展颜而笑,不知怎么,有引为知己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