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宠爱在一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李淑仪拉了梁贵嫔来到绮景宫,说是要找婉儿下棋,以报前大输之仇。

    梁贵嫔笑道:“李淑仪棋艺不高,臭得有趣。不要说不是懿美人的对手,就是姐姐我也没将你放在眼里呢。最怕你下到半盘,看着势头不好,要不悔棋,要不把棋盘搅乱,所以我嫌你,懒得同你下。”

    李淑仪笑道:“瞧你那一车子话,你就不作声,谁把你当哑巴不成?”

    正说着话,龚才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地也来了,才坐下,李大年奉了玄昊的命令送了东西来,见着婉儿照例行过了礼,笑吟吟说:“懿美人请看,万岁爷有了什么物儿,都想着您呢。西域进贡了两株蓬莱花,其中一株孝敬了太后赏玩,另一株就命奴才给您送来了。”

    婉儿连忙道了辛苦,封赏自然是少不了的,又让着李大年坐下喝茶。李大年谢过了,喝了茶这才告退。

    龚才人一甩袖子:“让我们也开开眼界,这西域进贡的,究竟是个什么宝贝?”

    众人纷纷起立观赏,见那蓬莱花有半人高,树干约手臂粗细,由白色琉璃制成,中心有淡淡的黄色;叶片由碧玉雕琢,上面的脉络历历可数;也有花朵,用红色的玛瑙镂刻,美异常,而且光明可,瓣瓣生辉。

    李淑仪呀了一声,抚着口说:“果真是人间少有的宝贝,让人看上一眼也觉得是种享受。”

    梁贵嫔翘着兰花指说:“亏得我们今天来得凑巧,不然懿美人收藏紧密,哪有眼福看得到这样的人间至宝?”

    龚才人拉了婉儿的手笑道:“你老实交待,可是天上的月心狐下凡,就迷得皇上这样偏心,看得人都不如你?”

    梁贵嫔嗤的一笑:“说起这个狐字,我倒想起个笑话来。”

    李淑仪忙说:“梁姐姐快说,我最听笑话。”旁的人也催着她讲。

    梁贵嫔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话说有一大臣出使外国,穿着狐裘拜见国王。国王问,这件衣裳是什么动物的毛皮,这样温厚?大臣回答是狐皮。国王又说,小王从未见过此物,请问狐字怎么写?大臣用手比划道,狐么,左边是一头小犬,右边有一个大瓜……”

    婉儿早扑哧笑了出来;龚才人追着梁贵嫔要打:“让你取笑我们,凭什么我就是大瓜?”又扭头对李淑仪说:“你还不动手呢?她把你也骂在里头,说你是小犬。”

    原来她们俩正是一个在婉儿的左边,一个在婉儿的右边。

    梁贵嫔慌忙躲到婉儿后,只叫着:“懿美人救我。”

    婉儿笑着解围:“好了,不用闹了。今厨房有桂花糖蒸的新栗粉糕,可要尝尝?”

    李淑仪听得有吃食,拍手叫好:“我最吃甜食。懿美人这宫里的厨子,手艺特别好,吃了还让人惦记着呢。”

    梁贵嫔也对着龚才人福了一福:“这厢给你陪礼了,放我吃栗子糕去吧。”招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龚才人啐道:“都是馋猫变得不成?”

    宫女送了点心上来,除了栗子糕,其余三色是芙蓉香蕉卷,黄金角,油菠萝冻。

    另有香茗碧螺,用透明的琉璃杯盛着,只以少许开水浸润茶叶,待茶叶舒展开后,再将杯斟满。一时间杯中犹如白云翻滚,雪花飞舞,观之赏心悦目,闻之清香袭人。

    大家只顾着吃喝,似乎只有在婉儿这里,才难得可以不拘礼节,放松随意。其实说到底,她们天里都有着闹的一面,碍于宫廷礼节规矩,一个个约束住了,不容易展现天然的一面。

    婉儿就着了杯子呷了一口茶,只管高高地擎着杯子向里看着。

    梁贵嫔说:“有什么好看的地方?让我也瞧瞧。”

    婉儿说:“这茶色碧绿清澈,叶叶嫩绿明亮,条索卷曲成螺、银白隐翠,怪不得叫做碧螺。我不觉想起一首宝塔诗来。”

    说着轻轻吟道:

    “茶

    人生,命运

    品沉浮,知进退

    饮汤里魂,观杯中事

    一支独秀芽,二泉映月水

    溶绿雪飘舞,清苦尽甘露来。‘

    就听得有人鼓掌:“好,这诗作得好。把茶意茶味都写透了。”

    众人回首,原来是玄昊下了朝,换过了天青色团蝠便服,便来了婉儿的绮景宫。于是莺声燕语地见过了礼。玄昊忙命免礼平

    婉儿笑着说:“臣妾不过拾前人牙慧罢了。”

    龚才人朝玄昊飞了个眼风说道:“咱们几个还是回去吧,别在这儿忤着了.等主人赶再走,还是想留下来吃晚饭呢?”

    说着话,三个人行了礼,分花拂柳地去了。

    玄昊笑起来:“偏是她牙尖嘴利。”又拥了婉儿在膝上坐着:“今朕命人送过来的蓬莱花,漂亮不漂亮?喜欢吗?”

    “陛下送臣妾的东西,不拘什么我都是喜欢的。臣妾更在意的是您这份心意,不光是物事呢。就好比千里送鹅毛,关键是义。”

    玄昊笑逐颜开:“瞧这张小嘴,多会说话呀。知道不知道?朕坐在朝堂上,听那些百官奏些陈词滥调,实在不耐烦听,宁愿想我的婉儿。真恨不能上朝也带着你,也这般抱着你,让你坐在我的膝上。”

    婉儿的秋水明眸弯成月芽儿:“臣妾可没有这个胆子呀,还不被那些大臣的口水喷死吗?”

    玄昊哈哈笑起来:“想都想得出那些老顽固会说些什么话来。哎,你在宫里有没有想朕?”

    婉儿低着头轻轻道:“不想……“看玄昊皱起了眉头,掩住嘴一笑:”人家还没说完嘛,不想……才怪。“脸上又是狡黠又是可的表

    玄昊畅怀大笑,拥紧了她:“这两可觉得子怎么样?想要吃些什么,只管吩咐下去,调理好了,肚内的宝宝才长得好呢。”

    “臣妾知道了。就是老想睡觉,似乎觉得特别疲倦,好在梁贵嫔她们常常过来相陪。”

    玄昊点点头:“多注意休息。”说着仰头看了看:“这绮景宫高大空旷,朕总觉得埋没你的风流态度;不如几间曲房小室,幽窗短轩,朕与你静静相对,吟诗奏琴,观花赏月,把酒言欢,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啊!”

    握住婉儿的手,轻轻吻了吻又说:“朕听闻陈后主曾为张丽华造一所月宫,庭中空空洞洞,惟种一株大桂树。树下放一个捣药的玉杵臼,杵臼旁边养一个白色兔儿,却叫丽华披素裳,梳凌云髻,足穿玉华飞头履,独自在中间往来,大家都呼她为嫦娥。不瞒你说,心中非常向往。朕想为婉儿造一处这样的所在,也这样打扮起来,一定比张丽华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婉儿眼波流转,嗔道:“臣妾哪比得上张丽华呀?那可是人间绝色。”

    “不要妄自菲薄,朕的婉儿可不会比谁差呢!什么环肥燕瘦,西施王蔷,百年之后,怎知世人传颂的,不是如今的懿美人?”

    “自古红颜薄命的多。臣妾如今宁愿和陛下过着平凡恬静的生活。只怕可遇不可求啊。”婉儿幽幽地说,眼神里是一抹向往。

    玄昊听了这话,也不由得神色黯然:“生在帝王家,怎么可能过平凡恬静的子呢?朕其实何尝不这样想?只是,不由己;即使为君王,也照样不能凭一己之意,决定所有的事。”

    顿了一顿,他又说:“不说这个了。朕的主意是,为你造一座月宫。到时候,你生下咱们的孩子,就可以搬进去住了。你说好不好?”

    “陛下,你对我太好了,我拿什么来回报你呢?”

    “只要你在朕边,陪着朕,心满意足。”四目凝望,深无限。

    只有婉儿知道,她是个戏子,演技高超的戏子。她不能演砸自己的角色,虽然没有观众。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