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暗中窥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婉儿自从和徐惠妃结盟以来,陆陆续续地与前来探视的梁贵嫔,李淑仪,龚才人也一一交好。这几个人都是出自宝琳公主的推荐,可以说是同出一门,自然比别的嫔妃们透着亲

    梁贵嫔材丰满,容颜俏丽,尤其她的鼻子特别漂亮,标准的琼鼻。她明快诙谐,说话风趣。不光玄昊她这一点,就是别的嫔妃也喜欢和她一处,有她在地方笑声也特别多一点,所以婉儿也喜欢和她来往。

    李淑仪小玲珑,一张小小的心形脸,眼睛象葡萄似的又黑又大,且为人天真纯净,自有惹人怜之处。

    龚才人是容长脸儿,弯弯的柳叶眉,一双灵动的吊梢眼,不论模样还是段都透着伶俐,天然中带几分轻佻,有一种小家碧玉的风姿。玄昊见惯了大家闺秀出的嫔妃,那规规矩矩,一板一眼的作风,往好了说是端庄,说不好呢就是做作。所以玄昊对她倒有些偏

    婉儿既有心拉拢她们,自然处处显得随和大度,又时常送些珠玉绫罗给她们作礼物。因此这些人都说婉儿好,乐意与她来往。

    婉儿得了机会便说:“一枝筷子易折,一把筷子则难断。因此我们几个必须团结一致,互相依靠帮助,方可免受人欺凌。”

    梁贵嫔和李淑仪,龚才人都是受过冷淑妃及其党羽排挤的,听了这话也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于是齐心说:“懿美人的话果然不错,从此之后,咱们几个姐妹相称,互互助,绝不负心。”

    因为有徐惠妃的前车之鉴,婉儿等闲也不出宫,只在绮景宫静养。表面上看着是风平浪静,私底下却如平静的海面,孕育着波涛汹涌。

    鸽舍已经建起来了,鸽群要从刚孵化的幼鸽开始训练,没有几个月下来,是见不到成绩的。而婉儿暗中建立起的报网,却一点一点地显示出作用来。

    各种各样的消息,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事无巨细,蜂拥而至,涵盖方方面面,触角甚至伸到了皇中。婉儿也常常为报网的巨大功能感到惊奇。当然她也知道,没有金钱利益方面的供给,这些下层的太监宫女们也是不会供她驱使的。

    秋光晴好,万里无云。

    婉儿懒懒地坐在秋千架上轻,思绪却飘得很远很远。

    也曾这样坐在秋千架上,仿佛是个光明媚的子,有雪白的柳絮漫天飞舞,秋千索上缠着紫藤,那紫色的花朵虽然细小,香味却很浓郁。

    恍惚中,杨意远潇洒的形依然如故,一袭简单的白袍穿在他上,竟是如此烫贴好看。他的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她嫣然一笑,把长裙用腰带束起,露出云头鞋,站上了秋千.温暖的阳光照着她,似乎给她勾勒出一道金边.

    自如地晃动秋千,逐渐增加摆动的幅度,她的一颗心也随着飘来去,起起伏伏,不自觉地发出银玲般的笑声;任舒爽的风在耳边呼呼地吹过,拂动她的长发,掀起她的裙裾.

    当秋千的吊索摆到水平线时,她的双手突然放开绳索,体飘在空中,形成鲜艳五彩的虹,然后她翻个斤斗,以美妙的姿态,落在地上.

    杨意远笑吟吟地烈鼓掌,他走上前来将她搂进怀里:“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天外飞仙。”

    她调皮地迎上他关切的双眸,一派深。呵,他的眼睛啊,象温润的水,她愿意沉溺其间,不再醒来。

    自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然而,她却再也不能与他重逢了。这是不可抹杀的事实。就算她把眼泪哭干了,也没有用,他不能活转来;何况,她甚至不能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多么的悲哀啊。

    远远地看见陈德海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上前行了个礼。婉儿把神色凛了一凛,瞥了他一眼,轻轻问道:“有什么事吗?”

    陈德海躬应了个是字,这才开口说:“冷淑妃那边有人报的消息,说是冷淑妃最喜欢食猫。得到猫以后,先将石灰贮藏在罂内,把猫扔进去,再灌入开水,猫被石灰水侵蚀,皮毛尽脱,而血归于脏腑,莹白似玉。经过烹制,据说是味道比鸡鸭更美味。冷淑妃天天命人张网设置机关捕捉,猫被杀无数,以至坊间的猫,数量大减呢。”

    婉儿仔细听着,脸上并没有什么表,也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只淡淡地说:“不错。这消息好。虽然只是小事,然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儿吗?“

    陈德海得着鼓舞,又凑近了些,小声说:“还有一件皇中的事。说是从尼庵用彩线系了几个泥孩回来,供养在偏的密室中。穿衣喂食,一如抚养婴孩。“

    婉儿哦了一声:“这我倒不懂了。难道照着婴孩一样扶养,时间久了便真的变了活人不成?“说了自己也觉得不可能,抿着嘴儿笑了一笑。

    陈德海想了想回答:“奴才估摸着,可能是虔心抚养,以求生子的意思。“

    婉儿点点头:“我也觉得是。皇后入宫年久,于子嗣上却从未有过动静,想来也是着急的。于是便用了这个法子。小心探听着,肯定还不止这么样呢。”

    凝了凝神,眼睛一亮又说:“能打听出来是哪个尼庵请来的泥孩吗?庵里的主持师父是谁?既然皇后都求上门去,该是大名鼎鼎的所在吧?想法子联络上,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务必把这个消息落到实处。”

    陈德海恭恭敬敬地说:“请懿美人放心,奴才一定竭尽全力把这件事办好了。“

    婉儿笑了起来,唇边的梨涡更显媚:“用心办事,咱们的好子在后头呢。”

    这所以这样紧张,当然是有原因的。想一想,皇后如果怀有孕,有朝一生下皇子,不用说,太子的位置就坐实了,还轮得到别人吗?

    就是皇上再宠自己,别忘了上头还压着一位太后呢。太后把侄女嫁了皇上的目的,那不是明摆着吗?她肯让别的妃子生的儿子越过皇后的儿子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但如果皇后无子呢?那么立储的时候,还有机会争上一争,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好呀。所以,没机会的时候,就得创造机会。那么,怎么让皇后别生儿子,就是在为自己创造机会。这可是马虎不得的事。钱财算得了什么?千金散尽还复来,有了天下,就等于有了一切。

    婉儿将眼光投向无垠的天空,看那云卷云舒,变幻莫测,她的眼睛闪闪地发着光。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