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夜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婉儿有孕在,自然应该静养,于第之间不免收敛得多。玄昊虽然越发宠她,但不能享用婉儿美妙的,不得不说是件遗憾的事

    于是,众嫔妃承宠的机会便多了起来。各人都想借这个机会固宠,巴不得婉儿不要好了,才遂了心愿呢。

    这一晚上,徐惠妃只带了一个随的宫女,趁着夜色来绮景宫探望。

    婉儿接着通报,虽然猜不出她的来意,仍然大方地迎了出来。

    徐惠妃见她穿着葱绿遍地锦的衫裙,头发挽了个如意髻,越显得面白如玉,凫娜多姿,于是笑着说:“闻得妹妹染小恙,也不敢惊扰,想着今天该好些了,才敢抖胆上门呢。”

    一边说着,一边让跟随的宫女送上一个精美的拜匣:“这是一支百年紫芝,每只需少许,加蜂蜜和水煎煮,温饮代茶,具有补虚强,安神定志的功效。”

    婉儿拜谢不迭:“妹妹平时从未孝敬过姐姐什么,今怎好受姐姐的礼物?闻说姐姐体虚弱,应该留着自用才是。”

    徐惠妃诚恳地说:“妹妹若是不受,便是看不起姐姐了。”

    徐惠妃这样说,婉儿倒不好推辞了,命宫人收了,又请徐惠妃进入内室。只见帘幕高张,窗户洞开,如水的月色洒满整个房间。正中是六扇白纱屏围,屏上花影参差,仿佛水墨画儿一般。

    徐惠妃未语先笑:“懿美人妹妹真是好雅兴。姐姐我不由得就想起了一句词.”然后轻声吟诵:"莫道不,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好了,让我今天也来做一回雅人,赏赏夜菊吧。”

    两人携手进了围屏内,里面高燃绿蜡,设着小座,几上放置一盆晚菊,名叫丹凤朝阳。见那菊花枝条婀娜,叶碧如染,花朵繁茂,颜色非常美,靠着花蕊是很浅的黄色,上面却又盖着一层极淡的紫罗兰色;越往外则越深,到得花瓣的尖端上时,便成纯粹的紫色了。花瓣疏落有致,艳而不妖,堪称菊中上品。而它的影子映在白纱屏上,更是妙丽无比。

    婉儿笑着说:“妹妹正想照着这菊影画一幅墨菊呢,可巧姐姐来了。”

    徐惠妃喝了一口送上来的芥茶,温柔地说:“妹妹也应该常常走动走动,天天坐着,只怕存了食,又要闹不消化了。得了空,来我的妙成宫逛逛也好。”

    “前几受了风寒,咳嗽得厉害,现在人还是懒懒的不愿动呢。等子好些了,免不了要去打扰姐姐的。”

    “妹妹这几没去给皇后请安,就有那起多嘴多舌的人背后议论,说是妹妹恃宠生,巧立名目,连皇后娘娘也不放在眼里,太没规矩了。”

    婉儿也不恼,淡淡地说:“嘴巴生在人家上,要说什么可也不住啊。只要皇后娘娘心里明白就好了。”

    徐惠妃点点头,慢悠悠地回答:“妹妹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只是人无伤虎意,虎有食人心;又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婉儿清炯炯的目光直视着徐惠妃:“姐姐入宫得早,自然懂得比我多,还请多多指教。”

    “美女见妒,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妹妹天生丽质,秀外慧中,又深得皇上宠信,想不让人妒忌都做不到呀!只是,花无百红,况且以色事人,能有几好?为今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早生个龙子,才是终有靠。”

    徐惠妃歇了一歇又说:“问题是,就算你生了皇子,只怕西边那个却容不下你呢;再说了,孩子生不生得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婉儿见徐惠妃竟是推心置腹的样子,索问她:“那依姐姐看来,可有什么好法子吗?”

    “法子嘛,姐姐我却是没有,只是先提个醒儿。另外也告诉妹妹一句话,我虽是个不济事的人儿,却是一心一意,坚定不移地站在妹妹这边哩。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自然不会推辞。”

    “姐姐说的是真心话吗?”

    “妹妹信不过我吗?我为什么要说假话呢?之所以愿与妹妹结盟,我自然有我的原因。”徐惠妃苦笑了一下:“当太后为皇上选妃,我也是皇上亲赐珠花选中的。后来冷淑妃大得帝宠,常常欺压于我。我是中第一个怀有龙种的,冷淑妃怕我产下龙子,影响她的地位,竟然竟然……”

    她的眼中闪着怒火,一时气结,连话也说不下去。

    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那天我在御花园赏花,走到太液池才发觉戴着的翡翠耳环掉了一只,随行的宫女忙不迭地去寻,我便靠在池边观鱼,突然有人自后将我推落池中,险些丧命。虽然被救起,却引致早产。害得我至今体虚弱,几成废人。这番仇恨,你以为我能忘得了吗?”

    婉儿好奇地问:“为什么惠妃姐姐会认定是冷淑妃下的毒手呢?难道不可能是别的嫔妃所为吗?”

    “那么,妹妹听说过圆光术吗?”徐惠妃问道。

    婉儿摇头:“妹妹孤陋寡闻,从未听说过什么圆光术。”

    “所谓圆光术,就是把素纸贴在壁上,让有这种本领的术士焚符召神,然后由五六岁的童子注目张望。可以看见纸上出现大圆镜一面,镜中人物就是所求之事。我家也是世族,因为我落水的事,花了不少钱,才觅得仙人作法。后来童子细叙所见,圆镜中出现的人,面貌形状,服饰打扮,确实是冷淑妃无疑。”

    “小孩子年幼不会撒谎,并且他从未见过甚至听说过冷淑妃这个人和她的模样,这还不算凭证吗?可惜那名仙人之后再无音踪。”

    婉儿如听神话,看徐惠妃言之凿凿,应该确有其事。于是又问道:“那姐姐被推入池中,皇上太后也不追究这件事不成?”

    徐惠妃冷哼一声:“倒是把我边跟着的宫女处了死罪。我既无实据,又怕她再来加害于我,只好忍气吞声。也算是没用的人啦。妹妹以后一定要当心才是,千万别着人家的道呢。”

    婉儿默然而坐,好一会儿才说:“谢谢姐姐关心,我一定会小心的。”

    迎上徐惠妃关切的眼神,她不报以明媚的微笑,即使徐惠妃不是出于真心才与自己交好,起码她现在算是盟友,而不是敌人.那么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吧?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