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太阳入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玄昊静静地看着婉儿,见她卸去满头珠玉之后,乌黑的长发上只别着一朵芳香的素馨花,洗去脂粉的素颜,竟是天然风韵.

    穿着白绡寝衣的玉人,美得那般不真实,飘然若仙。玄昊不觉低吟道:“把婉儿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婉儿回眸浅笑:“臣妾还有一样礼物要送给陛下。”

    说着盈盈起立,有宫人送上来玲珑精巧的象牙嵌宝鸟笼,里面是一只异常美丽,羽毛五彩的鹦鹉。

    玄昊仔细欣赏着这可的鸟儿,忽然这鸟儿用特别清脆的声音叫道:“千秋无限期,人寿比天长。”

    它的咬字如此正确清晰,玄昊感到万分诧异,这个时候,鸟儿又叫了一遍:“皇帝陛下,千秋无限期,人寿比天长。”

    玄昊高兴地拍着手,看着边的美人大笑着说:“婉儿,调皮的婉儿。”

    在玄昊发出幸福的笑声时,婉儿也笑得美艳如花,可是,她的内心深处却紧张地思索着另一件事。

    “陛下今晚歇在绮景宫,嫔妃们虽然不敢抱怨,只怕背地里诅咒臣妾的人不少呢。”

    “可是你受委屈了。朕亲见她们几个联着手取笑你,偏是你辩也不辩。”

    “叫臣妾怎样开口辩解呢?实在是世如浮萍柳絮,不能自明出处来历,怨不得人家笑话呢。然而臣妾能得皇上宠,也不算薄命了,心巳足矣,还敢有什么奢望呢?”

    玄昊轻叹一声:“朕明便下旨,派人为你寻亲,不但可以令你骨团聚,而且能真相大白,省得有人老是拿这个话由说事儿。”

    “皇上整为国家大事心还来不及,何必为臣妾的小事劳师动众呢?传到太后和大臣耳内,只怕又有的说了,仿佛臣妾恃宠生,横生枝节。不如派心腹的人,私底下悄悄儿打探寻访吧。”

    “婉儿说得有理。依我看,就派驸马都尉梁景轩去办这件事好了,一来他是宝琳的丈夫,二来他为人厚道公正,想来交给他处理应该是最好的人选了。”

    婉儿想到驸马领了旨,肯定会问过公主的意见再作决定,而宝琳公主不可能不和自己通了声气的,于是柔声说:“陛下挑的人自然是稳妥的,臣妾不胜感激。”

    玄昊早巳动,贴在她耳边低声说:“那你要怎么谢朕才好?我只要你以相许,别的一概不受。”

    婉儿幽幽地说:“臣妾的体发肤虽是受于父母,然而现在,尽归陛下所有,只怕有一,陛下会厌倦呢。”

    “不许你说这样的话。”玄昊用手指轻轻按在她的嘴唇之上:“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这是天子的誓言吗?”

    “这是天子的誓言。”

    婉儿含着眼泪,纵体入怀,双手抱着玄昊的脖子,脸却埋在他的前不肯再抬起来。

    玄昊哈哈一笑,抱起她的子,共入鸾帐,同赴巫山。

    他不停地深入,进攻,索取;而她的体,柳枝一般柔韧,白云一般轻盈,迎合他,追随他,与他共舞,直到升上第九十九重天堂。

    随着时间的推移,玄昊发现婉儿的闺房技巧,越来越高超,变化多端,有无限的魅力,使人死;他越来越离不开她了,只想在她边流连、沉醉。

    况且她是那样知人心意,刚感到口渴,已经将飘着幽香的茶捧到面前,才发觉子慵懒,已经玉手合掌为之按摩;就是谈到历史和诗词,也能够迅速应和,此外还能歌善舞,温柔婉约,这样的美丽女人,不她应该谁呢?

    两人倦极相拥而睡。不知什么时候,怀中佳人的体转侧不安,发出一声惊叫。

    玄昊被惊醒了,睁开眼,婉儿似乎还在梦中境,喘连连,香汗淋淋。

    “婉儿醒来,婉儿醒来。”玄昊溺地呼喊着。

    婉儿迷蒙的睁开双眼,半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谢罪说:“臣妾该死,惊扰陛下清梦。”

    玄昊含笑说:“小妮子做了什么梦吗?说来听听。”

    是啊,她梦见与杨意远团聚,然而,总有拆散他们的坏人出现,她眼睁睁看着他被朱二推下河去。可是,她能这样告诉玄昊吗?

    急中生智,她立刻回答:“这个梦,似乎透着奇怪。臣妾梦见两位丽人相邀,一同去园中游玩。臣妾推辞说,陛下正在宫中歇息,怎好撇下他独自去玩耍呢?可是两位丽人不由分说,拉着臣妾就走,也不知怎么回事,飘飘然就随着她们去了。花园中奇花异果,仿佛从没见过。只记得一树有一丈多高,琼堆玉砌似的,花色如雪,蕊瓣团团象八仙形状,异香扑鼻。”

    见玄昊凝神细听,婉儿继续说:“红衣丽人见臣妾注目,便告诉说这花是取白玉种植而成,所以叫作琼花。”

    她一边说一边在肚内拟着腹稿,接着说道:“后来又邀臣妾入席,珍肴杂陈,入口甘芳;酒香冷冽,据说是百花酿成.席间红衣丽人奏琴,白衣丽人吹箫,仙音入耳,臣妾只觉得心生倾慕。后来天色渐露曙光,红衣丽人携着臣妾的手说:贵人先回去吧,你我姐妹之后再续。然后一直送到园外,."

    "只见脚下白云如絮,飘飘渺渺,初升的太阳仿佛就在眼前,只有圆盘大小。白衣丽人随手摘下,纳入臣妾怀中,笑道:去吧去吧。臣妾心里惊慌,又觉得一脚踩空,竟然直落了下来,正在担心我命休矣,就听得陛下呼唤,这才知做了一个梦呢。”

    玄昊听了这话沉吟片刻才说:“梦见太阳入怀,应该是个吉兆啊,难道,难道预测你会生个龙子不成?“他抱住婉儿:”告诉朕,你的体可有什么变化吗?“

    婉儿伸手掩住脸,咯咯笑起来:“不知不知。”过了片刻露出一双秋水明眸,含羞说:”只是,臣妾的月信似乎迟了十来天没来呢。”

    “这么说来,明天该找个太医帮你看看,真有可能怀孕了呢。朕很希望你能生个我们的孩子,他一定会非常可。”

    “陛下还是低调行事的好,妒忌臣妾的人还少吗?若不是这么回事,岂不令人笑掉大牙?”

    “好吧,就依你。哈哈哈,朕又要做父亲了呢。若真能生下皇子,朕也有了名义,可以名正言顺地加封你。”

    “臣妾并不看重位分,只要有了陛下的,婉儿什么都可以不要。”

    这话听在玄昊耳内,甜在他的心上,一个人,同时能得到回应,原来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