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千秋节(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天启十年九月二十八,是恭帝二十三岁的千秋节。头一天,宫中嫔妃就用金花纸写红榜子,(相当于制作精美的生卡,表示非常重视)。也有的妃嫔私下里嘱托内监,把自己那份给皇帝的生礼物放在前头,以引起皇帝注意。

    婉儿却成竹在,只静等那一的到来。

    千秋节这,举国欢庆,连放三天假。群臣们进万寿酒,献金镜绶带和以丝制的承露囊。而玄昊也在白天大宴百官,联句作诗,与众同乐。

    到了晚上,宫中露华内如常举行家宴。王公贵潢都携了眷属而来,处处衣香鬓影,环佩叮当,一付太平盛世,纸醉金迷的景象。连静养多的太后也欣然出席。

    婉儿还是第一次见着太后,着宝石蓝绣着蝴蝶华服的她,只用玉及珍珠作配饰,华贵而不失清爽。那超乎想象的年青与美貌,让婉儿感到惊奇。看来宝琳公主私下对自己所说的太后美容秘法,当真是卓有成效啊。

    据说太后常常用鲜牛淋浴,隔一段时间服食珍珠磨成的粉;她有一个玉杵,由宫女以之按摩面部,可以不生皱纹;此外,每天清晨,用众多宫女的唾液来梳理头发,因而保持头发的浓密和光泽。只是,自己还这样年青,暂时可以用不到这些方法了。

    众位后妃一一拜见,毕恭毕敬。掌握实权多年的太后,在众人的心目中,依然是高高在上,凛然不可冒犯的。

    轮到婉儿时,她满怀了敬慕尊崇之心,大大方方地行礼如仪。

    太后的面貌沉静雍荣,一双眼睛却仿佛却能洞察人的五脏六腑。婉儿在她面前,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然而太后还是祥和地说道:“听说你初进宫,以后要尽心侍候皇上,嫔妃间和气相处才是正理。”

    婉儿也不敢多话,恭恭敬敬应了个“是”字。

    太后微笑着。很欣慰的样子,又对玄昊说:“皇帝不要忘记,雨露均沾,才能使六宫详和,子嗣兴旺。”接着转头对皇后说:“你为六宫之主,更要尽心尽力管理,家和万事兴,万不可让皇帝徒增后顾之忧。”

    帝后唯唯领命,虽然与太后至亲,不知道为什么,总让人觉得有疏离之感,不如寻常小户人家亲密,想是皇宫之中,亲皆不外露么?

    可是,太后见着小儿子英王玄礼的眼光里,却是浓浓化不开的惯宠溺。难道作母亲的向来疼小儿子一些吗?

    李大年适时出现,轻轻击了击双掌,倾刻间,丝竹管弦,繁音悦耳。一群着五色绸衣的美丽女子,排列成整齐的队形,如彩云般飘进内。在音乐的衬托下,伸展玉臂,扭动躯,以曼妙多变的姿态,翩然起舞。

    一曲舞罢,太后又坐了一会儿,便推说嘈杂,自带了近宫女回宫去了。众人恭送之后仍然尽享乐。

    宝琳公主离位先敬了玄昊的酒,笑吟吟道:“今本是家宴,臣妾想,宫中嫔妃们侍奉圣驾,个个都有所长,趁此良辰,不如让有所长者,当众表演。以增雅兴,岂不是好呢?”

    玄凌抚掌笑道:“御姐这个主意倒是新鲜有趣。就照你说的办吧。”

    众嫔妃听得吩咐,个个要展平生绝学,竟是欢欢喜喜,都想拔个头筹,更得皇上宠

    宝琳公主让皇后道:“自然是先从皇后开始。有请。”

    皇后笑容清婉:“诸位姐妹素来都知道,我于歌舞上并无天份。且献丑画幅画吧。”早有宫女准备好笔墨纸砚,及各色颜料碟子伺候。

    皇后抬腕运笔,不假思索,顷刻而成一幅《松鹤延年》,浓墨淡彩,笔致楚楚。赢得众人一片喝彩。

    冷淑妃的侍女抱着筝,横陈几上,解开绣囊。冷淑妃这才不急不除,浅笑盈盈,轻舒玉指弹拔,却是一曲《同心乐》,声音清越嘹亮,使人心顿开,柔溢怀。

    弹了一柱香功夫,合寂寂无声,个个洗耳恭听,最后铿然一声,如击清磐,余音骁梁。大家赞道:“淑妃绝调,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徐惠妃清歌一曲《杨柳枝》:“杨柳青青压门,翻风挂月。莫夸自得态,半是皇家雨露恩。”歌声婉妙动听,别有韵致。

    皇后点点头:“只论惠妃词意之妙,不忘君恩,大有深。我们都不及呢。”

    林婕妤家学渊源,书法精绝,能双手左右开弓,同时写梅花篆字。只见她目光矜持,双手各持一枝狼毫,灵飞而动,眨眼之间雪白的宣纸上已经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寿字。

    玄昊一观之下叫了一个好字,林婕妤面上更有得意之色。

    叫作丁香的丁采女凝思片刻,当场作诗一首:“歌咏千秋节,楼台九月凉。神仙高缥缈,环珮碎丁当。”

    众人都知道丁采女无宠,而且家世平淡,所以并不切,只虚应一笑而过。

    婉儿趁这个空档,,急忙去吩咐伴舞的群姬,奏乐的乐工注意事项。然后才进入边上小房间换舞衣梳妆。

    当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大家还不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节目,一边谈笑一边随意而坐。可是,很快所有人的眼睛就被吸引了。

    两名红巾束额、以黑布裤配着红色锦镶袖口及衣襟的高大内监,合力抬着一个金盘,金盘上立着一绝色似仙的女子,只见她梳椎髻于后,戴着镶嵌八宝的金璫;上是艳红贴短襦衣,上面装饰着金光闪闪的堆花缠枝宝相花纹;底下同色的大口裤,裤脚照样装饰着金色花纹。肩披石青长纱,轻软飞扬;双臂反别在背后,手持琵琶微侧着腰立定。

    两名内监将金盘放下,盘中的女子嫣然一笑,翩然立于地上。众人这才发现,她就是懿美人。

    随着铿锵乐声,按着节奏,她挥袖起舞,恰似红艳似火的榴花盛开,又如穿花的彩蝶轻盈招展,时而盘旋,时而跳跃,流畅飞动,吴带当风;在舞蹈的同时,那具琵琶在她手中,也象有了生命一般,忽而轻捻慢拢,忽而骤雨乍泻,直令人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

    四名舞姬各据四方,上是绿裙黄帔,回旋响应。而视线的中心仍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舞蹈着的婉儿。

    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音乐的节奏在加快,大家的眼珠错不开半分,脸上的表也凝固了。似乎只看到一片绚烂的朝霞在飘。

    舞到最后,婉儿急转如风,奇幻飘逸,蓦地将腰肢低回到不能再底,双手以优雅迷人的姿态托起那具琵琶,华美轻柔的长纱如绿叶,而她就是国色天香的那朵牡丹;伴舞的群姬洒下无数七彩花瓣,仿佛下了一场花雨,芳香袭人。

    在场的诸人只觉目炫神迷;几乎分不清在何处。

    一双手轻轻将她托起,正是惊艳的玄昊。他清亮的眼神凝视着她,他唇边是喜悦的笑容,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原来你真是被谪凡尘的仙女,倾国倾城的佳人。”

    婉儿笑:“臣妾微末小技,不污视听巳算万幸,哪当得陛下这样夸奖?”

    玄昊携了她的手重新回到座位。周围是艳羡妒忌的目光,所有的人自愧不如,心知肚明:若论今的头筹,无疑是懿美人了。只看皇上的眼睛里,还容得下别的人吗?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